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八百八十二章 我這暴脾氣

第八百八十二章 我這暴脾氣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12-20 04:37  字數:2388

「他只是個打雜的,這絕對不可能。」小趙指著袁州大聲的說道。

理論上來說,小趙不傻,在腦子正常的情況下,絕對不可能當著自己師傅曹知蜀說這話。

但嫉妒使人扭曲,嫉妒使人發瘋,很多看上去非常傻逼的事情,都是因為嫉妒而做出來的。

更何況,小趙說的也是實話,以前袁州的確是在廚房打雜的,他這樣說是維護自己酒店。

但問題就來了,葯可以亂吃,但話不能亂說。

所以……

「這是個瘋子?」萌萌難以置信的看著小趙,覺得這人瘋的不清。

「趙信!」曹知蜀轉頭,聲音嚴厲的大喊道。

「嘿,我這暴脾氣,你是不是想嘗嘗我老程的拳頭,告訴你,今天要是不好好道歉就別想走出這門。」程技師瞬間炸了,擼起袖子就準備開干。

當然程技師看袁州還沒發話,不敢輕舉妄動,畢竟他是真的把袁州當做師傅尊敬,自然要看師傅準備怎麼做。

倒是袁州看了看小趙然後輕描淡寫的開口道。

「你還真記得我,不過我們好像不熟。」袁州看著小趙有些詫異。

袁州並不覺得被人冒犯,還老神在在的想著以前廚房的事情。

要說小趙和袁州有什麼仇怨那倒是沒有,畢竟曾經的廚房,一個是要掌鍋勺的二廚,一個就是打雜的,就是勾心鬥角都輪不到他們倆。

是以,那天小趙認出袁州都讓他很吃驚了,現在小趙這明顯一副記恨的樣子更是讓袁州有些莫名,簡直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原來你沒有跟著袁主廚學過?」曹知蜀皺緊眉頭,摸了摸自己的大光頭問道。

「學個屁,曹奸你自己帶來的人你給老子個交代。」程技師沖著曹知蜀大聲道。

被這麼多人怒目而視,其中還有自己的師傅,小趙一下子有些慌,但看袁州穿著漢服,皺著眉頭,一臉不解的樣子,小趙感覺自己的那些嫉妒不甘就好似猴戲一般,怒氣值直接爆滿,瞬間又有了勇氣。

「我說的是真的,他以前就是打雜的。」小趙指著袁州大聲強調道。

「打死打殘打吐血,我自己負責。」程技師擼起袖子就要開干,目光四處打量,開始回身找尋身邊的工具,這架勢明顯是要找刀。

「你著什麼急,我自己徒弟不用你插手。」曹知蜀這話還沒說完,回身對著小趙就是一耳光。

「啪」的一聲脆響回蕩在袁州小店裡。

曹知蜀前面聽到小趙的話先是呆了呆沒來得及做什麼,但這次卻果斷的出手了,眼神冷漠的看著小趙。

他這一巴掌到了小趙臉上,小趙並不白皙的臉上瞬間就浮現了幾個指印,小趙也瞬間清醒了過來。

「對不起袁主廚,我剛剛魔障了,對不起。」小趙毫不猶豫的彎腰道歉,語氣非常誠懇。

「這件事情對不起,袁主廚,是我管教不嚴。」曹知蜀也轉身對著袁州低頭道謝,表現出了誠懇的歉意。

袁州還沒回答,邊上找刀的程技師轉悠著,準備試試店裡的花盆,聞言立刻開口了。

「bb兩句對不起就想了了這事?我看你是在做夢。」程技師惡狠狠的看著小趙,此時的他和平時憨厚老實,有禮貌的樣子,完全是兩個人。

「你這麼激動做什麼,老子管教不嚴我認了,就看袁主廚今天要怎麼辦,關你什麼事。」曹知蜀不耐煩的朝著程技師道。

「哼,關老子什麼事?不怕告訴你,老子才是跟著袁師傅學習的人,算是半個弟子。」程技師冷哼一聲,搬動花盆。

「趙信你立刻給我滾回去。」曹知蜀一聽,立刻回神嚴厲地對著趙信道。

「啊?」趙信有些懵,愣愣的看著自己師傅曹知蜀。

「不走,等著他砍死你不成。」曹知蜀指著已經搬起花盆的程技師冷冷的說道。

「哦,好。」趙信這才發現程技師是真的要砸人,看那架勢絕對不是開玩笑,轉身就開跑。

程技師拿著花盆就要扔出去。

「不準砸花。」袁州立刻道,這盆栽可是袁州花五十多塊新買的。

袁州一開口,程技師立刻停住,放下花盆,看小趙跑了,立刻小跑追出去,邊追邊喊:「你別跑,你給老子站住,今天老子不恁死你,我名字倒過來寫。」

兩人就這麼一會功夫就跑沒影了,還是萌萌見機的快,跟著程技師跑出去,怕出事一直在喊著:「程師傅你冷靜點。」

這一下,店裡一下子就剩下袁州和曹知蜀兩人了。

「實在對不起,袁主廚,這小趙可能是魔怔了,是我管教不嚴。」曹知蜀摸著自己的大光頭,很是不好意思的說道。

「這樣你看這事怎麼辦。」曹知蜀就那麼站著,看著袁州很有些羞惱。

可不是,他曹知蜀帶徒弟來店裡交流廚藝,然後自己的徒弟把自己的對手罵了,還在人家的店裡,這簡直是上門打臉。

想著這事,曹知蜀就恨不得把小趙拖回來再踹一腳,對極講禮節的他來說,這簡直是不能再失禮的了。

至於程技師追殺出去,曹知蜀一點也不擔心會鬧出人命,程技師是脾氣很火爆沒錯,甚至於還跟周世傑對罵,但有一點,程技師畢竟老了,趙信正當壯年,是以是絕對追不上的。

現在關鍵就是,讓「受害者」消氣。

「請吃完菜品,就可以了。」袁州淡淡的說道。

「啊?」曹知蜀有些愣,有點沒聽懂是什麼意思。

「要是曹主廚不吃完,下次就不能來店裡吃飯了。」袁州這話說的有些幽默,還特意指了指牆上那條不能浪費的規矩。

曹知蜀見袁州臉色淡然,毫不在意的樣子,也知道這是袁州給的台階,心裡既是佩服又是感激。

將心比心,這事要是擱在他自己身上,他可不會就這麼算了。甚至說就算礙於禮節不會發作,但心中也會想,誰知道這人是不是故意來打臉的,就是因為輸不起,用自己徒弟當出頭鳥什麼的。

並非思想齷齪什麼的,但實在是太巧了,剛說完你的水煮魚比我的好,徒弟就口出狂言了,這真的是。

「我特意做的一人份。」袁州還補充了一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