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九百二十四章 另類體貼

第九百二十四章 另類體貼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1-12 01:23  字數:2470

另一邊周世傑幾人已經討論起剛才對蓉菜的評價,袁州是對自己極有自信,但也不是自負,所以依舊會關注對手,因此中午營業時間結束後,就直接拿起手機進入官網看了起來。

「主菜是魚香肉絲、宮保雞丁,都是知名度極高的菜。」還有一句,袁州在心裡沒說,還真是不辣,味道適中的菜。

「這個主廚挺厲害。」袁州評價。

蓉菜的主廚,精良的點也在香酥花生米上,先用少量的油,煸炒出花生本身的油脂,在花生炒熟到三分之一時,啟用另一個鍋來炒雞胸肉和其餘的配菜,等到兩邊火候差不多後,再兩手同手甩鍋,讓兩樣菜直接在空中會和到一個鍋里。

而這時候的花生米正是酥黃香脆的時候,雞肉也是柔嫩略帶焦黃色,兩者相遇後,直接混合了對方的香味,讓味道複合醬汁完美包裹,形成完美的宮保雞丁。

其實花生米在宮保雞丁中只是配菜,但如果是袁州他自己也會,將目光放在花生米上。

一般的做法,就是直接用酥好的花生米,然後倒在雞肉中翻炒,其實這樣有個缺點。

翻炒時間太短,花生米香味炒不到肉里,太長花生米就老了幹了沒有酥脆的感覺了,而以炒代酥則是正好。

袁州一邊看,一邊手舞足蹈的動手比劃,想著怎麼做,視頻中主廚的宮保雞丁出鍋,他這邊幻想的也出鍋了。

夾一筷子花生米,再吃一口雞脯肉,有雞肉的嫩也有花生的脆,袁州被自己想像中,做出來的菜,刺激的流口水了。

「小袁老闆。」

一道聲音讓在流口水的袁州回神,袁州用神鬼都不能看清楚的速度,擦乾淨口水,抬頭便是一副鄭重的模樣,然後仔細一瞧,是許久不見,在門口賣饅頭豆漿的老婆婆。

「婆婆怎麼了?」袁州問。

「小袁老闆剛剛想到什麼好吃的了,都流口水了。」老婆婆笑呵呵的問。

「嗯?婆婆你說什麼,您剛才看見了什麼。」袁州嘴角抽了抽。

「是這樣的,聽小姜之前到醫院看我的時候說,你要評選川省第一的店鋪了,所以我去青城山上清宮給小袁老闆你求了一個成功符,這次評選第一一定能成功。」

「上清宮?」袁州神色一緊,脫口而出:「婆婆您身體沒事吧?」

「沒事我走得慢,沒事。」老婆婆笑呵呵的從兜里掏出一個平安福,上書:馬到功成。

袁州拿在手上感覺很重,青城山雖說有纜車,但要到上清宮,有好長一段要靠走的,以前袁州坐纜車的情況下,上去都累得氣喘吁吁的。

老婆婆都這歲數了,更何況關鍵是,兩段纜車,一段三十,一段四十,袁州真的不認為老婆婆會花這個錢,所以……

「呼……」袁州重重的吐了一口氣,緊握著平安福,看著老婆婆,其實老婆婆根本就不清楚評選的是什麼,準確來說沒有聽懂是一個怎麼樣的活動,只清楚這次對袁州很重要,就用她的方法,想幫袁州。

「我聽說青城山上的上清宮非常靈驗。」袁州道:「有這個馬到成功符,我肯定能拿第一。」

「肯定會靈驗,肯定會,我也是聽說很靈驗的。」老婆婆聞言歡喜的笑了。

袁州在心裡暗自下了個決定,但面上還是一派淡然的樣子。

「謝謝您了。」袁州認真的道謝道。

「不客氣,不客氣,那我就先走了,我看小袁你也馬上要雕刻了。」老婆婆說完,不等袁州回答就轉身,邁著步子離開了。

袁州站在原地,看著老婆婆走遠了,才貼身放好護身符,坐下。

而這邊俞矗車技很好並且認路,在路上也就開了半個小時就到了袁州小店路口的車庫裡。

兩人停完車就開始往袁州小店趕去,路上都沒多說話,烏海是等著邀功再來兩瓶桑葚果醬,而俞矗則想著一會怎麼開口,是委婉點還是直接點的事情,所以也沒說話。

「踏踏踏」兩人一路疾走,直接就看到了袁州坐在門口正在準備雕刻。

是的,袁州下午一般都在雕刻。

「喲,袁老闆,我們回來了。」烏海大聲說道。

「嗯。」袁州抬頭,有些莫名,他還真不知道這兩人做什麼去了,但還是淡定的應道。

「我們可是打探敵情去了,作為獎勵這果醬是不是應該再給我幾瓶?」烏海摸著小鬍子一臉認真的說道。

「都有定量,不能多要。」袁州嚴肅的說道。

「那我的。」俞矗冷不丁的問道。

「有,準備好了。」袁州點頭說道。

「那就好。」俞矗點頭,表示心滿意足了。

「真的沒有果醬了?」烏海不死心的問道。

臉皮什麼的哪有果醬重要,萬一袁州看他帥就又給了呢,多問問總是沒錯的。

「那你打探到了什麼敵情。」袁州反問。

「沒有。」烏海誠懇的搖頭。

「所以你什麼都沒聽見?」袁州道。

「嗯,我們去的時候,評委都走光了,然後我們就回來了。」烏海聳肩。

烏海這麼說的時候,邊上的俞矗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但沒出聲。

「好吧,今天有告訴你們什麼時候去當建議員嗎?」袁州換了個話題。

「沒有。」兩人同時搖頭。

「到時候輪到你們,就麻煩你們兩位了。」袁州道。

「不麻煩,要是再有點果醬什麼的就更好了。」烏海再次問道。

「我練刀工了,再見。」這就是袁州的回答。

「好吧。」烏海看袁州直接坐下真的準備雕刻,也不再多說,轉身就準備回去。

只是,烏海爬了一半樓梯卻發現俞矗還跟著,不由納悶道:「俞矗你跟著我做什麼。」

「你剛剛為什麼不說那個蓉菜後廚的事情。」俞矗直接問道。

「為什麼要說?你覺得袁老闆會輸?」烏海反問。

「不會。」俞矗很是肯定。

「那不就行了,這種事情就沒必要告訴袁老闆了,反正都是我們贏。」烏海摸著小鬍子一臉自然的說道。

「也是。」俞矗點了點頭,然後轉身下樓離開了。

「這種小事也值得爬樓梯問?」烏海一臉無語,然後繼續上樓去了。

是的,在烏海看來反正袁州都是必贏的,那麼告訴袁州有什麼意義?讓袁州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讓那些人目瞪口呆,才是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