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八百九十章 攻克三色豆中

第八百九十章 攻克三色豆中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12-24 05:23  字數:3141

周世傑對袁州那是當做自己的弟子來愛護的,既想他在廚藝上吃些苦,磨練磨練心境,以後能有更大的進步。

但另一方面,周世傑又想袁州就這麼一直順利下去,他內心是很糾結的。

是以,這乍一聽連木匠用一個失傳好幾百年的菜考教袁州,周世傑的心裡自然是擔心的。

周世傑打電話來的時候,袁州剛剛才走到金髮批發市場的大門,準備打車離開。

既然有了和連木匠的約定,袁州自然也不亂逛,準備直接開始研究三色豆的料理。首先就是要買豌豆、紅豆、黃豆三種豆子,還要大小差不多。

毫無頭緒,袁州正準備問系統的時候,周世傑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會長?」袁州接起電話。

「小袁啊,這幾天怎麼樣。」周世傑親切的問道。

「很好。」袁州道:「和往常一樣。」

「那就好,最近刀工怎麼樣。」周世傑慣例的詢問道。

「天天在練習。」袁州道。

「那就好,刀工是基礎。」周世傑說起另外一件事:「我小兒子在海外留學,剛剛讀完研準備回國了,我想帶他來店裡吃個飯,讓他領略領略華夏美食。」

袁州應承下來,實際上周世傑也是有私心的,他小兒子今年二十多歲,俗話說皇帝愛長子,百姓疼幺兒,所以說周世傑是很喜歡這個小兒子的,從小就跟著他姑姑在外面留學。

雖說周世傑並沒有強迫小兒子接手他的廚藝,但也想讓小兒子對華夏美食保持一定的敬畏。他覺得袁州和自己小兒子差不多大,肯定能辦到。

周世傑話鋒一轉:「你找連木匠去了?」

「想做個柜子,用來放東西。」袁州沒意外周世傑為什麼這麼快就知道了,現在一個電話一個微信太方便了。

「那老頭提的那個三色豆,原名叫三香放海,出自一本明末的叫宋雜俎的古籍。」周世傑也沒多問,直接開始說起了三色豆的來源。

「那連木頭為了他的榫卯傢具,常常翻閱古籍,就看到了這麼個菜,上面的記載一共就只有兩句話。」周世傑接著說道「好像是什麼,『善,三豆俱香,似海』,具體我也不清楚。」

「謝謝會長。」袁州琢磨,似海是什麼意思。

「謝什麼,還沒說完,這豆子我也試過,但沒成功,不敢說這菜是不是真的存在,但做是肯定很難的。」周世傑道。

「我會努力。」袁州認真的說道。

「知道你會努力,但不成功也沒事,要個柜子還不簡單,實在不行,我去給你打一張。」周世傑笑著說道。

「您不是廚師嗎?也是榫卯傢具?」袁州驚異的問道。

「想什麼呢,我說的是拿著我的刀,去請連老頭打張柜子。」周世傑沒好氣的說道。

「哦哦,不用,謝謝會長。」袁州臉上露出點無奈的表情,拒絕了。

「那行,你要是做出了這個菜,一定要叫我。」周世傑叮囑道。

「好的。」袁州應下。

「那行,我讓麗麗給你送宋雜俎這書過來。」周世傑道。

「麻煩會長。」袁州客氣又認真的說道。

一本明末的古籍,能說給袁州看就給他看,袁州心裡自然是感動的。

「行了,就別客氣了,要是你做出來了,可以說是廚藝界的一個里程碑,一本古籍算什麼。」周世傑豪氣的說道。

「肯定會成功的。」袁州肯定的說道。

「那行,我就等著看連老頭驚訝的表情了。」周世傑笑眯眯的說道。

「嗯。」袁州點了點頭,並未多說。

「好了,不多說了,你研究研究。」周世傑道。

「好的,會長再見。」袁州說完準備掛電話。

「那啥,古籍你悠著點看。」這時候周世傑的聲音再次從電話里傳來。

