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八百四十四章 袁州的大招

第八百四十四章 袁州的大招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11-30 18:13  字數:2409

孫明掛電話的速度那是練過的,非常之快,快到袁州都還沒來得及開口。

「這傢伙,一個大男人一年要過幾次生日。」袁州瞪著手機,一臉費解又有些鬱悶,不過孫明的話袁州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協調,但又說不上來。

說來,就近段時間,袁州給了好幾個份子錢,有食客孩子考上大學啊,還有什麼的前女友結婚都會給袁州發一個請帖。

無力吐槽,這其實沒什麼,鳥活久了,什麼林子都見過。換句話說食客這樣,證明他在食客心中還是被人愛戴的,但關鍵的問題是,袁州不能為了吃酒就不開店。

所以光隨份子錢,沒得吃,人生最悲劇的事情莫過於此。袁州表示他心裡苦,但他並不說,都從「摳門圓規獸」進化成「行走的紅包獸」了。

幸好沒有人在他店裡點全魚宴,並且還邀請他,那感覺才是真的酸爽。

還好,袁州並不是一個糾結的人,放下思緒,繼續準備雕刻的材料。

準備好冰塊以及接冰塊碎屑的木盆後,袁州拿起菜刀開始了冰雕的練習,自然的,這時候又有人圍過來看熱鬧了。

畢竟,冰雕比較大,看起來更加震撼一些。其中一個熊孩子就激動的拿著手機,小臉紅彤彤,上次他拍攝這個視頻發到網站,就得到了好幾百塊的打賞,然後用著幾百塊批發了一批辣條,賣給班上的小夥伴。

如果沒錢又想吃零食,就可以代寫作業,壟斷年級代寫,熊孩子掙了不少錢。

古龍說行走江湖三種人不能惹,老人、女人和孩子。大概意思就是如此,千萬不能小覷熊孩子的經商頭腦。

就是這個時候,有人推著一個小推車,進了小街,上面寫著甜水麵三個字。

這人邊走,邊叫賣。

「甜水麵,南城一絕甜水麵。」這人穿著一個灰色的毛衣,短髮,一手推車,一手拿著手機。

看看手機又看看人群,然後時不時的叫賣一聲。

不一會就來到了袁州酒館的邊上,看了看這裡是塊空地,人也少,就停了下來,拿出一個小馬扎,直接坐在邊上擺起了攤子。

注意到袁州那裡圍著的人群,還伸長脖子看過去,很是認真的樣子。

而被圍觀的袁州則是認認真真的雕刻著那個雙龍戲珠的圖,也就是上次沒雕刻的完的那副圖。

所有的手藝都唯有熟能生巧,沒有捷徑。

龍有盤龍、卧龍、升龍、浮龍、翱龍五種,是龍的基礎五形,其餘形態多是從五種衍變改良。

袁州瞭然於胸,雙龍爭珠的龍從古至今都是翱龍,即使細節不同,也變化不大。

但是袁州雕刻完雙龍戲珠後,又雕刻了一些奇怪的曲線,這就讓許多圍觀群眾看不懂了。

要知道,除了雙龍戲珠的冰塊,這次袁州還搬來其他的冰塊,並排擺在一起。

一開始食客和圍觀的小夥伴,還以為都會雕上冰龍,但現實是,袁州就在冰塊上雕了一條條曲線,單獨看是挺優美的,但合在一起看,彎彎扭扭不成圖案,完全不知所云,和龍一點不相干。

因為雕刻者是袁州,而袁州技藝有目共睹,是以才安靜而疑惑的看著,想瞧瞧今天袁州玩什麼花樣。

要是其他人,早就吵吵嚷嚷了。

一個冰雕上全是彎曲花紋,第二個也是,第三個也是,直到五個,冰塊都全部雕刻完了,袁州看著自己的「傑作」,不滿意的皺眉,嘆了一口氣,把冰渣和盆收拾乾淨,回店了。

只剩下很懵逼的圍觀群眾和食客,無論橫看豎看都看不出雕的是什麼。

「剛才袁老闆雕的是什麼?難道是長城的基礎線?」一個有繪畫底子的猜想。

「我覺得你想多了,這個明顯是起伏的山巒線條。」一個食客推翻了這個猜想。

「行了行了,根據我對袁老闆的了解,他就是雕的曲線,沒有你們想得這麼複雜。」凌宏翻了個白眼。

有道理,袁老闆一般都是那種大巧不工,沒有想像中那麼複雜。

那麼新的問題又來了,有繪畫底子的食客詢問:「袁老闆雕線條幹什麼?」

你說如果不會,把雕刻線條作為基本功還沒有問題,但袁州還用練基本功?

是以這一問,倒是把凌宏問住了。

袁州不喜歡輸,準確來說誰都不喜歡輸,因此袁州暗戳戳的準備了一個秘密武器。

俗話說臨陣磨槍,不快也光,想要在短時間掌握還是挺難的,但也總比什麼都不做的好。

晚餐時間結束後,袁州抱著幾塊冰在店外,還是和下午一樣,曲線一條條的從他的手下出現。

好奇心爆棚的食客,各種腦洞迭出,但還沒人能看出,袁州那飄忽的曲線到底是什麼。

第二天早飯結束。

「你們在這裡幹什麼,這才九點,你們圍在這裡想幹什麼。」

或許是因為之前畫了太多畫,採風回來之後,就沒什麼畫畫的心情烏海下樓轉悠,看見袁州小店的情況就忍不住心慌。

要知道,一直以來,烏海就仗著離袁州小店近,每天起來得又早,那是無往不利,幾乎每頓都能前幾個吃到。

但現在才九點一刻,店門口就圍了一堆人,這是要把他往絕路上逼啊!

「你們真的是餓死鬼投胎,這麼早就來排隊,有沒有點仁義道德禮義廉恥?」烏海大步往前走,一邊走還一邊吵吵。

「別吵,我們是猜袁老闆雕的是什麼。」有食客止住了烏海。

烏海聞言那就放心了,只要不是搶位置的就好,他擠到前面,瞄了一眼,就準備離開。

「小鬍子你不是畫畫的嗎?你能不能看出袁老闆雕的是什麼。」

「你問烏不要臉那是什麼吃的他可能知道,但這個是我們這麼多人都看不出來,烏不要臉怎麼可能有知道。」

如此拙劣的激將法,也只有烏海會中招。

烏海聞言停下了腳步,直接道:「袁老闆雕的是雲,天上的雲朵,這麼簡單,誰看不出來。」

雲朵?

諸多食客看著冰塊上的曲線,哪有一丁點雲朵的意思?

不少食客是從昨天就開始看了,還真沒看出一點袁州雕的是雲朵。

「烏不要臉不知道別瞎說誤導我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