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八百八十五章 貴重的手套

第八百八十五章 貴重的手套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12-21 05:52  字數:2822

「這就是後面的小巷子,倒是挺乾淨的。」孫明見到了地方,又四處打量了起來,一般餐廳的後面都是藏污納垢之地,袁州這絕對是特例。

「和那裡只有一牆之隔。」袁州指著那邊的高樓大廈說道。

這面前,就像是巴西隔斷富人區和窮人區的牆一樣,牆那頭高樓大廈,到處都是5a級的寫字樓。而在這頭,多是兩層小樓,雖不至於窮,但相比之下的確寒酸。

當然;這些全部都是在袁州小店開店之前。

「確實很近,喲這不是麵湯嘛,你白天在這裡。」孫明點了點頭,一低頭又看見正在酒館後門的麵湯,立刻熱情的招呼起來。

「汪。」麵湯象徵性的叫了一聲,就像是打招呼一般。

「哈哈,麵湯真乖,下次給你帶火腿腸。」孫明立刻高興的說道。

而一旁的袁州則是看了看麵湯,又看了看孫明,心裡吐槽:「這傢伙不對我叫,反而對著孫明叫,白養了。」

「走吧。」袁州收起目光,帶著人往裡走。

「嘿嘿,我這還是第一次來你這後廚,。」孫明搖頭晃腦的四處看了看,倒是一點沒伸手碰。

「當然。」袁州自然的說道。

「這裡上樓。」袁州剛剛並沒有關燈,是以廚房很是明亮,袁州指著樓梯就說道。

「要是帶個妹子來看,保證她興奮的不行,可惜只有我這個糙老爺們看了。」孫明可惜的說道。

「滾。」袁州道。

「不過,你這傢伙房間肯定和你人一樣,估計啥都沒有。」孫明邊上樓,邊說道。

樓梯很短,兩人很快就到了樓上,期間孫明雖然嘴上說的很多,但實際上他一直很守規矩,什麼都沒碰,一直都是等著袁州走在前面的。

「這是我房間,不缺東西。」袁州打開自己的房門,認真的說道。

「沒辦法,母命難為,看看再說。」孫明聳肩,摸著自己的胖肚子就進門了。

「說起來你不是學自行車去了。」因為孫明老是說母命難為什麼的,袁州一下子想起幾個月前孫明學自行車的事情。

那時候孫明一意孤行的要去學自行車,為了追到女神,還想賣掉店鋪孤注一擲的去,當時不用孫明說,袁州也知道他的家裡肯定那是翻天覆地的鬧。

但現在看起來好像是好了。

「咳咳咳。」孫明以手掩嘴,假意咳嗽了兩聲沒吱聲。

「又放棄了。」袁州肯定的說道。

「是兄弟就別問了,往事不堪回首。」孫明催促袁州進門,也不多說。

這個回答袁州秒懂了,用一個毒雞湯的說法,不是你賭上一切,孤注一擲就能堅持住的,你比你自己想像中的還沒有耐心。

「進來。」袁州打開門,孫明一眼就看了進去。

袁州的房間和他的不一樣,裡面一張單人床,上面的鋪蓋很是整齊乾淨,床邊的床頭櫃是對著一摞書,有一本是翻開放在一邊的,還有一台嶄新的電腦,椅子就放在床頭櫃邊上,看起來是在這裡辦公看書的。

床對面就是衣櫃,原色的木門嚴實的關著,靠近門邊是個長型的博物架,上面擺著另一些的書,還有其他的東西,最顯眼的是放在中間的一個大盒子,看起來裡面好像放了什麼好東西。

正對著門有扇窗戶正開著,一陣陣的涼風吹進屋,空氣清新,但也不冷,窗帘是淺青色的,看起來比較乾淨清爽。

整體的布局簡單而又乾淨,和開店前比起來乾淨整潔的多,這就是袁州的房間。

「你小子可以啊,一個人收拾的挺乾淨的。」孫明走進屋道:「俗話說,房間整潔沒有異味,不是那什麼就是那什麼。」

袁州沉默彷彿沒聽見孫明的話,孫明就奇怪了一般來說不應該問問是那什麼。

「你不好奇我說的是什麼?」孫明道。

「不好奇,而且我也不想聽。」袁州一句話堵死,孫明噎住了。

孫明自討沒趣,就左看看右看看想要轉移話題,最後氣氛就尷尬了。尷尬的氣氛才迫使孫明反應過來,應該干正事了。

「感覺你這裡也不冷,好像也沒有缺什麼,你乾脆直接說要什麼得了。」孫明轉了一圈,皺眉問道。

「不用,幫我謝謝阿姨。」袁州頓了頓道。

「你要是不說,我媽還以為我陽奉陰違根本沒來呢。」孫明沒好氣的說道。

「確實不用。」袁州想了想,他確實什麼都不缺,果斷搖頭道。

「你這是啥?」孫明剛剛一眼就看到了博物架上的盒子,現在轉頭又看到,自然好奇。

主要也是這盒子太顯眼了,和這個屋子不搭,很凸出,很顯眼。

「是一個拳擊手套的盒子。」袁州伸手拍了下孫明伸出去的手,然後道。

「拳擊手套?你還練拳擊?」孫明一臉好奇,忍不住伸頭看。

「我不會。」袁州淡淡的說道。

「那你還買這麼貴的手套?收藏用?是哪一個有名的拳擊手帶過的?」孫明一連拋出好幾個問題。

「不是我買的。」袁州搖頭否認。

「好像上面沒簽名,不知道是哪個拳擊手,這手套不便宜,得好幾百美金。」孫明認出盒子上面的標誌然後道,也不知道他從那知道這麼多東西的。

「對,確實很貴,是一個很厲害的拳擊手。」袁州點頭。

說這話的時候,袁州一下子想起了那個滿臉血跡來吃飯的拳擊手,每次都會來告訴袁州他是贏了還是輸了。

只是以後再沒有這個人了,袁州還記得這副手套,那是拳擊手買了這個手套的第二天晚上來的。

當時這個手套已經被他當晚用過了,自然的,他還是一臉血跡,袁州也照例拿了毛巾給他擦拭,那天拳擊手非常高興,紅腫的臉上都是笑容。

「擦擦,別滴我碗里。」袁州道。

「嘿嘿,我贏了袁老闆。」拳擊手收下毛巾,笑著說道。

「嗯。」袁州點頭。

「你看我這手套,是不是很好看。」拳擊手顯擺似得拿出自己的手套,在袁州面前晃了晃,然後道。

「不錯,新的。」袁州點頭。

「必須的,這我存了兩個月買的新傢伙,好得很,別人幫忙國外買的,咱們這裡都沒有。」拳擊手難得說這麼長的句子,不過都是關於他手上拳套的。

「喲,手套不錯。」邊上的凌宏歪頭看了一眼,然後道。

「當然,很貴的。」拳擊手點頭。

「袁老闆,我用毛巾擦擦可以嗎?」拳擊手拿著白色毛巾沒有動手擦血,而是躊躇的問袁州道。

「可以。」袁州點頭。

「謝了。」拳擊手立刻低頭認真的擦起了手套,神情很是嚴肅。

這之後,拳擊手每次來都會先擦手套然後再處理傷口,這手套他看得很重要。

相當於吃飯的東西了,現在袁州幫忙放著,等著拳擊手來取。

還好,袁州在網上搜了教程如何保養這拳擊手套,也請教了一些人,要是盒子打開還能看到已經在盒子里有一段時間的手套,依然如同剛剛送到的時候一樣。

……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扒書網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