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七百八十八章 面點耽擱不得

第七百八十八章 面點耽擱不得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10-29 13:22  字數:2463

程技師走後,袁州按照慣例,先去菜場買了用來雕刻的菜,然後才回來準備練練手。

而另一邊柳章也一早就出門了。

「老計,今天有好戲看。」柳章來到計乙下榻的酒店,興趣盎然的邀請計乙看好戲。

好戲,這個詞語在現在表示的事情,但柳章口中的好戲,真的就只是這個詞語本來的意思,柳章定了一張去看川劇的票。

全國戲曲三百多種,而傳統劇目更加是數以萬計,然而早幾年是曲藝界的荒漠,很多戲曲失傳,更多的小戲曲種類,也只在茶館,靠幾位老人支撐著,老人駕鶴西去,不少東西就直接埋進土裡。

就好像一位柳章和計乙共同的好友,是陝省戲劇協會會長,致力於保護端公戲、碗碗戲和眉戶戲,但效果微乎其微。

一種能夠傳承上百年的戲曲,必定是有美的地方,雖說世界上美的東西太多了,一生不重樣的看也看不完,但想想也是挺遺憾的,不少戲曲之美在人們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就失傳了。

「沒興趣。」計乙不是惜字如金,簡單來說就是不想跟柳章搭腔。

柳章不氣餒,因為這幾天,在等袁老闆開店的時候,每天他都會弄出點新花樣,然後計乙冷漠拒絕。

「今天就是第八天了,柳章你是不是和那袁廚師商量好,一起糊弄我。」計乙等得不耐煩了,隨著時間越長,他對於那超過他的千絲饅頭就越來越懷疑。

「我什麼時候騙過你,你還不相信我的人品?」柳章道。

但這話不說還好,一說就好像捅了馬蜂窩一樣,計乙霹靂啪啪一堆就冒出來了:「經常,從小開始你就騙我絞絞糖,長大一點你就騙我零花錢。」

「那一毛幾分的,老計你都幾十歲的人了還在乎這個?太斤斤計較了。」柳章話被人戳穿了,絲毫沒有覺得尷尬,反而說計乙斤斤計較。

「好好好,這些是斤斤計較,那小師妹呢?小師妹明明是在我們中間搖擺不定的,結果你告訴我,我沒希望了,小師妹有喜歡的人了,這是不是大事。」計乙越說火氣越大。

「關於這件事是比較複雜的,老計從狹義上來看我的確是騙了,但從廣義上來看,我是幫了你,你看你現在家庭美滿幸福,子孫滿堂其樂融融,再看看我孤家寡人的。」柳章這張嘴,能夠把白的說成是黑的。

計乙不想跟這種沒臉沒皮的講話,況且聽到孤家寡人四個字火氣也消了很多。

柳章連語調都沒變,繼續道:「這次川劇是梅永娥大師辦的。」

計乙神色一動,梅永娥。

因為早幾年的荒漠,現在國家保護傳統文化,雖說看的人不多,但自古以來,戲曲都是有人追捧的,川劇可是大類別,更何況這次演出的是一位川劇名家,票都是以邀請的形式發放的。

柳章看上去挺窮,實際上真的很窮,不過在外面名聲還是有的,所以搞到了兩張。

「老計有沒有興趣,我記得你年輕的時候,一直想看梅大師的表演。」說著柳章還把揣在兜里的票拿了出來,在計乙眼前晃蕩。

計乙臉色變幻不定,內心糾結萬分,最終還是沒有抵擋梅永娥的《五行柱》,咬牙答應了:「我答應是因為尊敬梅大師。」

柳章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但看臉上的表情,計乙好想飛起一腳踹他臉上,只不過已經年過半百,實在是有心無力。計乙在內心嘀咕,如果他再年輕十歲,哪怕是五歲,也要動手打死他。

兩人做好準備,打車前去,準確說還要去車站做長途車,地址是在蓉城下屬的區縣。

川劇大師齣戲,也不會邀請太多人,所以場地並不是大,反正就在柳章和計乙要到的時候,突然一個電話響起。

柳章接通電話後,也沒說什麼,只是點頭點頭,最後掛斷電話,猛然轉頭看著計乙,把正在想事情的計乙嚇了一跳。

計乙回神,也惡狠狠的瞪了回去,問:「什麼事。」

「本來是有一件事的,但想了想,我覺得我還是不要說了。」柳章輕描淡寫的道。

什麼鬼,說話說一半的人,和透劇的人,一樣非常非常討厭。

柳章攤了攤手道:「這件事情雖然和你有關係,但出於朋友的關心,我覺得你還是不知道為好。」

計乙直勾勾的看著柳章,他覺得柳章這樣說絕對就是故意的,什麼叫和你有關係,但還是不知道為好,這簡直是,更想知道了,所以從計乙牙齒里蹦出兩字:「快說!」

「其實也沒什麼大事,剛才朋友打電話給我說,袁老闆回來了,今天還弄了早飯。」柳章道。

袁老闆回來了,也就代表一件事,那就是可以吃千絲饅頭了。

之前說過,梅大師的演出地址是蓉城下屬的一個區縣,坐車過去大概需要兩個小時,然後演出時間安排是下午三點入場,現在出發時間剛好,可如果要去袁州小店吃一頓午飯,時間太緊了,根本趕不上。

畢竟到那個區縣了,還要找地方,驗票等等七七八八的事情。

而如果是看完了,再回來吃飯,六點半結束,就算是馬不停蹄的往袁州小店疾馳,還不算堵車什麼的,九點鐘都不一定能到,也太晚了。

總結出來,袁州小店吃飯,和梅大師的戲劇就只能選擇一樣。

如果不知道,就兩全其美了,今天計乙和柳章一起去看梅大師,明天吃千絲饅頭,反正袁老闆就在這裡。可問題的關鍵是,計乙知道了,關於面點,在計乙的優先選擇上面,是最優先的,哪怕是梅大師的表演,哪怕是難得一遇的梅大師表演。

計乙常說的一句話就是,面點耽擱不得,所以才會一聽消息就馬上趕回蓉城。說起來計乙這就叫軸,明明緩一天,就可以看完梅大師,再去袁州小店,但偏偏不開竅。

但也或許,就是這種軸的工匠精神,才能讓他成為面點大師。

可不就像柳章所說,這件事情還是不知道的為好,被柳章氣得夠嗆的計乙,最終還是打車,往袁州小店駛去,面點第一位。

「現在我們去袁州小店時間,差不多十點半左右就能到,然後排隊,中午吃上應該是沒問題的。」柳章計算時間。

計乙完全不想和柳章說話,悶悶不樂的閉目養神,並且在心中嘀咕,放棄了梅大師表演來嘗試的千絲饅頭。

希望不要讓他失望!

……

ps:月末了,求個月票、推薦票,謝謝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