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八百八十章 曹知蜀的特殊要求

第八百八十章 曹知蜀的特殊要求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12-20 04:37  字數:2684

現實里看見後,小趙跟在兩人身後,心裡不停的開始吐槽。

「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哪有網上傳得那麼神乎其技。」

「街道雖說乾淨,但這麼多小攤子,太亂了。」

「真是小店,竟然連招牌都沒有。」

「店裡裝修還算不錯,但也只是普通。」

「還有兩幅畫掛在天花板上,真是附庸風雅,不知道是在什麼地方順手買的,作者是叫鳥三每?聽都沒聽過。」

小趙從進入桃溪路開始,嫌棄的目光和心裡的腹誹就沒有停下過,什麼這裡不好,那裡不好,跟蜀樓雅緻而古典的環境根本沒法比。其實根據小趙的心理活動,就完全能知道他是走到什麼位置了。

當然,他不傻,之前已經被曹知蜀罵過一次,所以無論內心活動再多,臉上也沒有表露出其他表情。

「袁老闆這麼快就回來了。」萌萌看見袁州領著客人,很知趣的沒有多問,只是嬌柔的問道:「做菜的時候,我能不能看,我保證只是看。」

「不要出聲。」袁州冷淡的說了一句,也就代表答應了,萌萌喜出望外,連忙點頭,然後規規矩矩的站在一邊。

袁州今天精心準備了兩道菜,正準備報出菜名的時候,曹知蜀率先開口了。

「抱歉袁主廚,不知道今天的交流我能不能提一點意見。」曹知蜀臉色充滿歉意。

袁州去蜀樓都是有什麼吃什麼,現在他做客還提要求,所以曹知蜀會充滿歉意也是正常。

「請說。」袁州道。

「聽小徒說,袁主廚對水煮魚也有鑽研,所以不知道今天的菜能不能有水煮魚。」曹知蜀又馬上補了一句:「當然如果食材方面有問題就算了,畢竟我請求太唐突。」

「可以。」袁州點了點頭。

小徒說的就是趙信,袁州奇怪的看過去,他什麼時候有說過,對水煮魚有研究了?雖說和準備有偏差,但袁州也答應了下來。

曹知蜀之所以會這樣說,就是因為小趙的話。

也不知道昨天袁州走後,小趙又說了什麼,總而言之正的不作死就不會死。

「那就麻煩袁老闆了。」曹知蜀一臉喜意,認真的道謝。

「不客氣,請坐。」袁州示意道。

「那我就等著袁主廚你的手藝的,麻煩了。」曹知蜀說完這才坐下。

「嗯。」袁州這次沒謙虛,而是點頭應下。

「今天的菜是水煮魚和白飯。」袁州臨時更換了更相配的菜。

袁州認為更配水煮魚的,沒錯就是白飯。

「好的。」曹知蜀愣了下,沒想到這麼簡單,要知道之前蜀樓可是準備了又準備,但客隨主便,是以曹知蜀還是認真的應下了。

「這袁州,還真是敷衍,以為交流會隨隨便便就可以?」小趙心中先是這樣想,然後想到了另外一件事:「也是,這種規格的小店,也不會準備太多材料,否則賣不完食材就不新鮮了。」

小趙覺得袁州小店如此出名,至少在食材上應該是新鮮的,也確實不怪小趙驕傲,蜀樓的食材庫可不是一般的大。

從每日最新鮮的蔬菜、肉類到鮮活的河鮮海鮮,以及高端的燕鮑翅參無一不齊備著,就等著他們這些廚師盡情的取用。

小趙想的這些袁州自然是不知道的,他正在認真的和系統算賬,改變了菜材料的價錢自然也改變了,是以必須把剛剛收的錢多餘的吐出來。

袁州是沒有什麼想法,不過坐下的曹知蜀環視店內的時候突然發現了一個讓他意外的人。

「程主廚,你怎麼在這。」曹知蜀皺起眉頭,出聲問道,雖說稱呼還是主廚,但硬邦邦的聲音就能夠聽到,兩人關係很差。

曹知蜀一出聲,小趙也下意識轉頭看去,不再挑刺般的看袁州做菜的姿勢。

「關你什麼事。」程技師連頭都不願意回,直接不耐煩的說道。

「你也來邀請袁主廚?實在抱歉這次被我佔了先機。」曹知蜀看了看程技師的認真盯著廚房,又看了看在廚房忙碌的袁州,做出了最合理的猜測。

聽到曹知蜀這麼說,反應最大的不是程技師,而是小趙。

小趙的內心非常不甘,不過是一個打雜的,怎麼就能和自己的師傅比肩,現在還有各種名廚來邀請。

是的,小趙還真認識程技師,畢竟程技師本身是大廚不說,微博上還掛著他在國外的評價,能不認識嗎。

「等會做了菜,才有你好看的。」小趙心裡發狠。

「呵呵。」倒是程技師因為是在袁州店裡,他全程壓著脾氣,懶得和曹知蜀說話。

「看來你在袁主廚面前還是表現的很有禮貌,就是不知道能保持多久。」曹知蜀調侃。

「比你久。」程技師說這話的時候終於回過身,一臉認真的說,要知道他已經保持快大半年了。

這次輪到曹知蜀冷哼一聲,不理會程技師了。

說起來這兩人一見面就懟起來肯定是認識的,並且還很相熟。

事情倒是簡單,兩人參加一個廚藝交流就認識了,因為一些廚藝上的事情有了分歧,曹知蜀認為美食應該承載這一部分的歷史,歷史河流中美食是極大的一個分支。

但程技師的看法很簡單,美食就是美食,說破大天也只是食物,必須要太多瑣碎的東西。這簡直是世界觀的對立,曹知蜀沒法說服程技師,而程技師也沒法說服曹知蜀,兩人就這麼僵持了下來。

發展到後來就是程技師覺得曹知蜀的禮節禮儀都是做樣子,而曹知蜀則覺得脾氣暴躁的程技師粗魯不堪。

互看不順眼自然就會一見面就懟起來。

「咦,沒想到程技師和這個人居然不對付。」萌萌眨著大眼睛,小心的左看看右看看,神情有些八卦。

還好她很清楚,袁州能讓她留下就很不錯的,自然不會在這個時候出聲八卦。

店裡一時之間沉默了下來,只剩下袁州嚓嚓嚓做菜的聲音。

「師傅喝茶。」小趙這時候發現袁州並沒有給他們上茶,就掏出了他準備好的茶水遞給曹知蜀。

小趙遞這茶的意思很明顯,這是在說袁州不懂禮貌。

「嗯。」曹知蜀接過小趙的養生杯,他沒想到小趙心裡的小九九,倒是想起了別的事情。

「說起來你不認識我這徒弟,但我這徒弟以前可是跟著袁主廚學過的,算起來我和袁主廚還有些關係。」曹知蜀突然對著程技師道。

這說話的樣子明顯就是炫耀,我這裡有關係,你什麼都沒有。

只是曹知蜀不知這卻碰了程技師的雷區。

程技師聞言立刻回頭看過去,見小趙一臉驚訝,有帶著難以言喻羞憤的樣子,立刻嗤笑一聲開口。

「你說什麼?他在這裡學過,跟袁老師學過?」程技師直接諷刺回去:「完全不可能,他那有這個資格,你怕不是在做夢沒睡醒。」

「小趙你來和程主廚說說。」曹知蜀轉頭對著小趙,一臉鼓勵的說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