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七百七十一章 你怕不是在騙人咯

第七百七十一章 你怕不是在騙人咯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10-20 20:35  字數:2663

就在袁在泰國找尋美食,被香料包圍的時候,有人依約前來了。

這是一位老人,他的姓氏很奇怪,他姓計,名字叫計乙,人送外號包子計,當然這個「人送」的外號,是一二十年前的事情了。

那還是老蓉城的時候,三大炮、糖油果子在街上還隨處可見,計乙的包子是老蓉城一絕,開的「計乙包子」小店,每天早上都排了老長隊伍,做的包子也都是每日告罄,用供不應求四個字來形容,完全不誇張。

嚴格說,在民國的時候計乙的祖父就是做早點的,一代一代傳下來,說一句包點世家,絲毫不為過。

計乙是以包子出名,但熟悉計乙的朋友實際上都知道,計乙做得最好的是千絲饅頭,那才是他的拿手好戲,而之所以賣包子,是因為製作起來沒有那麼複雜,對於錢途而言,肯定是包子更好。

現在老蓉城變成新蓉城,計乙包子小店早就關門,變成現在的商場大廈了,但計乙本人混得一點也不差,華夏面點家協會的秘書長,在整個圈子裡面,那也是一塊響噹噹的金字招牌。

「現在都會自己坐飛機了,有長進。」柳章在機場接機,看著計乙調笑的說。

計乙看上去六七十歲,實際上只是長相有點著急,今天還不到六十,面色不高興的看了柳章一眼,上下打量道:「還是一身唐裝,難看得要命。」

一上來就懟了起來,不過柳章好像習慣了,沒有一點生氣的道:「好久不見,走給你接風洗塵,想吃什麼。」

「在電話里說,有人能夠做比我更好吃的千絲饅頭,在什麼地方,我去吃那個。」計乙頓了頓,然後話鋒一轉詢問:「那個廚師叫什麼名字,是民間大師?」

國內厲害的面點大師,計乙都是認識的,畢竟到了他這個地位和輩分,千絲萬縷的人脈是必備的。國內面點大師很多,但在千絲饅頭這個拿手絕活上來說,計乙自信成名的是沒有人能夠超越他的。

是以,如果是真的,只有可能是民間大師了,畢竟高手在民間此話並非開玩笑。

「到了你就知道了。」柳章道。

計乙冷哼了一聲,大概意思也就是,出現的東西一定要他滿意。

柳章知曉計乙是急性子的人,也沒有再嗦,驅車往桃溪路駛去,一路之上,柳章多次拋出話題想要交流,但都被計乙一言聊死了,兩人關係挺複雜的,此處省略三千字的恩怨情仇。

半個小時後,柳章和計乙出現在桃溪路上,並且柳章還發現了一件事,今天街上的人比平時少,要知道現在已經快到晚飯時間了,這種時候平時都已經很熱鬧,要開始排隊了。

對於店鋪的位置,計乙倒是沒有要說的,在心底他已經認為是民間大師了,這種高手在民間的小店,就很偏僻,比如說他就知道一家過橋米線極其好吃的小店,但店鋪很簡陋,地方比這裡還差的遠。

然後到店之後,出現在柳章和計乙眼前的是緊閉的店門,柳章愣住了,因為他看清楚了門上的請假條,這真的是不巧了。

「關門的?」計已指著店門上的請假條問道。

「還真是,難怪今天街上沒人。」柳章一臉可惜的道。

「你怕不是在騙我?」計已一臉懷疑的看向柳章。

難怪計已會這樣想,畢竟這柳章做這樣的事情,也是有前科的。

「還真不是,剛剛沒說這人是誰,說了你就知道我不是那麼無聊的人了。」柳章肯定的說道。

「哦,那麼上次騙我上來吃了個南瓜饅頭的人是誰。」計已嗤笑一聲。

「那是意外,我也是誤信了別人。」柳章道。

「這是誰的店?」計已一臉不信的看了柳章一眼,然後直接指著店鋪問道。

「說這個你肯定知道,這小夥子可是不得了,是個天才。」柳章還沒說,就直接誇上了。

「誰?」計已道。

「這是廚神小店,就是袁州,最近特別有名的那個。」柳章一臉自信的說道。

一聽這名字,計已也就相信了這次柳章不是開玩笑的,畢竟袁州的手藝就是他也是有所耳聞的。

「袁州這人我聽廚聯的會長說過,是個非常厲害的年輕廚師,上次藤原那事做的好。」計已點頭,然後道,對於風頭正盛的袁州,怎麼可能不認識。

「這下信我不是騙你的吧。」柳章道。

「不,我是知道他廚藝非常好,是年輕一輩,甚至於比老一輩廚藝,還要好。但說道做包子,做饅頭這事我可不覺得我比他差。」計已自信的說道。

「你還別不承認,這袁州的手藝那可是絕了,就比你的好吃。」柳章認真的說道。

「這小子做菜這麼厲害,又這麼年輕,哪還有時間學做包子饅頭,何況老夫我的千絲饅頭那可是做了幾十年了。」計已並不相信袁州做的會比他的好吃。

「所以說有些人天才,你不懂,這小子的千絲饅頭確實正宗。」柳章肯定的說道。

「那行,等他一個禮拜,我就不行了,就是娘胎里學業不如老夫的經驗多。」計已拍板決定等袁州一個禮拜,然後轉身離開。

「沒問題,這小子說話算話,一個禮拜後准能回來。」柳章連連點頭道。

「不過,就咱們到時候得早點來,不然怕是連袁州的面都見不著。」柳章邊走邊說。

「知道,誰讓這小子做菜好吃,到時候我也得嘗嘗。」計已應道。

而遠在泰國的袁州對此是毫不知情的,他正在努力拒絕一款聞起來就非常不美味的醬料。

事情很簡單,那個小個子服務員是真的聽懂了袁州熱水的意思,倒來了熱水,后座的老夫妻為了感謝袁州,非要坐到一起,然後老婆婆很是熱心的介紹邊上的泰國特產醬料要給袁州加上。

醬料裝在一個塑料的大瓶里,棕褐色的膏狀,還未打開就衝出了一大骨混著香茅草加檸檬,加聖羅勒,還帶著嫩姜以及胡椒薄荷的味道。

簡直就是一場對於鼻子的考驗。

「謝謝婆婆,我不太喜歡吃這個口味的醬料。」袁州果斷拒絕。

「那怎麼行,這可是泰國的特產醬料,專門用來蘸牛肉的,還得再加點檸檬才行,這可是那個導遊教我們的,應該很好吃的。」老婆婆邊說,邊給袁州擠了小半碗。

「謝謝婆婆,夠了夠了。」袁州對著老人連連示意。

而袁州覺得自己的鼻子快要失靈了。

「泰國人對香料到底是有多執著。」袁州瞪著碗里的醬料,心裡細數裡面加入的二十幾種味道毫不相容的香料。

……

ps:今天是菜貓的生日,別問幾歲的,不要臉的說一句,過的是十六歲花季的生日,嘿嘿嘿。

謝謝在菜貓生日的時候能有你們大家的陪伴,謝謝你們。

謝你們。

扒、書』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