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七百五十六章 柳章其人

第七百五十六章 柳章其人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10-07 07:38  字數:2789

老頭說過做肝生的人很好認,還真是如此,至少在袁州看來是WWW..lā

袁州和烏海兩人到的時候菜市場的晚市還沒開始,菜場里買菜的人很少,就連賣菜的和肉攤子上的人都懶懶散散的,沒什麼精神。

按理來說來取新鮮的肝得一大早來,因為這個時候牲畜才剛剛殺好,這樣才新鮮。

而按騎車大爺的話來說,這人就喜歡在晚市開市前後來買,是以袁州和烏海才會這個時間來。

「還真是奇怪的時間。」袁州心裡暗嘆。

就在袁州和烏海炯炯有神的盯著菜場門口的時候,遠處來了一個人。

這人穿著一身淡藍色的唐裝,外面穿著黑色背夾,頭髮一絲不苟的向後梳起,腳上是一雙黑布鞋,走路步伐很是穩健,臉上帶著笑,看起來很是親切的樣子。

說這人好認是因為他留著非常漂亮的鬍鬚,是個美髯公,鬍子一直到了胸口的位置,上面一截是白色的,下面則是黑色。

留著鬍子的臉看起來不是很老,鬍子打理的非常乾淨。

「應該是這位師傅。」袁州轉頭對烏海說道,然後朝前走去準備打招呼。

要是別的時候袁州肯定不好意思,這麼直接去找一個陌生人,但這次不同。

這人可是掌握著系統都說不可能的菜,是以,這次袁州很是乾脆的開口了。

「您好,我是袁州,這是烏海,我們是騎車的老大爺介紹來的。」袁州開口介紹道。

袁州是走到這人面前站定,然後開口的,這人也是耐心很好,笑著等袁州和烏海開口。

「哦,我知道你肯定會來找我,我是柳章。」這人說著,笑眯眯的摸了摸自己的鬍子。

「你是那廚神小店的老闆,做菜很厲害,你是那個小鬍子。」這人的聲音中氣十足,一時之間都聽不出到底多大。

「打擾了。」袁州道。

「你怎麼知道我們會來?」烏海倒是沒那麼多顧忌,先看了看他的鬍子,然後才問道。

「簡單,因為他是廚師,你是個愛吃的。」這人再次笑道:「你們的故事我也聽了很多。」

騎車老人愛講故事,所以在吃飯的時候,講了袁州小店的事情,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還真是了解我。」烏海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小鬍子。

「那麼柳先生的晚餐能否教給我。」袁州道。

袁州早就想好了,他來蹭一頓肝生,然後再回請他一頓。

「這可是求之不得的事情,那老頭說你店裡的價格都很符合那些菜的身價。」柳章語氣輕鬆的說道。

「那我們就不客氣了。」袁州也不扭捏,點頭道。

「這就進去吧,估計羊肝子是有了。」柳章朝前走了一步。

袁州擺出學生的架勢,準備好好的觀摩學習,而烏海則好奇的東看西看的,時不時還看柳章的鬍子。

要知道柳章的鬍子確實很引人注意,因為一看就知道平時對它非常的愛護。

「哈哈哈,其實沒什麼要學的,估計你等會一吃就知道了。」柳章見袁州一副嚴肅認真的樣子,笑呵呵的說道。

「這道菜我不會。」袁州認真的說道:「所以希望能夠不吝賜教。」

「具體也沒什麼好說的,一會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柳章不以為意的說。

聽語氣並不是吊胃口賣關子,袁州就壓下心頭的情緒。

「別管他,每天都嚴肅的很,不過因為這樣才能做得好,畢竟我也是個很嚴肅的人。」烏海在一旁說道。

「哈哈哈。」柳章忍不住撫須大笑。

一旁的袁州權當沒聽見沒看見烏海的耍寶。

「小夥子的鬍子有趣,人也有趣。」柳章笑完,然後道。

「當然,我是個很風趣的男人。」烏海用兩指順了順自己的八字鬍。

「呵呵。」袁州對於烏海的厚臉皮又有了新的認知。

說話間,三人早就走進了菜場來到了賣羊肉的地方。

這個菜場算是比較大的,單單是賣豬肉的肉攤子就有三長排,就連賣牛肉的都有一整排,這在其他市場是很難見到的。

畢竟蓉城地處西南,吃豬肉的還是多於吃牛肉的,一般的菜場也就一兩家賣牛肉的,而羊肉的得到冬天才有一兩家,平時還根本沒有。

但這裡卻有三家賣羊肉的,柳章帶著人直直的朝著最邊上的攤子走去。

「這人做生意公道,羊肉是吃草的,肉味大,膻味小,每天都殺兩頭羊,一頭早上,一頭現在。」柳章邊走邊說。

這話明顯是說給袁州聽的。

「嗯。」袁州點頭,像個學生跟在後面。

達者為師。

烏海則好奇的比較著羊肉和邊上牛肉的區別。

「老柳來了,剛剛掏出來的羊肝子,給你。」柳章帶著人剛剛走到攤位上,還沒說話,那個正在解羊的漢子,立刻把羊肝從羊肚子里拿了出來。

「謝謝了。」柳章不知從哪裡摸出一個稻草編的袋子,接住了羊肝。

「客氣什麼,什麼時候再給來一盤,我下酒。」解羊的漢子爽快的說道。

「沒問題,明天你留兩幅,給你備一碗。」柳章爽快道。

「說好了,我明天去找你。」解羊的漢子立刻應下。

「留著留著。」柳章拿著羊肝,邊走邊應。

「這羊肝還真小。」對比完牛後,烏海道。

「但是羊肝鮮。」柳章道。

「嗯,但也膻。」袁州皺眉。

「這剛殺出來的羊肝鮮嫩,用其他的裝得串味,這個草袋子好,去腥還殺菌,還能瀝血水,到家清洗就剛好。」柳章道。

「謝謝柳大師。」袁州鄭重道謝。

柳章確實是大師風範,和袁州素不相識,但也能把自己做菜的秘密直接說,還很仔細。

古有教會徒弟餓死師傅,連師徒之間都要留一手,更何況是陌生人,是以聽上去沒什麼,但實則大師胸懷。

「謝什麼,我也等著你的飯呢。」柳章不緊不慢的走著。

從菜市場到柳章家徒步只需要七分鐘,三人邊說邊走,倒是很快。

柳章家就在不遠的小區里,住的是一樓,帶個小院子,擺了張小木桌邊上種了些調料,已經鬱鬱蔥蔥的了。

穿過小區花壇時,就能看到不少上了歲數的老人,靠著太師椅,一搖一搖,慢悠悠讓人有種莫名的安靜。

「蔥姜蒜都是自己的,這樣方便。」看袁州在看,柳章就解釋道。

「味道也能自己控制。」袁州點頭。

住所不偏僻也安靜,種半畝蔬菜,自給自足,真的是理想生活。

「你們倆坐一會,我就不給倒茶了,這肝生不能遲了。」柳章說著就拿羊肝進了廚房。

「沒問題。」烏海立刻規矩的坐下,也不東張西望,安靜的等菜吃。

這倒是烏海的好習慣,有吃的特別安靜,跟狗差不多。

至於袁州內心平靜不下來,目光望著廚房,對於自己不知道的東西,袁州是極其好學的。

……

天才1秒記住www.8shuw.com,的免費小說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