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七百六十五章 咱們分著嘗嘗

第七百六十五章 咱們分著嘗嘗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10-15 05:58  字數:2588

今天袁州小店樓上的小酒館還是老樣子,人不多,加上申敏也才六個人。

一桌是常常獨來獨往家,一桌是陳維和他的朋友沈溪,另一桌則是姜嫦曦和殷雅。

姜嫦曦時不時會請人喝酒,今天請的就是殷雅,兩個女強人還是挺有話聊的,當然比起姜嫦曦,殷雅還差點。

而今天晚上烏海並沒有來,香味飄到樓上是坐在靠近小院位置家最先聞到。

「有人聞到什麼味道沒有?」常來家,一手端著酒杯一手拿著酒壺,警惕又疑惑的看著其他人。

「什麼味道?你要請我喝酒?」陳維一臉自然的說道。

「蠢,他說的是一種特別的香味。」一旁的沈溪嫌棄的看了眼陳維。

「沒聞到,哎,酒太少。」陳維小小的啜飲一口,毫不在意沈溪的鄙視,愜意搖頭。

「我好像也聞到了,好香。」邊上的殷雅抽了抽鼻子,也是一臉疑惑。

「確實有股香味,而且是肉的味道。」姜嫦曦肯定的說道。

「嗯,應該是某種下酒菜,這味道適合下酒。」沈溪肯定的說道。

「嗅嗅」陳維使勁抽了抽鼻子,確實有一股若有似無的香味,這味道勾的人口水都要下來的感覺。

「確實很香,你說你都戒酒的你怎麼知道這菜能下酒。」陳維先是肯定了殷雅的話,然後才對著沈溪問道。

「因為我以前喝酒。」沈溪理所當然的說道。

是的,沈溪是戒酒了的,他來這裡根本不喝酒,只會吃點小菜,這也是陳維為什麼願意帶沈溪來,而不帶另一個壯碩如牛的冬冬來的原因。

沈溪來可不搶酒,雖然會損失點下酒菜,但總比損失酒好。

「不知道是什麼這麼香,聞著感覺口水都要流下來了。」小說家使勁聞了聞,嘀咕道。

「敏敏,你家老闆今天做什麼好吃的了?滿院子都是香味?」姜嫦曦最直接,開口就對著一旁的申敏問道。

「姜姐我也不知道。」申敏也一臉疑惑的搖頭。

申敏是知道袁州有時候會在廚房做些吃的,但從沒有味道飄上來過,這還是第一次。

「你下去看看。」姜嫦曦道。

「好。」申敏點頭。

申敏也是挺好奇的,是以姜嫦曦一說,她就快步跑下樓了。

「踏踏踏」申敏的腳步聲慢慢往下,姜嫦曦站起身開口道「咱們也往下看看。」

「對看看。」殷雅第一個贊同。

見兩個女孩都起身往邊上的走去,剩下三個男人自然也移步過去,走到邊上往院子里看去。

袁州的酒館就在二樓,邊上的牆壁都拆了換成了竹子,是以,只需要輕輕扒開竹葉就能看到樓下的小院子。

小院子里的小路兩旁是蜿蜒的兩條荷花燈,低矮的隱在花枝之間,剩下的兩旁則是種植著花朵,有些這個時節開的已經開了些小小的花。

而袁州就坐在屋檐角下,那裡搭了一張桌子,檐角上掛著一盞清雅的荷花燈,光亮正好照在桌子上。

桌上有個一壺酒、一酒杯、一雙筷、一空碗,還有兩三碟菜。

幾人往院子里看去,就是這樣一幅景色,平白還有幾分好看。

「一個大廚做飯好吃,還這麼雅緻幹什麼。」殷雅心裡輕哼,臉上卻泛起紅暈。

就連姜嫦曦都輕聲讚歎了一句什麼。

「袁老闆在吃獨食!」而這些景象落入陳維眼裡,就只有這個意思了。

吃獨食會爛屁股。

「額……」姜嫦曦瞬間無奈扶額。

殷雅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邊上的沈溪一臉無奈,小說家倒是淡定,直直的盯著桌上那盤子冒熱氣的菜。

這時候申敏來到了袁州小桌邊上,兩人開始說起了話,只是樓上的倒是聽不怎麼清楚。

這時候,姜嫦曦等了一會,突然開口大聲的對著院子說道「袁老闆一個人喝酒多沒意思,上來咱們一起喝。」

「順便把那菜一起端上來。」姜嫦曦見袁州抬頭,笑眯眯的又補充了一句。

姜嫦曦這一說,陳維立刻反應過來「對對對,袁老闆上來咱們一起喝酒,喝酒人多才好。」

「順便帶上您桌上的新菜。」小說家適時的開口。

「你們想嘗嘗新菜?」袁州直截了當的問道。

「不不不,我就是試試味道,試試味道。」陳維摸著頭,笑呵呵的說道。

「袁老闆上來一起吧,我這還有其他下酒菜呢。」姜嫦曦再次說道。

袁州看了看樓上的幾人,然後低頭對著申敏道「一起搬上去吧,就端菜。」

「好的,袁老闆。」申敏點頭。

申敏應下後,回身拿了個托盤,然後把桌上的菜全部收進去後,往二樓走去。

而袁州則是收起桌子和板凳,自己搬去了樓上。

要知道系統就設下了三個桌子,三個椅子,他上去不坐櫃檯的話,都得自帶桌椅板凳。

「一會咱們和諧點,交換吃的。」陳維轉頭嚴肅的看著幾人。

「就你最會搶酒。」小說家直白的說道。

「可不是,你別到處騙酒就行,咱們先看看袁老闆的新菜是什麼。」姜嫦曦贊同的點頭。

「就是,不知道袁老闆做了什麼好吃的,看起來還真的是下酒的。」殷雅想到那盤子冒白煙的菜,好奇道。

「上來就知道了。」沈溪簡短道。

申敏端著托盤,袁州拿著桌椅,姜嫦曦、陳維熱心的幫忙擺著,不一會袁州就被安排在了三張桌子的中間位置坐下了。

袁州一坐下陳維就指著菌燒雞尾開口了「袁老闆你這是什麼新菜?下酒的吧。」

「對,算是下酒菜,也可以用來吃飯。」袁州點頭。

「這樣子好漂亮,居然是心形的。」殷雅好奇的看著雞尾。

「袁老闆你這是雞尾吧。」小說家和沈溪同時開口,不同的是小說家是皺著眉頭的,而沈溪則是感興趣的。

「這是新菜菌燒雞尾。」見有人認識,袁州也就直接開口了。

「雞尾是什麼,雞的尾巴嗎?」殷雅道。

「俗稱雞屁股。」沈溪瞟了眼殷雅,然後道。

「咳咳咳,什麼?」殷雅瞬間被噎住,感覺空氣里飄的香味好像也沒那麼勾人了。

「這東西聽說下酒好吃的很,袁老闆咱們分著嘗嘗。」倒是陳維很感興趣。

就連一旁的姜嫦曦都有些意動。

而袁州則把這些人臉色盡收眼中,心中對於明天大家的反應也有了些準備。

……

≥↖扒≥↖書≥↖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