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七百九十七章 這不可能

第七百九十七章 這不可能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11-04 03:07  字數:2468

開始前,袁州閉眼凝神,準備好好表現,只是難免想起了剛剛和女孩近距離接觸的感覺。

剛剛化妝的時候,袁州閉上眼睛,就能感到化妝師冰涼的手,當時心裡還是有些小緊張的,身體繃緊。

袁州默默給自己打氣,一定要冷靜,他什麼場面沒見過,他可是見過世面的人。

然而,「場面」和「世面」同時表示,他沒有見過一個叫袁州的人。

為了分心,袁州一邊化妝一邊聽著店裡的響動,等著劇組開始架設拍攝的器具,無論是燈光,還是攝影機。

因為是定點拍攝,不用移上移下,只需要找到一個合適的位置,擺好就行。

所以只是發出輕微的金屬碰撞聲,副導演邱邱再調試了幾分鐘,就擺放成功,同時把鏡頭稍稍的調低,之前兩次的經驗告訴他們,面點大師的手,比起魔術師的手也不遜色。

但燈光麻煩了很多,嘗試了不少地方都不合適。

拍攝的時候燈光是很重要的,即使是廣告宣傳,在其他成員都準備就位之後小龍人才面前的找到地方,為此導演大海還忍不住訓斥了一句。

燈光師諢號為什麼叫小龍人?因為小龍人頭上有角,換句話說,就是頭上有包,時不時的抽風,無論如何大海、邱邱、阿肯、小龍人、白梨、小道等去七人是準備好了。

拍攝開始。

而袁州這時候也睜開眼,撇下了腦海里雜亂的思想,眼神沉靜,面色沉穩,內心波瀾不驚的看著眼前的鏡頭。

倒是一旁突然被信任的導演大海,本想說兩句什麼,但還沒開口,冷不丁的就看到袁州閉上了眼睛,一時之間有些噎住。

等袁州睜開眼,導演大海又覺得現在要是不說開始都有的破壞氣氛了,也就咽下到嘴邊的話,對著一旁的場記喊了一聲。

「開始。」大海道。

「大師記錄第一場第一鏡開始。」場記立刻對著鏡頭拍板,然後就開始了。

因為所有的音效和旁白都是後期製作的,現在除了鏡頭轉動的聲音,一時之間倒是安靜的落針可聞。

袁州看了一眼鏡頭,然後就低頭開始了手上的工作。

拍攝的氣氛很是嚴肅,就連一旁的酒客都認真的屏息凝視看著,而大海則從畫面里看袁州。

畫面的裡面的袁州神情不像剛剛那麼嚴肅了,反而帶著點輕鬆,帶著口罩的眉眼明顯鬆快下來,手上的動作倒是不停。

「鏡頭往下,手。」大海輕聲對著掌鏡的邱邱說道。

旁邊還有人輔助,邱邱雖說掛著副導演的名字,但拍攝廣告,哪有那麼多分工,所以實際上是攝影師。再有大海和邱邱配合挺默契的。

一聽大海的話,邱邱立刻調整鏡頭專門對著袁州的手開始拍攝起來。

七人各司其職,都能有事情做。

因為是晚上做的,是以材料是袁州早就準備好的,畢竟這米可是需要浸泡一整天的。

是以,袁州端上來的是一個白瓷大碗,清亮亮的水裡浸泡著大約八分滿的米粒。

每一粒的米粒都潔白晶瑩,被泡的脹大了肚子,看起來白白胖胖的特別惹人喜愛。

「砰」袁州從琉璃台下輕輕抬出了一個石磨,這個石磨呈現一種青色,但卻很是溫潤的樣子,要不是下面有細細的齒輪,看起來都好想一整塊上好的玉石了。

「嘖,袁老闆這又換了塊石磨,這是第幾塊了?」陳維在一旁小聲的轉頭說道。

「你倒是記得清楚,這是第五塊了,每一塊都顏色和大小都有點不同,上一次磨面的是土黃色。」姜嫦曦淡定的回答。

「你不是比我記得還清楚。」陳維沒好氣的白了姜嫦曦一眼。

這傢伙一有機會就調侃人,什麼時候都不放過。但也不得不說,陳維最近膽子見長,臉姜嫦曦都敢調侃了。

酒客這裡幾人小聲的討論,聲音很是克制,倒是不影響一旁的錄音師收音,而且每次他們都在略微停頓的時候說話的,所以一旁的導演也就沒理會這幾個觀眾。

「袁老闆的手還真漂亮。」因為鏡頭一直對著袁州的手拍,一旁的姜嫦曦也注意到了,驚奇的說道。

「可不是,就沒見哪個男人的手這麼好看的。」陳維點頭贊同。

就連一旁的大海都忍不住贊同的點頭,要知道那些大師的手也都好看,但也都沒有袁州的好看。

畢竟那些大師少說也是五六十歲了,最年輕的一個都有四十六了,而袁州今年才二十多,自然更好看。

也確實是,袁州的手真的很好看,纖長而骨肉均勻,指甲短而乾淨,五指緊握在棕色的磨把上,露出來的小手臂在轉動磨把的時候肌肉線條緊繃,看起來還真有幾分男神的樣子。

說一句手控福利,絲毫不誇張。

是的,這時候的袁州正在轉動磨盤,一心一意的磨米漿,時不時的加水,一旁不管是拍攝的還是觀看的,一時之間都被袁州牢牢吸引。

「原來看人做菜這麼賞心悅目。」這是所有拍攝的人心裡所想的,而且之前拍那些大師的時候,也沒有這麼強烈的感覺。

而其餘的酒客都是來過袁州小店吃飯的,倒是習慣了,而拍攝的團隊是第一次來,也就認認真真的看著。

「你怎麼不說話?平時話那麼多。」陳維突然對著一旁沉默許久的方恆道。

是的,自從開始拍攝以來,這方恆就一言不發,就盯著袁州看。

「那也沒有你的話多。」方恆幾乎是下意識的回道。

「如果我想得沒錯的話,袁老闆今天要做的是蒸涼麵。」方恆又道。

眾人把目光聚集在方恆身上,每當這個時候都會出現一個數據帝,這位亘古不變的規律,這次也不例外。

「蒸涼麵?涼麵我倒是聽過,蓉城大街小巷都有賣的,但蒸涼麵是什麼東西?」

「涼麵也可以蒸來吃?」

涼麵這東西,是很普通的小吃,在場的人幾乎都聽過,同時也都知道,涼麵放久了就融了,還能蒸?

想一想,蒸了得多難吃。

「你們沒聽過很正常,蒸涼麵是我老家廣元的特色小吃,又叫女皇涼麵,聽說和女皇武則天有點關係,具體我也不清楚。」方恆作為廣元人,雖說已經不長回老家了,但對於從小吃到大的小吃,還是很清楚的。

方恆沒有過多介紹,下一句話才是關鍵:

「我覺得袁老闆做不出蒸涼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