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八百一十二章 推薦一個人

第八百一十二章 推薦一個人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11-15 05:16  字數:2383

面對一個ip地址在冰城,ID叫想戒書的網友,川省這邊的人,表示很有意思,特別是去過袁州小店的食客。

紛紛開展了自己段子手的天賦:「你連視頻裡面的冰雕大師是誰都不知道?這位冰雕大師,是大師中廚藝最好的,而廚師中最摳的。」

還有人說:「不認識最好,不認識最好,看來袁老闆還沒有禍害到你的城市。」

不像上次的網紅菜,這次是視頻紅了,袁州冰雕的本事也紅了,但店裡並沒有被提及。

想想也是,網紅菜,人家好歹也會問,這個菜上什麼地方去吃,現在冰雕牛,難道別人會問,這個冰上什麼地方去吃?

肯定不會,吃冰的人,畢竟還是沒有吃土的人多,只不過這段視頻,出名之後,被兩個人看到了,這就有意思了。

其中一個,就是上次來拍宣傳片的導演大海,視線轉到他那去,映入眼帘的就是那張深不可測的臉。

此時大海正在休息,近段時間的工作差不多了,所以能休息會了。然他習慣性的刷刷微博,就看到他關注的一個自媒體人,轉發了一個視頻「不要998,只要點一點,讓你感受什麼是菜刀」。

首先來說,這個視頻標題名字是比較迷的,看名字是看不出這個視頻到底是什麼內容。

莫不是什麼做菜的視頻?因為最近都在拍攝面點的宣傳片,所以對於廚藝什麼的,大海還是有些興趣,所以點進去看看。

然後就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

「原來是袁老闆。」大海盯著視頻,臉上表情有些咬牙切齒的感覺。

一看到這張熟悉的臉,他就想起了,那晚的痛苦感受,以及被折磨的胃。

專心的把冰雕視頻看完,大海也不得不承認,這雕工真六。

「從之前面點就能夠看出來,袁老闆真的是有本事的,而這個世界上對有本事的人,太寬容了。」

大海不僅發出這個的感嘆,心裡還嘀咕:「我終於能夠感受到網友們的那個評價了。」

食客a:如果不是因為,袁老闆做東西好吃,早就被打死了。

食客b:你這話就說得偏頗了,說得好像只會被打死一樣。

食客c:你們兩個真的是真愛了,竟然只想打死。

看完視頻,大海果斷撥通了後期製作那邊的電話,接電話的是一個後期製作的副總管。

「記住我說的,一定一定不要剪掉。」

「把袁老闆吃東西的片段,也一定要放上去。」

「沒有錯了,這樣更有宣傳效果。」

再次囑咐完,大海掛掉電話,所謂獨樂樂不如眾樂樂,一個人被荼毒,不如一起被荼毒。

怎麼能夠就他們一組人,留著口水看袁老闆吃東西。

必須要,把袁老闆製作蒸涼麵的畫面做得很好,然後接著的就是袁老闆自己把東西吃了。

有一點,是劇組都同意的,因為廚藝的關係,看袁老闆做的東西是真的很有胃口的。

可以想像,看完這個宣傳視頻的觀眾是什麼反應。

「哈哈哈哈……」想到這裡大海不禁發出銀陰鈴dang般的笑聲,想想觀眾們被宣傳視頻毒害的畫面,大海就不禁開心。

所以說,大海在圈子裡混了那麼久,不出名還是有道理的……

另一位,就比較厲害了,叫做楊樹心,年紀四十多,這個年紀除非是工作需求,或者是其他,否則肯定不會刷微博玩。

反正楊樹心是不玩的,樹心上他給自己取的號,以這個名字警醒自己,一定要樹心,從性格而言,楊樹心是比較古板嚴苛的。

袁州冰雕的這個視頻,是楊樹心的兒子推薦給他看的,具體情況是這樣——

楊樹心接到了正在讀大學的兒子,楊萬乘的電話:「爸爸,你之前不是想找個人跟你合作九龍圖嗎?我有一個好推薦。」

「你能認識什麼大師。」楊樹心皺眉,一點也不客氣。

「去看看,我覺得去看看也沒壞處。」楊萬乘噎住了,但還得堅持的把話說完了。

楊樹心是國內比較知名的冰雕大師,還在國際冰雕大賽上,獲得過獎項。在今年楊樹心給自己定下了一個新的目標,完成冰雕九龍圖。

先前說過,冰雕中的龍是最難的,而九龍圖,要雕刻九條栩栩如生,形態各不相同的龍,這一聽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反正楊樹心一個人是絕不可能完成,按理來說,作為國內冰雕界的大佬,物以類聚來說,認識的人肯定也是大師,所以要湊齊幾個人,分工合作,也能行。

但這樣,九龍圖的意境就毀了,最好是兩個人,但楊樹心找遍了認識的全部老夥伴,都沒人願意接下這活,太難了。

自己在讀大學的兒子,莫說沒有學冰雕,就算學了,還沒入社會,能認識什麼人,是以楊樹心就是這個態度,當然在電話里語氣硬邦邦的,也和性格有關,典型的嚴父家長思維。

「不是我認識的,是有網友拍攝的一個冰雕大佬,很厲害,好像雕刻的雙龍爭珠。」楊萬乘詳細的說道。

「哦?雙龍爭珠。」楊樹心有點興趣,然後詢問:「網上視頻怎麼看,還有用的是幾厘米的雕刀。」

「不是雕刀,網上視頻用的是菜刀,然後只要上網搜《民間冰雕大師雕雙龍》就可以看到了。」楊萬乘道。

「菜刀?簡直亂來。」楊樹心皺眉心中興趣大跌,用菜刀只有兩種可能,要麼是太外行,要麼是高手,先入為主的情況,楊樹心就認為的前者。

「行了,有時間我去看看。」楊樹心話鋒一轉:「在學校就干在學校應該乾的事情,不要掛科太多,拿不到畢業證。」

一聽轉到了自己學習上,楊萬乘就只有嗯嗯哦哦的敷衍,寒暄了幾句……準確來說被教訓了幾句,才掛斷電話。

楊樹心沒把楊萬乘的推薦放在心上,在工作上再次的練習了一遍冰雕,這次的嘗試再次失敗,一人之力,九龍圖是根本難以雕刻的。

隨之,楊樹心有打電話給自己老夥伴,又說了一通,沒什麼改變。

「要不然就三個人雕刻九龍圖?」楊樹心沉吟,準備降低要求。

……

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