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七百五十二章 無心插柳柳成蔭

第七百五十二章 無心插柳柳成蔭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10-03 07:55  字數:2502

就在袁州糾結的時候,被系統稱為網紅菜的瀝米飯更加紅了。

甚至就連莊心暮都特意打電話過來要一起去吃瀝米飯了。

「今晚一起去袁老闆店裡吃幸運飯吧。」庄心暮打來電話第一句就是這個。

「幸運飯?」伍洲迷茫。

庄心暮搖了搖腦袋,解釋:「就是瀝米飯。」

「瀝米飯不是米百做嗎?為什麼又是幸運飯了」伍州這幾天在加班,所以沒時間關注網路上的事情。

然後庄心暮一點也不嫌麻煩的,把整件事來龍去脈全部梳理了一遍。

伍洲聽聞,拿著手機無語:「這個你也信?」

「不是信,就是看大家都要去吃,所以我也想試試。」庄心暮的聲音充滿興趣,高興的說道。

「萌萌你也認識的,我覺得就是她運氣好,你別信,不然有落差就不好受了。」伍州還是很理智的,提前給庄心暮打預防針。

「知道知道,我就是想去吃東西。」庄心暮應聲,然後掛斷電話。

因為是上班時間伍州接電話的時間很短,也就沒特意出去接,是以趙英俊也聽見了一部分內容。

「她也信了?」趙英俊好奇道。

「看樣子是的。」伍州一臉無奈。

「袁老闆還真是不走尋常路,每次出名都挺另類的。」趙英俊一下子想起吃燒鵝事件。

那時候以點四分之一只為榮,現在又是瀝米飯的好運事件,還真是挺與眾不同的。

而引發這一切事情源頭的萌萌則是叼著餅乾,觀察這事情的走向,吞下餅乾後嘟囔:「我這算是無意宣傳了一波,效果還挺好,袁老闆應該請我吃飯才對。」

萌萌臉上的表情狡黠,停可愛。

然而不管是被庄心暮惦記的網紅菜還是被萌萌惦記的袁州,此時都正在無奈。

「系統你是不是最近上網了?網紅菜是什麼鬼?」袁州深吸一口,這才開口。

系統現字:「宿主可接受任務,即可查看。」、

「呵呵,任務?我的獎勵都還沒用,怎麼又有任務,看來春天到了系統你都高產了啊,最近都兩個任務了。」袁州一臉懷疑。

要知道,袁州可是有個旅遊獎勵還沒用,但現在又突然來一個任務,而且看樣子還是一個做到一半的任務,這就有點奇怪了。

系統現字:「支線任務、隱藏任務、主線任務都是隨機發放,並無規律可言,宿主可放心領取。」

「嗯,那我考慮一下。」袁州皺眉並未立即領取。

「不過,我覺得系統你可以先解釋一下網紅菜是什麼意思?」袁州繼續道。

系統現字:「網紅原本意思是指網路紅人,是指在現實或者網路生活中因為某個事件或者某個行為而被網民關注從而走紅的人。」

「而且他們的走紅皆因為自身的某種特質在網路作用下被放大,與網民的審美、審丑、娛樂、刺激、偷窺、臆想以及看客等心理相契合,有意或無意間受到網路世界的追捧。」

「本系統所說的網紅菜也是如此,在機緣巧合下走紅的菜肴。」

「說了半天系統你貌似沒告訴我我獲得的網紅菜是什麼?」袁州突然想起這個關鍵的點。

沒錯,系統說了半天也沒說是哪道菜變成了網紅菜。

「難道是燒鵝?」袁州想起了那個小半隻鵝的事情,不由猜測。

系統現字:「宿主所做瀝米飯現為網紅菜,被網名叫做幸運飯。」

「居然是它?還真是沒想到。」袁州有些驚訝。

畢竟瀝米飯屬於米百做里除了白米飯外最簡單的做法,袁州確實沒想到是它。

「一會查查是怎麼成為幸運飯的。」袁州心裡暗下決定。

系統現字:「宿主可領取任務。」

「作為一個未來的廚神,謹慎也是必須的對吧,所以你這個任務的名字制霸網路的意思是說讓我的店鋪更加出名?」袁州不緊不慢的猜測道。

系統現字:「宿主領取即可知曉。」

「看來不是。」袁州自言自語。

袁州現在還是很了解系統的,要是他才對了系統會直接承認,若是不對就會催促他領取任務。

「那麼是多出幾個網紅菜?」袁州轉念一想,立刻道。

系統現字:「宿主領取任務即可知曉獲得方式,以及任務獎勵。」

「還真是這個任務。」袁州若有所思的沉默了。

就在袁州拿著刀,坐在門前沉默的時候,樓上的烏海突然出聲了。

「袁老闆你在發獃?」烏海站在二樓窗邊,閑閑的摸著自己的小鬍子,一臉驚訝。

「沒有,在思考。」袁州立刻抬頭回答。

「才怪,我看你這樣呆著有好幾分鐘了。」烏海一臉不信。

然而袁州卻是說完直接低頭,聽見烏海的質疑也不出聲了,就那麼坐著。

「袁老闆,袁老闆?又在發獃?」烏海一連叫了好幾聲。

「沒有。」袁州還是沒抬頭。

「那你怎麼不回答?」烏海好奇道。

「抬頭說話,累。」袁州淡淡的說道。

「那行,你等我下來。」烏海說完,直接離開了窗邊,不一會就從樓下,啪嗒啪嗒的走下來了。

烏海向來是個說風就是雨的人,何況難得看到袁州坐門前沒雕刻,在發獃,自然的下來聊聊。

「你下來幹嘛。」袁州這下直視烏海了。

「不是你說抬頭說話累,我就下來了。」烏海理所當然的說道。

「我沒說要聊天。」袁州淡淡道。

「這天氣正好的,咱們聊聊晚上吃什麼就行,或者你準備做什麼新菜也可以。」烏海很是大度的表示,隨便聊。

「現在是雕刻時間。」袁州舉起手上的菜刀。

「總要歇會的,你說說你,袁老闆你每天就知道雕刻,和一條鹹魚有什麼區別。」烏海痛心疾首的說道。

「有。」袁州這話說的很是肯定。

「有個屁的區別。」烏海道。

「鹹魚沒有我帥,鹹魚不會做菜。」袁州一臉認真。

「呵呵。」烏海看著袁州很是無語。

有時候天就是這麼被聊死的,烏海鄙視袁州不會聊天。

ps:首先祝出門在外的書友都平平安安的。

而僵頭貓正在敷膏藥,現在還是僵頭貓,睡覺都不敢動了,那真的是不敢動不敢動了……

所以菜貓的親身經歷告訴大家,扭頭有風險,得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