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八百四十七章 嚴陣以待

第八百四十七章 嚴陣以待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12-02 08:43  字數:2689

烏海再怒又能怎麼樣?還敢跟袁州尥蹶子不成?

答案是不敢,是以袁州無所畏懼。扒、書』小『說『網』

「吃完再說。」見烏海又要開口,袁州立刻道。

這下烏海不說話了,接過筷子悶悶的開吃。

袁州自認為是個很體貼的人,哪怕是急著請教,也是等著吃完面才開口。

是以,袁州對面前這碗甜水麵很是認真的準備品嘗。

這甜水麵裝在紙碗里,袁州用筷子攪拌了一下,然後整個麵條都被染上了紅亮的紅油,麵條上還沾著花生的碎屑。

白生生的粗麵條配上紅油,再加上粗粗磨碎的花生碎,還有一股子的醬香味,這面看起來就很有食慾。

袁州直接夾起一筷子塞進嘴裡開吃。

「吧唧吧唧」這面嚼起來很是有嚼勁,勁道。

因為需要咀嚼的時間長了,紅油的味道在嘴裡就更加明顯了,辣辣的直衝喉嚨,但花生的香味也同時出來了,這樣單純的辣就變成了香辣,再加上醬油的醬香回甜口感很是豐富。

「咦,這面味道還不錯。」烏海疑惑的說道。

「嗯,面的粗細更均勻會更好吃。」袁州咽下嘴裡的面點頭,然後道。

一碗甜水麵量並不多,畢竟這甜水麵的定位本來就是小吃,用來墊墊肚子的,量自然不多。

對烏海來說那就是兩筷子的事情,而袁州就是認真的品嘗也不過多伸了兩下筷子。

吃完東西,也就該說正事了,袁州脊背挺的筆直,認真的坐著,而一旁的烏海則歪靠在弧形長桌上看著袁州。

「雲你怎麼畫。」袁州開口就很是直接。

「這還不簡單,想怎麼畫就怎麼畫,隨性一點,反正你再隨性也沒有雲的樣子隨性。」烏海隨口說道。

「隨性一點?」袁州語氣平鋪直敘,但烏海還是能聽出疑問來的。

「對說白了就是,想怎麼來就怎麼來,你還能要求雲長什麼樣子不成,你雕都線條雲太刻意,太刻意表現雲的飄逸,我否則的告訴你,雲肯定不知道自己飄逸。」烏海摸著小鬍子,一臉認真,雖然姿勢不認真。

袁州聞言若有所思。

「畫畫這個事情前面還是可以照本宣科的學習,但後面就是師傅領進門,後面的修行就全靠個人,當然天賦是不能少的。」烏海道。

袁州點頭,這點他很是同意。

現在的系統就好似一個廚神級別的師傅,不管任何菜色都能教導袁州,而如何融入自己的技藝,掌握這道菜,就全靠袁州自己的努力以及不斷的練習。

所以,哪怕系統有時候真的很坑,袁州對於系統還是抱著一種對師傅的感覺。

「雕刻我不懂,但畫畫不用從線條開始,雲又沒有線條。」烏海攤手。

「沒有線條,沒有框架。」袁州重複了一下,然後心裡一下子豁然開朗。

確實,雲什麼樣取決於風,哪裡就有什麼固定的線條了,這樣練習倒是走進了誤區。

「想多了些。」袁州面上露出笑容,心裡對於雕龍有了些普。

「行了,那我走了。」烏海其實是個很識趣的人,一看袁州的樣子就直接他明白了,也不多說,直接就走人了。

畢竟,這時候的袁州需要的是一個安靜的環境用來琢磨自己得到的靈感。

「謝謝。」袁州起身,看著烏海離開,這才坐下順手拿起一個蘿卜就開始嘗試起來。

這個時候袁州也不管這不是自己買來的蘿卜,而是系統提供的要錢的蘿卜了。

一試成雲,再試雲海,秘密武器,就這樣成了。

晚上袁州關店後,用一小塊冰,熟練技巧,袁州要坐等明天一鳴驚人。

翌日。

「爸我想畢業之後去滇省那邊工作,我在那邊有……」

「不行,滇省太遠了。」楊樹心直接打斷,連楊萬乘的話都沒聽完,一言堂的拒絕。

「哪裡遠,現在交通這麼發達,滇省和冰城坐飛機兩三個小時就到了,我星期六和星期天還可以回來。」楊萬乘連忙說。

「大學才畢業就像飛,你覺得你一個人在外省能飛多高?在外面沒人幫你。」楊樹心道。

楊萬乘連忙說:「我有個大學同學,在滇省創業,然後我們關係挺要好,然後我們理念也挺,所以……」

「行了,我還很忙,這件事就這樣。」楊樹心不想再聽楊萬乘講述了,因為他覺得已經把話說得夠明白了,掛斷電話。

還有一方面,楊樹心今天是真的很忙,今天就是與袁州合作,雕刻九龍圖的日子,反正昨天一晚上是激動得沒睡著。

而今天不但的沒有黑眼圈,一雙眼睛還炯炯有神,就和孫猴子剛出八卦爐差不多。

疲態什麼的沒有,容光煥發的臉色,再加上換了一身修身衣物,這整體造型就是一句話睡你麻痹起來嗨!

今天九龍圖都雕刻,楊樹心沒有請來什麼記者,或者是媒體工作者,甚至連好友都只請了兩個。

楊樹心要完成九龍圖是為了滿足感,和追求,但他現在的追求,已經不需要靠記者媒體了。

「小峰冰塊運到小店了沒有?」

雖然距離約定好的時間還有好幾個小時,但楊樹心已經摩拳擦掌,躍躍欲試來,安排這個安排那個,這個電話就是第三次詢助理冰塊的事情了。

其實這種心理也得很好理解的,就跟星期五下午最後一節課一樣,從上課開始就摩拳擦掌等下課鈴響。

「老師您要的冰塊我已經運到桃溪路附近了,而我們的車,也就停在了商場負一樓的停車場,只要到達老師您定下的事件,五分鐘之類,就能夠讓冰塊到店門口。」楊樹心的助理處理事情極有調理。

楊樹心滿意都點頭,之所以不停在桃溪路街口,的因為人流量和車流量,不能擋路,在這方面的禮數楊樹心還是做到了的。

「你見到袁師傅了嗎?他今天的狀態怎麼樣。」楊樹心又問。

「袁師傅的狀態和往常沒什麼變化。」

聽小峰這樣回答,楊樹心放心了,他不想自己一會的「隊友」狀態對九龍圖的雕刻產生不好的影響。同時也在心中感嘆,沒想到袁州年紀輕輕,比他還要穩些。

楊樹心掛斷了小峰的電話,然後又給他邀請來的兩個老夥伴打電話,只不過老夥伴都沒有接電話。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既然是楊樹心邀請的人,自然也得有些來歷的。其中一個顏老是收藏界的,收藏了不少好東西。而另外一位顧老,是非物質文化遺產陶窯的傳承認,從身份來說差距還挺大的。

顏老、顧老和楊樹心算是忘年交,關係還不錯,而楊樹心之所以會請著二老,是因為兩人雖不會冰雕,但總能從另外的角度,找出不一樣的東西。

今天顧老和顏老,就率先來到袁州小店……

天才1秒記住www.8shuw.com,的免費小說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