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七百九十八章 翻面

第七百九十八章 翻面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11-04 07:31  字數:2600

「我覺得袁老闆做不出蒸涼麵。」方恆語氣篤定的說道。

一句話,再次吸引了食客的視線,要知道方恆說話的時候很認真,眉頭微微皺起,臉上很是肯定。

「不相信袁老闆的廚藝?你第一天來袁州小店吃東西?」姜嫦曦連續兩個疑問甩出來。

「你怕不是傻了?」陳維也是一臉嫌棄。

「在廚藝方面,袁老闆什麼時候失敗過?」

就連一旁的導演大海都忍不住偏頭看了看方恆,心裡疑惑「就是他們這些沒來過的都知道袁州廚藝的厲害,完全不懷疑能不能成功的事情,這些食客怎麼還懷疑上了?」

抱著這樣的疑惑,和對於事情的敏感度,大海對著邱邱做了個手勢,讓把鏡頭對準方恆那邊。

被這麼多人注意,關鍵是被鏡頭對準,方恆有些緊張,但還是認真的說道:「不是,袁老闆的手藝自然是厲害的,但我是廣元人,就沒吃過外地能做出廣元本地味道的涼麵。」

或許因為緊張,說話語序比較奇怪,但口吻的認真,不像作偽,還真是有人懷疑,難不成蒸涼麵真的有什麼難點,完不成?導演大海心裡想。

拍攝的人疑惑,但其他的酒客卻依舊力挺袁老闆,陳維是一副無論你怎麼說,你就是制杖的表情。

而姜嫦曦則直接開口:「但那是其他人,又不是袁老闆。」話語平鋪直敘,但理所應當。

「不不不,我一點也不懷疑袁老闆的手藝,可能我話沒有說清楚,我的意思是南柑北枳,這個意思,聽說其他地方做不出來是因為水質和其他土質的原因。」方恆搖頭,認真的解釋。

隨著這樣說,眾人聽懂了。

方恆還補充了一句:「除非袁老闆從廣元挑來一擔廣元的水,還有其他材料。」

「這有什麼難的,我覺得這不算什麼,要知道袁老闆這裡的食材,那是天南海北的都有。」姜嫦曦嗤笑一聲,道。

「但,我聽說那水不能放久,越久就越做不出那個味道,不是我說得邪乎,真是這樣,雖然我不知道具體的科學依據,但那個米我記得要泡一天的。」方恆好歹是個釀酒的,對於水還是比較了解的。

比如釀酒就非常講究水,出名的滄酒就需要南川樓前的水來釀製,而其餘隨著酒品種的不同,而需要的水也是不同的。

在方恆想來,這做菜恐怕也是這樣的。

「我覺得你想多了,你好好想想上次那個烏飯,咱們這裡還不長那玩意,但袁老闆不是照樣做出來了。」姜嫦曦道。

姜嫦曦說的是上次米百做需要的其中一種草,蓉城明明不長這個草,而且這草還需要新鮮的,但袁州就是做出來了。

「可不是,這人可是常常找稀奇古怪的東西來為難袁老闆,但就是沒成功過。」陳維立刻附喝。

「不一樣的,你們看著就知道了。」方恆對於廚藝確實不精通,一下不知道怎麼說,但心裡還是不信的。

就好像現在,蓉城已經有飯店從廣元運水做蒸涼麵,味道是好些,但和正宗廣元做的還是有差距,關於這點方恆是能夠肯定的。

當然或許還有其他原因,導致味道不同,但方恆又不做飯,只是食客,所以也道不出一個所以然。

反正難度,是百分之百的。

倒是一旁的導演見幾人說的差不多,又立刻把鏡頭轉回去對著袁州了。

「回去。」大海指揮了副導演一聲。

而這下,大家也看著袁州開始做起來蒸涼麵。

說起這個蒸涼麵其實是個很簡單的小吃,就是把磨好的米漿上鍋蒸熟,然後切絲涼拌就好。

但這涼麵可熱吃也可冷吃,熱吃就切寬,冷吃就切絲,適合一年四季吃,現下天氣還有些涼,袁州自然是準備熱吃的。

而川省的小吃其實是以麻辣、椒麻、魚香為主的,而袁州今天做的就是麻辣口感的蒸涼麵。

是以,在蒸涼麵的同時,袁州開始製作油潑辣子,用來一會澆在涼麵上頭。

「颯」袁州把一把干辣椒直接扔進一個無油無水的炒鍋里,開始用小火焙。

因為辣椒嬌嫩,需要不斷的翻炒,是以店裡一時之間只聽見越來越脆的辣椒和鍋子發出「颯颯」的聲響。

當然還有隨之而出的一陣陣的辛辣的香味。

「好香,好辣。」一旁的人忍不住心裡暗道。

但這香辣的味道卻一點不沖鼻子,反而勾的人有些流口水。

「我都想就著這味道來上一杯酒,那肯定滋味不錯。」時時刻刻想著喝酒的陳維,忍不住說道。

「可惜你就剩一杯了。」姜嫦曦殘酷的說道。

「呵呵。」陳維表示友盡,不想理人。

作為廣元人的方恆不說話,蒸涼麵和稀飯搭配才是絕配。

「這袁老闆還真奇怪,也沒看到油煙機,問道這辣椒的味道卻不嗆人,反而還香的厲害。」一旁本想捂住鼻子的大海放下手上的口罩,心裡好奇。

而袁州則是不管這些人的想法,認真的做著自己的事情。

「颯颯」辣椒再次翻轉幾下,幾乎每一個辣椒都透亮略微變黃後,袁州才把它們倒出來。

而袁州沒馬上研磨辣椒,而是開始拿下一層層冒著熱氣的籠屜。

是的,剛剛袁州炒辣椒前,就已經把研磨好的米漿上籠了,炒完辣椒再拉下籠屜,看起來時間剛剛好。

這整張的米皮自然是需要切的,而且需要晾涼了再切,這不袁州開始給每一個米皮翻面,防止米皮的其中一面發硬,造成兩面口感的不均勻。

米皮薄薄的一層,晶瑩透亮的鋪在方形的籠屜里,因為薄能完全的看到米皮下面墊著的一張材質不同,略帶微黃的油紙。

「這麼薄怎麼翻面。」大海心道。

就在導演大海和其他人這麼想的時候,袁州已經拿起一雙棕色的筷子,也不見他怎麼動作,手腕略微一挑,那看起來既薄又黏的米皮,已經乖乖的翻了一面,重新躺好在籠屜里。

看那個樣子,就好似根本沒翻面似得,主要袁州翻面太輕巧有快速,一時之間讓人覺得剛剛那米皮動了是錯覺。

根本沒難度。

「這就完了?」說好的很難呢?

「卧槽,那東西不是很黏的嗎?這麼快就翻面了?」一旁的錄音師阿肯忍不住瞪大眼看著袁州。

要知道前一個拉麵的時候,好歹是看著人一點點把面拉到那麼細的,現在卻好似魔術一般,一眨眼就翻好了。

就是翻一張白紙都沒這麼輕鬆的,畢竟那米皮還是不錯分毫的剛剛躺到了沒翻面前那個米皮的印跡里,嚴絲合縫的。

袁州的騷操作。

……

ps:本菜貓已經要得道生仙了,修仙一更來也~

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