「知道了,會長放心。」袁州難得的有些想笑,但還是忍住了,忍住的保證道。

確實,本以為周世傑豪氣的連明末的古籍都能隨意借人,現在看來還是挺心疼的。

但就是這樣,袁州心裡的感動更多了一點。

掛了電話,袁州直接打車離開了。

上車後因為時間緊張,袁州直接閉目養神,開始在腦中詢問系統。

而的車師傅見袁州閉目養神也並沒有出聲,安靜的照著目的地開去。

蓉城的計程車師傅就是這樣,既能熱情的給路人指路也能安靜不打擾的平穩駕駛。

一閉上眼,袁州就在心裡開口了:「系統有個關於廚藝的事情想問一下。」

系統現字:「說。」

「嘖嘖,真高冷。」袁州吐槽。

系統現字:「宿主請說,小同志請說。」

「咳咳咳,你還是高冷一點好了。」幸好袁州閉著眼,忍住了咳嗽。

「系統有沒有三色豆的資料。」為避免系統說出更讓人眼前一瞎的話來,袁州直接問道。

「三色豆也叫三香放海,在宋雜俎這本明末的古籍當中有記載。」袁州仔細的補充了一下。

系統現字:「有記載。」

「太好了,資料我看看。」袁州立刻道。

系統現字:「不可查看。」

「為什麼?」袁州問道。

系統現字:「此菜品為失傳菜品,並未在獎勵名單上,不可查看。」

「呵呵噠,那要你這個系統還有何用。」袁州道。

系統現字:「本系統看好你自主完成此菜品。」

「這個畫風奇詭的系統,你還休息吧。」袁州對於這個小同志的稱呼實在有著惡寒,不再和系統聯繫。

「系統那裡有資料不能看,那麼只能看看送來的古籍,但周會長說古籍的記載只有兩句話,那麼可用資料就很少。」袁州心裡不停的分析著。

「師傅,這哪裡有看魔術表演的?」袁州突然睜開眼問道。

「啊?小夥子要看魔術表演啊?」師傅被袁州一問愣了下,轉頭看了袁州一眼才反問道。

「對,有哪裡可以看嗎?」袁州問道。

「這個我就聽說有變臉可以看的,魔術還真不知道。」師傅搖頭。

「變臉?」袁州念叨了一句。

「對啊,變臉,那天祥街巷子里的茶館時不時就有表演,好看的很。」師傅一臉讚歎的說道。

「現在有嗎?」袁州問道。

「現在肯定沒有,還沒開始呢,那裡晚上七點才開始,不過每天的節目都不一樣,說不定就有魔術看。」師傅說著,話匣子就打開了。

「一般表演道幾點結束?」袁州感興趣的問道。

「九點就結束了。」師傅道。

「看來得找個魔術師問問那個豆類的魔法。」袁州心裡細細的思考著,他記得在電視上曾經看見過,用豆子變的很厲害的戲法。

「小夥子到地方了。」師傅腳下剎車一踩,招呼道。

「好的,謝謝師傅。」袁州摸出錢包,開始付錢。

「小夥子很眼熟。」接過錢的時候,師傅突然說道。

「我長得有點像那個帥氣英俊而又聰明時尚的名廚袁州,對吧。」袁州不慌不忙的說道。

「對對對,就是有點像。」師傅連連點頭,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不過帥氣英俊我到沒覺得,聰不聰明我也不知道,但有背景是真的,我們川省一把手經常去店裡吃飯,你說沒背景能辦到。」

袁州雙眼看著的哥師傅,下意識的問:「這事,我這麼不知道?」

川省一把手,是什麼情況?

「你當然不知道,這些事情我告訴你。」的哥師傅一副『你不懂,我告訴你』的樣子,繼續道:「你自己想,桃溪路背後就是商業街,這一圈轉該開發的開發,該拆遷的拆遷,但只有桃溪路沒動,你自己想想,沒有關係能行?」

袁州仔細想了想,好有道理,他一點也沒法反駁。

「所以說,這個世道,沒有一點關係根本混不走。」的哥師傅隨即又講述了,他是怎麼樣懷才不遇。

直到後面摁車燈,的哥師傅才反應過來,車停著擋路了。師傅接過錢,笑眯眯的說了兩句離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