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八百四十二章 有難度的事

第八百四十二章 有難度的事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11-29 21:20  字數:2476

九龍圖?袁州皺眉,先前學習冰雕自然是對九龍圖有過了解,自民國之後,真正完成九龍圖的冰雕大師,留名者不到一掌之數。

袁州沉默後回答:「楊師傅雖說我冰雕已經有些時間了,但要完成九龍圖還是有些勉強。」

的確是有些時間了,都兩三個月了。楊樹心是不了解這個時間點,所以聞言語氣很是正常的接話。

「不單是袁師傅你沒有把握,我也沒有把握,所以才發出邀請。」楊樹心接著道:「希望在雕刻的時候,我們能夠互相印證。」

有道理,相互印證,的確有可能突破自身的瓶頸。

隨著四五十年代那一批老師傅不能再動手,不止是冰雕,許多手藝都進入了青黃不接的時代。

有時候你不能單純的只責怪現代人浮躁,因為時代進步帶給人的除了便利,還有敷衍。

最終,思考再三後袁州答應了,他也想知道,他能不能完成這個挑戰。

袁州並不熱衷於比賽,但他在廚藝上是喜歡盡全力的。

全程周世傑都沒有插話,雖說他一直謹防袁州被挖牆角,但在這種商量事情的時候,周世傑還不會輕重不分。

一拍即合,不過在雕刻的地方有了異議。

九龍圖的原材料,自然不是隨隨便便一塊冰就可以的,楊樹心對冰塊要求還挺高的。

蓉城並沒有能夠達到他要求的冰塊,冰城有,是以楊樹心是邀請袁州去冰城。

但袁州強調他不會因為冰雕關店請假,最終楊樹心還是拗不過袁州,將地點選在了蓉城,雕刻需要的冰塊,到時候直接從冰城運過來。

「你自己先回酒店,我還有事情和小袁說。」周世傑對著楊樹心揮手,示意快走。

在楊樹心和袁州商量完之後,周世傑好像趕蒼蠅一樣,催促其快走。

完成了這一趟的目的,楊樹心表示自己心情正好不和周世傑一般見識,跟袁州道了一聲別之後,就離開了。

「小袁,你對孔府宴感興趣嗎?」周世傑道:「過兩天在京城,孔禮大師將會做一宴。」

孔府宴的名字讓袁州興趣大增,因為其名望還在滿漢全席之上,乃是四大國宴之一。

說起來,最被人所知的滿漢全席,在四大國宴中只是墊底的存在。

「京城,太遠了,我店裡走不開。」袁州想了想道「如果可以周會長能不能給我錄個視頻。」

袁州不傻,他知曉,孔府宴是不可能有記者拍攝直播什麼的,所以只能拜託周世傑。

之前生病請假兩天,再請假不好,是以袁州想了這樣一個折中的辦法。

周世傑也沒多勸,點頭答應,如果可以就拍。畢竟雖說在地位上周世傑還在孔禮之上,但這不是地位問題,而是禮數問題。

「最近廚藝進步如何?」正事說完,周世傑進入閑聊模式。

「近段時間在對川菜中的面點下功夫。」袁州回答。

周世傑點頭,他是知道最近袁州小店餐單上,多了川菜面點,這樣也是周世傑不擔心袁州被楊樹心挖走的原因。

對於廚藝,袁州還在摸索,還在進步。

袁州也有一件事情想要請周世傑幫忙,他道:「周會長,你認識的人多,九龍圖冰雕的材料,能不能麻煩你想想辦法。」

這下子把周世傑弄迷糊了,雖說剛才袁州和楊樹心的交談周世傑沒有插嘴,但也是聽清楚了的,冰塊不是楊樹心從冰城運過來嗎?

「楊師傅是冰雕大師,可以從冰城運過來,但是我卻不認識冰城的人,拿不到合適雕刻九龍圖的冰塊,所以想請周會長您幫忙。」

周世傑感覺自己是不是不懂中文,有點跟不上節奏,睜著那一雙並不大的眼睛,看著袁州。

「在冰雕技藝上,我肯定不及楊師傅經驗豐富,所以兩天後的九龍圖大戰,我不想在原材料上還輸一籌。」袁州言辭肯定。

九龍圖之戰……周世傑感覺袁州似乎弄錯了什麼,他想了想用比較委婉的語氣道:「老楊是邀請小袁你一起完成九龍圖。」

「我知道,聽說無論是北派還是南派的冰雕技藝都有很大一部分失傳了,所以千禧年後能獨自一人完成的近乎沒有。」袁州道:「想要突破自己,就需要壓力,我很佩服楊師傅,對於尋求突破的心。」

的確如果兩個人,互相的對抗,在兩人實力都強大的情況下,是有非常大的可能性超越自己。

「我也希望我的冰雕技藝,在這次冰雕對壘中有一個進步。」袁州道,不說擺盤還有冰盤,冰雕對於廚藝還是有很大幫助的。

還有一個原因,袁州是沒有說,能讓冰雕大師找來,這不側面說明,他也很厲害?是以袁州內心還是非常嘚瑟的,當然臉上是毫無波動的。

得,周世傑知道袁州是徹底誤會了,在心裡想了想,還是決定不說清楚,並且答應了袁州的請求。

兩天後,那就真的有意思了,周世傑這老頭學生時代絕對是那種生怕事情鬧不大的主。

又寒暄了幾句之後,周世傑離開。

袁州收拾完準備回到二樓,腳步還沒有踏上樓梯,就聽到外面有人叫他,袁老闆袁老闆的叫得挺急。

也辛虧系統還沒有判定休息開始隔音,否則聲音再大也沒用。

這大晚上除了烏海那二貨,還有誰會找他。

很明顯這急促的男聲並非烏海,袁州上了二樓卧室,從窗戶處探出腦袋,發現是一個挺陌生的中等身材男子。

然後正當,袁州準備回話詢問的時候,小店斜對面的一個名為老麻抄手的鋪子拉開了捲簾門,出來了一個小伙紙。

中等身材男子和小伙紙對話,袁州明白了一件,這小伙紙就叫袁樂半,一叫快,就聽成袁老闆了。

「怎麼又換老闆了?」袁州嘀咕。

在過年前,那斜對是做小面的,然後年後就變成了某某鴨脖,再然後現在又換老闆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風水問題,因為袁州小店拉來的人氣,其他店鋪都好好的,甚至於就連李立也是賺的盆滿缽滿的,但就只有斜對面的小店,都換三個老闆了。

袁州認真想了想,無論其他店鋪怎麼換,廚神小店是一直存在的。

緊接著,袁州就開始練習構圖,九龍圖不光是雕工,對於構圖也是非常大的一個考驗。

畢竟不是並排九條龍,而是每條龍都要有獨立的姿態,袁州認真的為兩天後做準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