|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九百二十八章 流口水的評選組

第九百二十八章 流口水的評選組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1-14 00:33  字數:2486

袁州端上來的口水雞從色相擺盤來說已經引人食慾了。

口水雞被裝在一個孔雀樣式的盤子里,孔雀頭部的地方微微往胸部的地方靠過去,就像是低著頭的孔雀,那裡裝著切割好的雞頭和脖子等部位。

而中間身子的地方則是完整的雞肉,孔雀的尾巴裝著雞腳,整個樣式就好像正在休息的孔雀一般,

因為這是小香烏骨雞,但小香烏骨雞有三種分類,這一種是烏皮白肉白骨。

是以整個盤裡呈現出烏青色的皮襯著白生生的雞肉和細小的雞骨頭,上面淋著一層鮮紅油亮,帶著白芝麻的紅油。

彷彿只要看著就有一股麻辣的香味直衝入鼻尖,鮮明的麻辣之感讓人忍不住分泌口水。

「我就直接嘗了。」李研一速度奇快,說完就直接夾起一塊雞胸肉。

他挑的位置很是刁鑽,雞胸肉是平時雞運動不到的地方,不經過特殊處理的話,這裡的肉吃起來很是死板,又沒有嚼勁。

這塊雞胸肉的的大小大約正好一口的樣子,上面連著一層烏色的皮,夾起的時候上面淋著的紅油還在往下流,直到白色的雞肉被整個包裹起來。

這時候李研一才一口塞進嘴裡,開始咀嚼起來。

「嘶,好辣。」李研一被這濃重味道一激,連話都沒說明白,就開始咀嚼起來。

這雞胸肉一入口,還沒嘗到雞肉的味道,首先就被香、辣的口感奪取注意力,但牙齒一咬,整塊雞肉的鮮美又迸發出來,雞胸肉裡面好像有湯汁一般,直接侵入口腔,與剛剛的香辣融合在一起。

「哦喲。」李研一忍不住發出一句意義不明的句子。

因為直到雞肉吞下去,他才感覺到舌頭已經完全被麻痹了,這是花椒的麻發揮出來了。

麻痹的舌頭卻能清晰的回味起剛剛咀嚼雞肉的嫩,雞皮的脆,還有整個味道的鮮美,就好像這麻痹是為了更好的體會剛剛的味道。

「真是絕妙。」李研一心裡嘆道。

「嗯不錯不錯,好吃。」邊上李研一回味的時候,其他評選組的也開吃了起來,這話就是周世傑正在閉著眼睛感嘆。

周世傑就不客氣多了,他吃的是一塊雞腿肉,口感嫩滑中帶著彈牙的的感覺,雞皮脆脆的,雞骨頭裡面滿滿的都是小香雞本身的奇異香味,加上外面強烈的香、辣、麻,讓人直接無法停下嘴。

「紙呢?紙在哪?」胡越一手捂著嘴,一手到處翻找紙。

還是邊上的馬城從自己面前拿出一張紙巾遞了過去,才免於胡越口水流出來情況。

是的,口水雞的特點就是要讓人吃了之後會麻到嘴巴癱瘓不由自主流口水,而明顯袁州這口水雞是做到了這點的。

「呼。」拿過紙壓了壓嘴角的胡越鬆了口氣。

他一個總編還是要面子的,要是流口水了多丟人,現在可還在錄節目呢。

當然胡越開始注意形象這個是事情,是因為這口水雞已經吃完了。

一個煮熟了才九兩半的雞,六個大男人自然是一人兩筷子就夾沒了,幾人心裡不由生出一種這雞肉也太少了的感慨。

「袁老闆不愧是袁老闆,難怪周會長沒持久就說是滿分,這道口水雞確實是滿分無疑。」馬城已經忘記剛剛的不滿,由衷的贊同周世傑的分數。

因為馬城確實是挑不出不滿意的地方,無論是從哪一方面都挑不出來。

「難道有天賦真的可以這樣為所欲為?」張焱一邊好吃著一邊心裡想著。

「太不錯。」胡越倒是坦然一些,就憑這一道口水雞就承認了袁州的廚藝。

只有趙信心裡既是不滿又是絕望。

「為什麼會這樣,這口水這麼辣這麼麻,為什麼我還想吃,還想繼續吃,為什麼吃完了後覺得胃口更加好了?好絕望。」

「難道麻辣還能激發人的食慾嗎?為什麼吃的時候這麼辣,我還沒忍受,吃完後嘴裡不是火辣辣的而是一種鮮爽的感覺,我要忍住我要矜持,我最後再吃一塊。」趙信心裡有一萬個為什麼,看袁州的眼神也很是哀怨。

趙信看看那空盤,又咽了口唾沫,確定這不是他一個的感覺。

這下趙信心裡更加難受了,他看著袁州忙碌的背影,慢慢的明白了他師傅曹知蜀罵他的原因。

也明白了,那次曹知蜀回到蜀樓後,做了一晚上水煮魚的感覺。

「這的手藝讓人好吃到淚流滿面又讓人痛恨。」趙信喃喃道:「最關鍵的是,為什麼只有這麼少?吃都吃不夠。」

趙信的失常並沒有被評選組的人注意,只有一旁的程技師注意到了。

「現在知道厲害了吧,無知的凡人。」程技師心裡得意的想著。

袁州不在乎,不代表他這個掛名弟子不在乎。

程技師可沒忘記趙信的出言不遜,現在趙信這模樣讓他覺得異常解氣。

「這冷盤還在水準之上,不算丟臉。」李研一慢悠悠的道。

「確實,冷盤的作用就是讓人吃了對下道菜更有胃口,小袁這方面一直做的不錯。」周世傑也贊同的點頭。

「還得看下道菜如何。」張焱期待之情超過潑冷水的語氣。

「肯定沒問題。」周世傑打包票道。

「老夫的舌頭還是很中用的,沒問題。」李研一幫腔道。

這下張焱想夸人都沒得誇了,都被說完了。這兩人怕不是來評選的,而是來賣安利的,哪有開始還沒吃就一個勁誇的。

現在剛剛吃完一道菜又接著誇下一道的,這評選還能不能公平公正了。

張焱心裡一大通吐槽,但面上還是淡定的摸著山羊鬍,做出不滿的狀態,畢竟這是評選,是評選,評選,不能這麼快定論,哪怕他剛剛也做出了搶奪一塊雞肉的事情,也不能落下面子。

評選組的還好,邊上拍攝的才遭殃,周圍都是吃東西的,哪怕聞不到什麼味道,但看到這麼多人吃的一臉滿足,再看看評選組的都開始不要臉的明爭暗搶一塊雞肉的樣子,他們只覺得這些人怕不都是袁州請來的托。

「真的有這麼好吃嗎?」平頭男看看貌似正襟危坐的評選組,又看看邊上特別是烏海,吃的一臉陶醉的食客,心裡疑惑。

這讓平頭男不禁想到一句話:「沒吃過袁州小店,你無法想像一份食物能有多好吃,但是吃過之後你會恨不得變身飯桶!」

「真有這麼誇張?」平頭男看著評選組死死盯著袁州端上來的第二道菜,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