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八百六十七章 磨刀

第八百六十七章 磨刀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12-13 02:50  字數:2392

通常來說男的從來都講究一點,那就是男兒有淚不輕彈,並非怕別人看見,多數是過不了自己這關。凌宏更加是一個好面子的人,所以當他哭出來的時候烏海和袁州都呆住了。

他們都想到,凌宏回來可能會情緒不好,但沒想到會到這種程度,所以兩人都被嚇到了。

袁州不知所措,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了,而烏海則一溜煙的跑出袁州小店,來到排隊委員會修建的公共廁所,把隔間的門一關,把自己的長袖衫內外反過來穿在了身上,長袖反著穿很怪異,衣服都露在外面,不過烏海不在乎,反正他也不在乎什麼形象。

做完這一切,烏海才又到袁州小店,他這整套動作行雲流水,五分鐘不到就完成了。

凌宏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了,不知道為什會哭得這麼傷心,嚴格的說,除了他小時候親眼見到妹妹先天心臟病哭得如此傷心之外,就沒有再流過什麼眼淚。

今天為什麼會這樣,凌宏自己都不知道,是因為「你手好巧,做的手鏈真的很漂亮」這句話晚了八年的愧疚,還是因為看見與眾不同的那個姑娘,漂亮的雙眼中充斥著另一個男人,或者是後悔學生時代的所作所為,又或者是其他,又或者說都有。

凌宏也不怕丟臉了,到後面聲音就有點哭得沙啞了。

袁州在一旁,幾次想要張口安慰,但都找不到機會,所以只能把店門關上,讓人看不到。

「就讓他借著這機會哭一次,男的都想這樣哭一次,只不過絕大多數都沒機會。」烏海道。

「是沒機會。」袁州喃喃自語了一句,反問:「你也在絕大多數裡面?

烏海直接搖頭,道:「我不是,我不舒服想哭的時候,就自己在家裡哭,我不要臉的。」

袁州突然覺得不要臉似乎有些好處,當所有人都要臉面,有一個人不要臉面的時候,那個人將會獲得極大的自由。

接受了烏海的建議,沒有去打擾凌宏,最後凌宏就足足在袁州小店呆了一下午。當然,烏海也呆了一下午,什麼也不說,就坐在凌宏旁邊。

袁州則是到時間就開始準備食材,有時候有些事並不需要陪伴,只要在就行了。

晚上的時候,婉姐到了小店,看見凌宏帶著血絲的眼睛,明白了過來。也沒有多問,只是說了一句,晚上一起喝酒。

想得是挺好,然而到了晚上才發現,凌宏、婉姐、還有烏海三個人都沒有抽中,再加上熟悉的陳維、姜嫦曦這些人也沒來,所以今晚在袁州小店喝酒的食客,凌宏等人是認識,但不熟悉。

於似乎,在酒店關門之後,袁州就陪著,同烏海、婉姐、凌宏,四個人去方恆家酒館喝酒。

袁州也是難得放縱,陪著幾人喝了許久,等到大家都微醺後才散場。

喝了酒睡的很好的袁州一大早就起來了。

等到早餐時間一過袁州並沒有立刻出門雕刻,而是開始檢查起了廚房用具。

「說起來這刀應該再磨磨了。」袁州一把把的檢查著刀具。

系統提供的除了神跡菜刀不需要磨刀石以外,其他的刀具都是需要袁州自己磨的。

當然系統是提供了磨刀石的,並且一共有八塊磨刀石。

袁州開始一把把的把磨刀具的東西架在門口,看這架勢是準備磨刀了。

「說起來系統你知道民國那個磨三刀嗎?」袁州突然問道。

系統現字:「資料記載此人不管何種刀具只需磨三下即可磨刀成功。」

「對對對,就是他,你有沒有他的磨刀方法?」袁州點頭,然後自然的問道。

系統現字:「有。」

「有就好,我就知道系統你還是很有本事的。」袁州先是認真的誇獎了一番。

然後才緊接著開口:「那借我看看這磨三刀的技法如何。」

系統現字:「宿主並未完成任務,無法獲得。」

「任務?什麼任務可以獎勵?」袁州打蛇隨棍上,接著問道。

系統現字:「宿主許可權不夠,無法知曉。」

「那這是主線任務還是支線任務或者是隱藏任務?」袁州並不氣餒,繼續問道。

系統現字:「觸發即可知曉。」

「觸發?那也就是說是隱藏的。」袁州一下子就get到了系統的點。

只是系統並不回答,也沒有給出肯定的答案,直接不回話了。

「既然沒有磨三刀的本事還是認真的正常磨刀吧。」袁州對於系統經常性的消失已經習慣了,直接轉移了注意,然後準備磨刀了。

袁州在沒得到系統前,在那個三星級酒店學習的時候就已經會磨刀了,只是沒有這麼多磨刀石。

也可以這麼說,中餐的廚師基本都會磨那麼兩下子,只是廚藝越高後會磨刀的也就越少了。

畢竟學習廚藝的時候是需要學習磨刀的,而現在就不知道了。

坐在門前的椅子上,袁州想了想摸出了自己的手機,開始打電話。

電話不一會就接通了,只響了一下子就被人接起。

「袁師傅,下午好。」程技師渾厚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

「嗯,我下午磨刀。」袁州拿著手機說道。

「好,我馬上回來。」程技師興奮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

「帶著你的刀來。」袁州囑咐道。

「好的,我記住了,馬上就來。」程技師連連應下。

「嗯,掛了。」袁州說完就直接掛斷了電話。

而程技師則是等著袁州掛完電話,這才收起手機。

「嘿嘿,看來袁師傅是越來越把我當成徒弟了,太好了。」程技師興奮的揮了下拳頭,這才繼續開車,風馳電掣一般的回家拿刀去了。

是的,剛剛程技師正在開車,接電話的時候就找了個緊急停車帶停下才接的電話。

畢竟袁州是非常不喜歡不遵守交通規則的人,這點程技師是知道的。

是以,程技師早就慢慢變得非常遵守交通規則了。

程技師既然下定決心執弟子禮,自然會一切按照袁州的規矩來,這就是程技師的觀念。

這邊袁州是不知道這些的,但他打完電話後並沒有立刻開始磨刀,而是開始觀察每把刀的紋理、刀背以及刀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