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七百五十三章 帶你裝B帶你飛

第七百五十三章 帶你裝B帶你飛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10-04 18:28  字數:2526

「袁老闆你果然不會說話。」烏海一臉鄙視的說道。

「難道你會?」袁州難得表情驚訝的反問。

「當然。」烏海毫不猶豫的點頭。

「呵呵。」袁州低頭,不準備理人了。

一個毫無情商的人還敢當著他的面說自己很會聊天,袁州心裡鄙視,臉上也沒掩飾。

「等等在雕刻,我這是有事來的。」烏海一臉認真的說道。

「什麼事。」袁州聽見有事,還是很給面子的抬頭問道。

「肝生,袁老闆不會忘記了吧?」烏海道。

「沒有。」袁州肯定的搖頭。

「那我們今天就去吧,今天天氣不錯,而且離吃晚飯還有三個多小時呢。」烏海看了看時間,然後道。

「行,那我帶你去。」袁州道。

「我等你,你收拾東西。」烏海立刻點頭,然後說道。

「你就這樣去?」袁州起身,看著烏海的家居服問道。

「當然不,你進去收拾,我就回去換衣服了,很快的。」烏海搖頭。

「你快點,時間不多。」袁州說完,端著板凳回了小店。

兩個男人收拾起來還是很快的,袁州換了一聲灰色的運動服,看起來輕便休閑,而烏海則是一聲休閑薄呢子西裝,也挺人模狗樣的。

「原來你還是有能見人的衣服的。」袁州不由感慨。

「當然,我每套衣服都是鄭家偉配好的。」烏海驕傲的點頭。

「真是辛苦鄭家偉了。」不問原因,袁州就能猜到鄭家偉如此細心的原因。

肯定是被烏海的審美折磨的不輕,畢竟也不是每個人都有他這樣高雅的審美眼光的,袁州心裡很是自得的想到。

「我們怎麼去。」走到小街口,烏海轉頭問道。

「查過了,先坐車到蕪湖路,然後再按照大爺給的地圖去那個高人出沒的地方。」袁州還是做了功課的,立刻就回答。

「好,那我們坐幾路車?是在這個方向坐還是對面那個方向?」烏海直接走到公交站牌,邊看邊問。

「不,我們打車。」袁州站到站牌前面,以便打車。

「公交車也不錯的。」烏海走回來,建議道。

「你個路痴就別瞎指路了。」袁州直接一句話堵回去。

「那好吧。」烏海攤手,表示無所謂。

袁州不坐公交車的理由倒是很簡單,因為他分不清應該從哪個公交站牌坐,既然分不清,那麼打車就行了,袁州的原因簡單粗暴。

打車然後坐車,到站下車,袁州很是自己的自己付錢了,畢竟今天可是他帶烏海飛。

「應該就是這裡了。」兩人站在路口,袁州拿出老頭的地圖,確認道。

「後面怎麼走?」烏海看著前面的小街。

要說蕪湖路這裡是一條大街道,兩旁高樓林立,左邊是一個大型商場包括超市的後門,而右邊則是一家家大紅門面,大門大開的店面,看起來不是火鍋就是串串。

街道兩旁還有一些小巷子,裡面有的是小吃,有的則是小區的側門之類的。

「直走一里半,然後左拐,然後走兩百米之後再左拐,就是菜市場了,人就在那裡。」袁州看著地圖嚴肅的說道。

「還好,感覺不遠。」烏海點頭,然後跟著袁州開走。

「一里路是五百米,一里半就是七百五十米,我穿四十碼的鞋子,四十碼是二十五厘米,我的步子大小中間的跨度應該是三十七厘米,加上腳本身的長度二十五厘米,那麼就是兩步一百一十四厘米,中間需要減去重複腳的長度,剩下的應該正好是一米,所以我應該走一千五百步。」袁州迅速在心裡算出了自己需要走的步數。

是的,袁州其實找不到路,但是有地圖袁州覺得不難,而且他會嚴格的計算位置,這樣應該不會有錯。

袁州邊走邊注意自己的步伐大小一致,心裡默數著走了多少步,臉上的表情嚴肅而認真,就好像是某種科學實驗一般。

「踏踏踏」袁州規律的腳步聲在街道上輕輕響起。

「一千四百四十九,應該要轉彎了。」袁州默念了一句,然後下意識的轉頭看。

轉頭的時候,袁州按照習慣是沒有停下的,是以他回頭的功夫他順勢轉了彎。

「嗯,接下來就是兩百米的直線,果然還是很簡單的。」袁州心裡放鬆,繼續計算。

「等等,好像哪裡沒對。」袁州突然停下,然後自言自語了一句。

袁州皺眉轉頭思考著,發現後面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對於自身的方向感,心裡一點b數都沒有。

人群里有帶著小孩子的大媽,有逛街的青年女孩,也有半大的中學生在笑鬧。

「好像少了點什麼。」袁州自語。

「對了,烏海這傢伙呢。」袁州突然一拍掌心,記起了烏海應該是跟著他走才對,但現在後面空無一人。

「這傢伙跑哪裡去了。」袁州站在原地開始等人。

袁州的耐心是很好的,站在自己的位置上靜靜的等了五分鐘,然後後面還是沒出現烏海的身影。

「不會是丟了吧。」袁州皺眉,然後離開原地,向前後走了走,看了看,甚至向著旁邊的小巷子也進去看了看。

「居然這麼容易丟,三歲嗎?」袁州吐槽。

吐槽完自然要打電話,袁州麻利的摸出手機,開始打電話。

還好烏海死皮賴臉的在袁州手機里存了電話,不然還不知道怎麼聯繫。

「嘟嘟嘟」電話響了三聲,然後被人接起。

「烏海你人呢?」袁州開門見山的問道。

「我在找你。」烏海那頭有些吵鬧,但話語很直接。

「你在哪?」袁州準備自己去找這個路痴。

「我在我們分開的地方,沒走多遠,應該能看見。」烏海摸著小鬍子,四處看了看,然後道。

顯然烏海這話說了等於沒說,袁州根本不知道他烏海是什麼時候丟的。

「你那裡有什麼標誌性建築?」袁州皺眉問道。

「紅色的房子,是個火鍋店,邊上有個電線杆。」烏海一字一句的形容道。

袁州按照烏海的形容環顧了四周一圈,發現這裡和烏海說的完全一樣,沒有任何區別。

「說說更顯眼的東西。」袁州再次問道。

「門口有紅燈籠,燈籠上畫的是鳳,我看其他畫的都是凰,這個就很好認了。」烏海道。

袁州冷笑,你TM在逗誰他只是個廚師,不是什麼生物學家,鳳和凰TM的有區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