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九百零六章 吐露

第九百零六章 吐露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1-02 04:41  字數:2348

周世傑是想了許久才開口的,這話一問出來他就仔細的看著袁州的表情,等著他的回答。

「木匠?暫時沒有。」袁州本想直接說沒有,但想到系統任務,還是沒把話說滿。

要是哪天有什麼菜需要木雕作為裝飾,說不定強迫症的系統又會來個學習木匠的技藝。不要覺得這不可能,袁州看過一本書,民間有一種宴席叫木匠宴,傳聞是明朝木匠大師發明的宴席,這位大師參與過金陵宮殿的擴建,是以德高望重。

在他六十四歲做的最後一件作品,就是木匠宴,宴請了許多木工好手,出現了很多讓人大開眼界的菜肴,敲核肉、拔牙饅頭、百轉千回菜心等等,而這些菜肴全部都是建立在精巧的木器上。

袁州看了很是眼熱,雖說廚藝一門,依靠外力是不行的,但外力錦上添花是沒問題的。

「我應該和連木匠搞好關係。」袁州心裡開始未雨綢繆起來。

「小袁,這木匠可不能練習刀工,這木匠活重,對手腕不好。」周世傑語氣嚴肅的開始說起木匠對手的傷害。

袁州聞言點頭,很多時候看見菜譜上面都是些鹽少許、糖少許,而這個少許到底是多少,就不得而知了。之所以會這樣,並非故弄玄虛,放調味本就全靠廚師一雙手,輕重都是手的掌握。

是以,如果真的獲得了木匠宴,要學習木匠,必須慢慢來。

周世傑見袁州神遊太虛,繼續苦口婆心的規勸:「你這手到時候還得做些精細雕刻,要是傷了手腕就太不好了。」

「周坑你說什麼,又在貶低我們木匠行業,怎麼我們木匠就傷手了,你會不會說話。」連木匠一進門就聽見這最後一句,立刻氣憤的吼道。

「你個老坑,我一不在你就詆毀我,下次別想要什麼別的趁手傢具。」連木匠瞪著周世傑一臉不滿。

「不是這個意思,我這是和小袁說道說道廚藝的事情,你是耳朵上面長豬毛了?不知道瞎聽的什麼。」周世傑一臉正氣的說道:「而且廚藝的事情,你有什麼插嘴的資格。」

周世傑這樣子完全沒有被抓到背後說人的心虛,反而還倒打一耙說連木匠妨礙他說教了。

「真沒有?」連木匠狐疑的看著兩人問道。

「當然沒有,我是那種背後詆毀別人的人?」周世傑搶先說道。

邊上的袁州默默站在,不說話,畢竟這個時候拆誰的台都不好,袁州選擇沉默。

毫不猶豫的,連木匠不相信周世傑,也不知道周世傑到底做了什麼。

兩人又吵起來,袁州見狀無奈,這暫時又走不了。

先說袁州真的不是偷聽,只是因為他聽力太好,兩老聲音又太大,袁州倒是聽到了一個消息。連木匠嚷嚷著下個月的生日,他是絕對不會去的,請他也不會去,周世傑嚷嚷誰請你是孫子之類的。

下個月周世傑五十九歲生日,正所謂男辦九女辦十,也就是說下個月是大壽。平日周世傑是很照顧他的,所以大壽的時候,是不是要準備一份特殊的禮物。

袁州把這件事情記在心裡,等攻克示範店,再靜下來想想該送什麼禮物。

心中想完這些,袁州見兩老絲毫沒有停止的舉動,這才開口,他還要回去開店。

「那個……會長,連師傅,時間不早了。」

「小袁收拾好了?」周世傑咽下到嘴邊的諷刺,轉過臉來和善的看著袁州問道。

「嗯。」袁州點頭,其實他早就收拾好了,而且這話已經問了兩遍了。

「那行,袁小子咱們就說好了,明天去你店裡量尺寸。」連木匠也點了點頭,然後道。

連師父這話也說了兩遍了,但袁州還是要保持客氣:「麻煩您了。」

「不麻煩,我這是領了報酬的。」連木匠指著留下的盤子說道。

「這報酬可不便宜,失傳的三香放海,你得做好點。」周世傑立刻見縫插針,以前還不覺得,現在看來周會長倒還挺絮叨的。

只不過周會長的這種絮叨,是向著袁州的。

「老夫出手的還有孬貨不成。」連木匠自信道。

對此周世傑很贊同,沒再多說。

「連師傅明天見。」袁州點頭道別,然後和周世傑一起出門。

「行了,就別送了,看著你徒弟去。」周世傑揮了揮手,頭也沒回就走出了門。

踏出門,周世傑也愣了愣,剛才自己說的話有點耳熟,不過也沒想這麼多,現目前重要的是離開金髮市場。

周世傑走路的速度很快,就怕袁州看上什麼奇怪的地方,然後對木匠產生興趣。

「誰要送你。」連木匠嘀咕了一句,但人還是跟著出了店鋪大門,目送兩人走到轉角才重新回到店裡。

「這袁小子真不錯,就是個做廚師的,要是學木匠肯定也有天賦。」連木匠感嘆道:「現在這種又沉穩,又肯專研的年輕人真的太少了。」

說完連木匠轉眼看著自己的弟子,怎麼看怎麼不滿意,大聲訓斥。

周世傑知道袁州父母已經過世,是以有時候見面就會忍不住把他當成自己的小輩那樣教導愛惜和關心。

而袁州也是知道的,每次都聽的很認真。

「那就好,你現在年輕,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提升你自己的廚藝,只有自己掌握的東西才是自己的。」周世傑關心道。

「嗯。」袁州點頭。

「最近有沒有遇到什麼問題,有事情可以找我。」周世傑邊走邊問:「雖說我們之間或許有代溝,但很多事情,我還是能給出意見。」

「周會長如果您有一位熟悉的人,我也不知道算不算熟悉,常見面,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朋友,但有一天,他突然傳來噩耗,再也不來,不知道為什麼心裡會特別不舒服,好像失去了親人一樣,但明明關係沒有這麼好?我說得可能很亂,周會長您能明白嗎?」袁州沉默了很久才說出這段話。

這件事情,在袁州心裡憋了很久了,不知道問什麼人,也不知道給什麼人說。從前什麼時候都一個人扛下來的袁州,今天終於對一個不是長輩卻勝似長輩的人,吐露了這種情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