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九百零四章 甜、咸、酸 (第二

第九百零四章 甜、咸、酸 (第二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1-01 13:12  字數:2423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周世傑自然是看門道,而連木匠又不懂做飯,自然是看的熱鬧。

一看袁州直接把豆子倒進鍋里一起炒,還沒有做別的措施,立刻就開口了。

「一起炒怎麼分的開,看來是失敗了。」連木匠皺眉。

「你個老木匠懂做菜?」周世傑道。

「不會做,我會看。」連木匠道。

「那就認真看著,又還沒叫你吃。」周世傑沒好氣的說道。

他這是嫌棄連木匠說話打擾到了他看袁州做菜,倒不是因為別的什麼。

「沒叫我吃,我還沒叫你聽,話多。」連木匠冷哼。

就在兩人鬥嘴的時候,袁州這邊也到到了關鍵的時候。

本來袁州是一手握著炒勺,一手抓著鍋柄,翻動一勺就甩一下鍋子。

只是袁州甩鍋的動作和其他不一樣,他的一個大幅度甩出去,中間會接著幾個小幅度的抖動,看起來和其他人非常不一樣。

而這個時候袁州直接再次把鍋子往灶台一頓發出「砰」的一身後,鍋里的豆子隨之全部被拋灑出來。

拋灑出來的同時,袁州迅速的一把抄起邊上的盤子,握著炒勺的手直接開始快速的舞動起來。

幾乎是勺子舞動一下,盤子里就出現一層顏色相同的豆子,並且被整齊的擺放在相應的波紋里。

「唰唰唰」

連木匠和周世傑甚至能聽見勺子發出的聲音。

袁州裝盤的動作極其快速,幾乎是一分鐘的樣子就完成了這次裝盤。

「兩位,可以品嘗了。」袁州放下盤子,出聲說道。

盤裡每種顏色的豆子各歸其位,涇渭分明的像是一幅漂亮的沙畫,要不是上面微微冒著熱氣,真的很像一幅用來觀看的藝術品。

「這就好了?」連木匠驚訝道。

「是的,這道三香放海紅豆是甜口的,黃豆是鹹味的,豌豆則是酸中帶微甜的口感。」袁州點頭,然後介紹道。

「這一招真是,真是不錯。」周世傑還想著袁州剛剛那奇快無比的分盤。

這是袁州實驗出來最有可能做出來的方法,因為他的五感易於常人,實際上古人怎麼做的他還是沒研究出來。

但黑貓白貓抓住老鼠的就是好貓,不是嗎?

畢竟袁州已經用他的方法,做出了三香放海。

「等等,你這小子就這麼一炒就完了?」連木匠從震驚中醒過來,疑惑的問道。

「是的,因為我前期都已經處理好了這些豆子,算起來他們都是半成品。」袁州點頭。

「半成品?」連木匠不解的問道。

「應該是半成品。」周世傑也點頭肯定道。

「什麼意思,快說。」連木匠轉頭對著周世傑道。

周世傑沒好氣的看了連木匠一眼,沒開口。

「是這樣的,這紅豆我事先已經用蜂蜜浸泡過了,因為怕蜂蜜不好吸收,期間一直讓它保持在人體的體溫溫度,用來浸泡紅豆。」袁州則主動開口道。

「人體溫三十七度,不會太熱破壞蜂蜜的口感和營養,又不會太冷讓紅豆不好浸泡。」袁州繼續道。

「嗯,體溫。」連木匠一臉我聽你說的樣子。

「所以最後只需要翻炒一下加入,讓甜味深入圓融一下就可以了。」袁州道。

「而這黃豆比較好般,只需要溫鹽水就可以浸泡發脹,再下鍋一炒基本就定型了。」袁州一副很簡單的口氣說道。

「呵呵。」要不是袁州只是個小輩,而周世傑這個長輩又還在,連木匠真想呵呵他一臉。

「說的這麼簡單,這古籍上是怎麼失傳的!」連木匠心裡怒吼。

其實別說是連木匠,就是一旁的周世傑心裡有點嗶了狗的感覺,這道菜怎麼聽袁州這麼一說就這麼簡單呢。

「先吃,吃了再說。」周世傑雖然愛惜袁州的才華,但現在也不想聽袁州介紹了,直接開口說道。

「兩位請慢用。」袁州伸手示意。

「踏踏踏」兩個老人腳步飛快的走進琉璃台。

隔的近了,發現這豆子更好看了。

紅色的紅豆上包著一層晶亮透明的糖漿,這應該是那蜂蜜被熱鍋一激,然後流出來的,現在稍稍變涼就成了一層直接包裹在了豆子上。

這樣透亮的蜂蜜給紅豆鍍上了一層漂亮的亮紅色。

而黃色的黃豆上則是表皮光滑飽滿,看起來就軟軟糯糯的感覺。

至於另一個淺黃色的豌豆則是表皮微皺,圓滾滾的整齊的碼在盤子里。

盤子邊上擺著兩個小碟子和兩幅筷子和勺子,這是預備了給他們品嘗的。

「我就不客氣了。」連木匠拿起勺子,直接沖著豌豆去了。

連木匠這是好奇豌豆炸過是什麼味道。

因為豌豆和紅豆是放在一起的,連木匠舀的時候,還特意避開了紅豆,只舀了豌豆。

豌豆剛剛剝出來的時候是青色的,這時候的豌豆大多可以用炒來吃,而變黃之後,有些留作種子,有些可以用來做豌豆粉、豌豆醬這些,這樣炒的一般都是炒干嚼著玩或下酒。

「咔咔」豌豆一塞進嘴裡,稍微一咀嚼,表面就發出一陣輕微的爆裂聲。

這是被炸過變硬的豌豆表皮破裂了,但同時一股豌豆的香味漫漫被咀嚼出來。

豆子並不很難咬,因為到了豌豆中間,又是軟軟的,帶著粉質的感覺,並且它帶著一種極酸的感覺。

「嘶,真酸。」連木匠一個激靈。

這酸味就好似陳年的陳醋剛剛開缸散去腐味,只留悠長的又酸又香的感覺。

「哎呦,這口水都流出來了。」連木匠呼嚕了一句,連忙咽下豆子。

「這甜的味道不錯,一點也不過甜,細細沙沙的倒像是上好的紅豆沙,一點不膩味。」周世傑第一個吃的是紅豆。

「你可是裁判。」連木匠提醒。

「不信?你自己試試。」周世傑一點不虛,直接說道。

「這酸的味道倒是不錯,沒有沾上一點甜,但這豆子這麼酸擺在這甜的邊上能不染酸了?」連木匠說著就開始舀紅豆。

酸的因為太酸不能染甜正常,但甜的一碰酸的哪裡還能甜。

連木匠嘗紅豆的時候,周世傑就嘗黃豆去了,這是咸口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