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七百七十六章 烤榴槤

第七百七十六章 烤榴槤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10-22 06:59  字數:2321

三條魚完成所有食客的要求?袁州眼前一亮,登時就來了興趣,能有這種掌控力的廚師真不多,要知道即使現在袁州會全魚宴,也很難達到這步。

「好吃嗎?」袁州問這個的意思,也就是問導遊有沒有去吃過。

小刑道:「味道還行,我去吃過一次。」

有這句話就放心了,就決定就是它了,乘車往三條魚餐廳開去。

別說其他,要是去三條魚餐廳的話,現在出發並不早,因為這個位置和現在的海鮮餐廳幾乎是一南一北的位置,距離非常遙遠。

在路袁州捂著一直隱隱作疼的肚子,突然想到一件事,出口詢問:「三條魚的料理,是海魚還是河魚?」

「好像都可以,不過應該多數是河魚。」小刑想了想,不確定的回答。

河魚最好,袁州已經準備好了。

在車上,袁州還想,如果讓他在三條魚之類滿足食客的所有要求,他會怎麼辦,麻辣、清淡、偏甜等等這些口味上面好解決,但好像其他刁鑽的要求如何解決?

袁州打定主意,到時候一定要認真看看。

一下午基本就是在車上度過,等兩人到達的時候已經完全黑了,泰國的街燈設施並不完善,所以很多地方都很黑,還好去的地方很明亮,沒有電梯,餐廳在二樓。

反正都要吃,晚上這一頓,也請了小刑一頓,要知道袁州已經問過系統了,請小刑吃飯也是算在美食十萬基金裡面的。

佛教對泰國的影響,比想像中的還要大,就好像這個三條魚餐廳,一進門就看見了供奉了一尊佛像。圓面、彎鼻、眉骨高,佛光像是含苞待放的蓮花,最惹人注目的是佛下巴,「結子」狀。

袁州是不信佛教,或者是其他什麼的,但由於早年父母信佛,所以耳濡目染也知道些許,這尊佛笑是比較早期的佛像了,袁州不自覺的盯著看了一會,收回目光,沒緣由的情緒低落。

然後在服務員引導下,找了個空位置坐上,雖說不知道這個服務員迎賓說的什麼。但泰國比較出名的餐廳,都會排隊,還好的是袁州和小刑來得早,有位置。

「你看,你吃什麼。」袁州比劃著讓服務員拿了兩份餐單,一份放到導遊面前,讓導遊吃什麼就點。

其實按照導遊介紹的,三條魚餐廳都是滿足食客所有情況下的三條魚,那麼菜單就沒有存在的意義。就這樣想著,袁州打開餐單,其結果讓袁州大失所望。

雖說看不懂泰文,但結合圖片,連猜帶蒙還是知道些的,所謂的三條魚餐廳,說是魚美食店更加恰當,餐單上面有口味比如說辣的是什麼魚,再比如說腌的是什麼魚,完全沒有袁州想像中那樣神奇。

袁州想像中是什麼,是超級自由的餐廳,就說食客要求,想吃清淡素菜,廚師也要用三條魚完成。失望的袁州,問了導遊一些翻譯,點了餐單上「辣的、烤的」三條魚。

小刑是來吃過一次,所以沒有糾結很快就點完了。雖說很失望,但所有料理都用三條魚解決的創意,還是讓袁州記在了心裡,回去可以研究研究,如果說袁州小店推出三條魚,甚至是一條魚,一定是要絕對自由,可以提任何要求。

聽上去三條魚好像很多,但實際也真的很多,三條大魚,目測一條魚都有一斤多快兩斤,這尼瑪,是想活活把人撐死?

袁州很費心費力才吃完,關鍵的問題還在於不好吃,可惜沒有烏三歲的胃,如果有再來三條也沒問題,想到這袁州嘆了一口氣。

再看旁邊的小刑,袁州眼直了。

「為什麼你的魚比我少這麼多?」袁州看見小刑桌上的魚,一條半斤的樣子,簡直是天差地別。

「辣的,烤的三條魚,好像都這麼大。」小刑也不確定的說,他來了兩次都是點的一樣的,所以辣的烤的三條魚,他還真不知道。

「可以。」袁州點頭,慢悠悠的起來,把賬單接了。

吃完下樓,現在樓下已經變了一番景象了,剛才還人少黑黑的,現在已經有很多小攤位組成了一條小吃街。

雖然很脹,但在一個信念的支撐下,袁州還是朝著小吃街走了過去,至於是什麼信念,那就是今天一定要吃到好吃的。

想想國內的小吃,雖說不至於是多好吃,但也是很有特色的,甚至於還有亮點,由袁州的經驗來說,你想要了解一個地方,就去他的菜市場和小吃街吧,那裡能夠了解的東西最多。

所以說,這小吃,袁州吃定了!

「走小刑,我請你吃小吃。」袁州興匆匆衝上去,並且還拖著小刑。

「袁哥,袁哥,我真的吃不下了,不用客氣,真的不用客氣。」小刑當即擺手。

袁州不相信:「三條魚一共都沒有兩斤,什麼吃飽了,別客氣,吃點。」

在規勸之下,小刑和袁州走進了小吃街,泰國的小吃其實用兩個詞就可以完全囊括——海鮮!燒烤!

當真是,手段簡單,就是大蝦或者是海蟹用來烤,然後再在上面撒點香料,就這樣完成了。袁州吃了吃,不能說味道不好,但以他挑剔的味蕾來說是真吃不慣。

大概半小時後,小刑突然拉住袁州的手。

袁州回頭詫異的看著小刑,只見小刑「飽含深情」的說:「袁哥,袁州大哥我是真的吃不下了,我一點也沒有客氣,我真的不吃了。」小刑感覺自己的肚子都快爆炸了。

「那行,就不勉強你了。」袁州點頭。

而他,懷揣著一點要吃到好吃的信念,繼續在小吃街奔走,反正每種東西袁州都要吃上一吃,於是乎,小刑就看著袁州,從街頭吃到街尾,從街尾又吃回街頭,那場面真的是,小刑看著都覺得肚子更脹了。

另一邊,袁州突然看到了一個東西,吃遍了小吃街的他,不敢動口。

那就是——烤榴槤

次奧,榴槤這種東西也能烤著吃?!

看到這一幕,袁州突然想到了一個,在網路上很出名的哲學問題,屎味的巧克力,和巧克力味的屎,你吃哪一個?

……

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