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七百五十七章 肝生的秘密

第七百五十七章 肝生的秘密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10-09 23:23  字數:2750

這次比較奇怪,按照柳章前面事無巨細的解說,他應該會讓袁州進去看他如何製作肝生,但他卻沒有。

反而讓袁州和烏海在小院子里等待。

「這柳師傅倒是個有意思的人。」烏海看著滿院子的調味料,饒有興趣的說道。

「是個大師。」袁州道。

「確實,挺不藏私的。」烏海點頭贊同:「這點我做不到。」

就好像仰頭畫世界,這種畫風,目前很多畫家來找烏海交流,但烏海也做不到一點不私藏的告訴陌生人,也是把不到。

是的,從這一路上柳章給袁州介紹的從分辨到買羊肝的事情來說,柳章確實是個大師。

肝生的做法其實並不難,袁州就知道好幾種。

比如一種彝族用來待客的肝生。

不過這種將羊肝和水芭蕉剁碎,撒上花椒面和精鹽拌勻,花椒面要適當多一些,腌制二十分鐘後,將煮熟的豬血、豬肚、小腸切碎與其拌勻之後就可以食用。

由此還演變了許多的肝生,有豬肝、雞肝、鴨肝,甚至牛肝也是可以的,但這種肝生先前都是需要把豬肝都煮熟的。

雖然叫肝生但卻是吃的熟的,別說系統不認為這是肝生,甚至判定不是冷盤,就是袁州也覺得和他想像的肝生完全不同。

「好期待柳大師的肝生。」烏海已經飢渴難耐了。

「是很期待。」袁州點頭。

「既然期待,那就開動,先說好,我可沒備別的菜。」柳章端著一個盤子,走了出來,一臉笑容的道。

「有肝生就好。」烏海很是自覺的道。

「麻煩柳師傅了。」袁州站起身,準備接過盤子。

「不用,我這還有題目要考你。」柳章讓過袁州的手,然後道。

「柳師傅儘管問。」袁州道。

這一年袁州的廚藝提升是全方面的,是以袁州還真不怕柳章的問題。

「先吃,吃了我再問。」柳章放下盤子,然後道。

「好。」袁州點頭。

接著,柳章再次從屋裡拿出了三雙筷子。

小桌上,很是簡陋,就一個純白的盤子,加三雙竹筷,三人圍桌而坐,等著柳章發話開吃。

桌上的羊肝生確實是生的,這點袁州一看就知道了,只是這羊肝很是奇怪,它被切成了條狀。

細細薄薄的一條,乍一看甚至像是墨紅玫瑰一般,顏色艷麗而漂亮,說它像玫瑰也不是沒有原因的,因為這羊肝生散發的味道就有些玫瑰的味道。

馥郁而噴香,隱隱還帶著一種極其辛辣的味道。

「好香。」烏海耿直的說道。

「確實,像是玫瑰的香味,就隱藏在辣味之下。」袁州肯定的說道。

「吃吧,吃了就知道。」柳章拿起筷子,伸手示意。

「那柳師傅我就不客氣了。」烏海是最不講究的,拿起筷子就開吃。

而袁州則是等柳章夾了一筷子後,他才動手夾肝生。

袁州很是仔細,一次只夾起一絲。

薄細的墨紅肝生被暗綠的筷子夾著,兩者的顏色碰撞讓視覺效果看起來很是不錯。

加上香味的勾引,袁州很快放進嘴裡開吃。

按理說羊肝是很腥的,何況是生的羊肝,那簡直不能入口,但自從柳章端上來,到夾到面前,袁州都沒聞到膻味。

這讓袁州驚奇的同時又很是期待。

而肝生一入口,袁州就驚訝了。

「唔,細膩、綿軟、辣味激發了羊肝的鮮味,微微的酸味讓它本身的甜味更加明顯,居然還有輕微苦味,原來是苦味中和了膻味。」袁州邊吃邊在心裡快速的想道。

吃完嘴裡的,袁州再次夾起一筷子,這次他夾的是底下的肝生,因為這裡的肝生明顯帶著湯汁。

這是各種調料淋過肝生後沉到底部的,這次的味道又有不同。

「酸辣的感覺更加明顯,但是羊肝本身的鮮美,細膩沒有上面的口感清晰。」袁州暗暗品鑒。

「等等,不是初開始有玫瑰的味道嗎?玫瑰味去哪裡了?」袁州皺眉思索起來。

就在這時候,嘴裡的肝生也完全咽下,這時候嘴裡停留的應該就是酸辣,或者肝生的味道,但袁州卻明顯的感覺到一股幽幽的玫瑰味道。

就在袁州冥思苦想的時候,烏海卻吃的很是歡樂。

「好吃,想不到生的羊肝味道也這麼好。」烏海嘴裡念叨。

一個羊肝本來就不大,哪怕柳章並沒怎麼動筷子,但也在烏海風捲殘雲般的吃法下,很快見底了。

「差不多吃完了,袁老闆你覺得這味道如何?」柳章笑眯眯的問道。

「非常好吃。」袁州點頭。

「我特意沒邀請你觀察做菜的過程,但我想你肯定能吃出來了吧。」柳章一臉篤定。

柳章是聽騎車的老頭說起過袁州的,應該說老頭在這裡吃羊肝生的時候,除了聽柳章說,剩下的都是老頭再講袁州。

在老頭的嘴裡,袁州就是個傳奇,手藝高超,聲名遠播,是以柳章對袁州還是很好奇的。

這才有了柳章這個問題。

「是的,我很是佩服您的材料搭配,沒想到居然會有這樣的做法,您非常厲害。」袁州說這話的時候很是鄭重。

「哈哈哈,哪有袁老闆你說的這麼誇張。」柳章謙虛道。

「袁老闆你別打啞謎,這個肝生怎麼做的?」烏海一臉好奇的看著兩人,開口問道。

「你是沒機會做成了。」袁州看烏海的表情就知道他想自己做,然後直接說道。

「這可不一定,就是生羊肝切絲,然後拌勻,我覺得很簡單。」烏海道。

袁州直接沒厲害烏海,而是轉頭看著柳章,開始回答他剛剛的問題。

「您洗羊肝的水,是玫瑰浸泡水,第一遍清洗的時候還加了搗碎的玫瑰汁液,第二遍去掉了羊肝上的薄膜,然後用的是純玫瑰水清洗。」袁州道。

柳章笑看著袁州,示意他繼續。

「清洗後就是切絲,切絲是為了更好的融合調料,您把辣椒和蓼子共同使用,然後去除了羊肝的腥膻味。」袁州說道最後的時候,臉上是很震驚的。

因為袁州清楚的知道,柳章所用的蓼子並不是系統記載的用這個草本身,這點古代飲膳正要的方法,系統判定為不合理。

而柳章竟然是用了它的花。

蓼子的花既帶有一定的辛味,又有一定的苦澀,不過這個苦澀不同於其他的苦,單吃根本難以入口,但就是這獨特的苦澀巧妙的中和了羊肝的腥膻。

這種比例拿捏,不知道是經過了多少實驗才成功。

「哈哈,我就這麼一道拿手菜,一下子就被袁老闆你看穿了。」柳章哈哈一笑,然後道:「袁老闆真是厲害。」

「謝謝您讓我品嘗。」袁州客氣道。

「系統現在這道肝生成立了嗎?」袁州問。

……

:。: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扒書網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