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八百一十四章 手套

第八百一十四章 手套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11-15 23:02  字數:2593

「今天天氣不錯。」袁州結束午餐營業時間後就搬出板凳準備雕刻冰雕。

一向有些陰陰的蓉城,今天卻有了陽光,照在身上暖暖的,也不刺眼,溫度正好。

「這個太陽雕冰倒是不錯。」袁州臉上的表情柔和了些,順便看了看街上圍觀的人群。

是的,最近圍觀的人比往常多了些,因為最近袁州突然換了雕刻材料,還因著上次那個雙龍戲珠,大家這是等著完成那另外一頭龍呢。

「不知道今天袁老闆會不會雕完那個龍。」

「我早就髮網上了,下面一堆求下面內容的。」

「可不是,我也發了,一下子還漲了好幾百關注。」

「就是,袁老闆在網上早就很紅了,不光因為冰雕。」

說這些話的是常來袁州小店吃飯的,還有邊上開店的小商販,這些人沒事就喜歡來看看袁州雕刻。

畢竟袁州雕刻的時候是非常賞心悅目的。

就在一眾人小聲的討論圍觀盡量不打擾袁州的時候,突然有個女孩從後面擠了上來。

女孩很年輕,頭髮一絲不苟的盤著露出光潔的額頭,長相一般卻帶著一種讓人親近的感覺,穿著一件白色長袖,外搭一件灰色外套,下面是簡單的黑色褲子,一雙白色的小皮鞋,手上拿著一個大盒子。

整個人看起來自然又清爽,直直的就往袁州坐著的地方去了。

「咦,這人是誰?」人擠過去了,才有人反應過來說道。

圍觀的人面面相覷了一下,就看那女孩已經和袁州說上話了。

只是圍觀的人離得並不近,聽不太清楚,這也是一開始他們能討論的原因。

畢竟這個距離他們小聲說話袁州應該是聽不見的,現在卻是聽不到八卦了。

圍觀群眾的想法女孩並不在意,看了看袁州沒有招牌的門頭,又看了看袁州本人,這才開口:「請問你是袁老闆嗎?」

袁州看了看女孩,然後認真的回想了一下,確實不認識,這才回答:「我是。」

「是這樣的,有人托我把這個東西給你帶來。」見袁州點頭,女孩立刻拿起手上的盒子,遞了過去。

只是女孩遞盒子的時候顯得很是認真,臉上帶著的淡淡微笑都沒了,表情綳著,雙手遞到袁州面前。

「謝謝,麻煩你跑一趟。」袁州起身,雙手接過盒子,然後道。

「不客氣。」女孩搖頭。

盒子是一個灰色的,看起來很有質感的盒子,上面有著暗紋,大小差不多像十七寸筆記本電腦的寬度,倒是比較厚,得有二十五厘米高了,只是並不重,有些輕飄飄的。

「那我可以看看嗎?」袁州臉上帶著疑問的說道。

「可以,當然可以看。」女孩點頭:「就是交給袁老闆你的。」

「嘩嘩」盒子並不難拆,袁州拆開一個黑色的緞帶,就直接揭開了盒蓋。

「這是?」袁州臉上的疑惑驚訝更加明顯了。

因為盒子里的是一雙手套,應該說是一雙眼熟的舊的拳擊手套。

這雙拳擊手套是黑紅白三色組成,不過紅色的只有下面手腕的部分,而白色的則是手套上是一個英文的Reyes,應該是這個手套的牌子。

手套的拳峰位置已經有了明顯的磨損痕迹,而大拇指的位置也磨損的很厲害,黑色的麵皮都泛出了折舊的白色。

但就是這樣一雙這麼舊磨損很厲害的拳擊手套,卻打理的非常乾淨,看得出手套的主人很愛護它。

「這是一個叫宋安的男人讓我轉交給袁老闆你的。」女孩低低的說道。

「交給我?」袁州本有些愣神,宋安這個名字,並不熟悉,相反有點陌生。

但一聽這話後,袁州感覺有些不舒服,立刻抬頭眼神快速的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女孩,像是得到什麼信息似得又低下了頭。

「他是個打拳的。」女孩點頭補充了一句。

「打拳的。」袁州有些愣神的重複了一下這個詞。

記憶聯通起來了,這個拳擊手套和人,那個常常一臉傷的拳擊手,只是他並沒有說過自己的名字。

「是的,他說他想把東西放在店裡,他說這個店裡很多有意思的客人。」女孩點頭,然後道:「他說他很感謝有這樣一個店存在。」

「哦,好,我幫他保管,等他有空了自己來拿。」袁州觸碰手套的時候心一顫,猛然抬頭然後乾脆的說。

「可是他……」女孩聞言以為是自己沒有說明白,想起被囑咐的事情,連忙開口準備說清楚。

只是話才開始就被袁州打斷了:「行了,我知道了,麻煩你跑這一趟,東西我一定會好好保存。」

雖說袁州臉上還是沒什麼變化,但這卻是他第一次粗暴的打斷一個女孩子的話,並且語調提高。

低頭看了一眼,安靜的躺在盒子里的手套,只見袁州臉上一貫淡然的表情都綳不住了,抬頭嘭一聲的用力蓋上盒子,做完才看著女孩。

「哦好的,那我先走了。」女孩被打斷後先是一愣,接著看到袁州低頭,好像明白了語氣也變得有些傷感,沒再繼續自己的話,點了點頭,開口道別。

「感謝你送來,下次請你喝水,再見。」袁州點頭,然後等到女孩轉身,他也跟著轉身回了店裡。

袁州抱著盒子,在原地好像樁子一樣,立了數秒,先把它放到了一旁的花架上,擺放整齊,但下一刻又覺得不合適,又換了幾個地方。

最終也沒有找到合適的地方,只好暫時放在餐桌上,轉身之間拉上了大門。

店門阻隔了所有陽光,站在瞬間變黑的小店,袁州沒有習慣性的開燈,而是站了大約十秒,這才轉身抱著盒子上樓了。

「踏踏踏」店裡一如既往的安靜,只剩下袁州踩踏樓梯的腳步聲。

不一會袁州就上了二樓,來到了自己的房間,把手上的盒子放到了書桌上。

袁州就坐在書桌前,雙眼放空,好似在發獃,沒人知道這一刻袁州在想什麼。

倒是被外面圍觀的人群,不知道袁州一系列做法是為什麼。

「喵喵喵?這是怎麼了?」、「袁老闆怎麼進去了,還關店了?」、「那個女孩和袁老闆說什麼了?」、「我不關心這個,我就想知道袁老闆怎麼了?好像表情不太對啊。」

畢竟袁州從來也沒有這樣過,剛才一系列的動作,好像是不知所措。

如果孫明在,或許能認出,袁州這種不知所措,與多年前得知父母死亡後,動作有些類似。

袁州安靜的坐在自己房間的書桌前……

APPapp

≥↖扒≥↖書≥↖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