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七百二十六章 神奇的泉水豆花

第七百二十六章 神奇的泉水豆花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09-15 11:36  字數:2699

「這是什麼味道?」呂咸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碗里平凡無奇的豆花。

「難道我這麼快味覺退化了?」呂咸再次嘗試一口豆花。

不過這次是準備蘸料的。

袁州端來的豆花是方方正正的一塊,剛剛被夾了一個角,而現在再次被夾起一塊。

其他的豆花能用筷子夾起來的肯定不夠嫩滑,而不能用筷子夾起來的也就太過軟爛,這兩種都不是好豆花。

呂咸自然知道袁州肯定能做到既嫩滑又能夾起來的地步,否則就白瞎了如此大的名氣。

但泉水豆花和其他的不同,它就得突出一個嫩和滾,然而這兩樣不好同時做到。

當年獲獎的就是同時做到了,而且搭配極其美味的蘸料一舉打敗了其他的頂級鮮味的燕鮑翅。

而袁州這個卻和呂咸以前吃的任何豆腐都不同。

這次呂咸小心的,慢慢的把蘸上紅油辣椒的豆花塞進嘴裡。

「唔,嘶,好燙。」呂咸忍不住嘶了一下。

然而就這麼一下,嘴裡的豆花一下子就化開了,和剛剛蘸的紅油辣椒融合在一起,一股豆香味立刻充斥口腔,而辣椒的香辣也刺激起來。

嘴裡一下子又香又辣,還特別燙,感覺味覺一下子都被全部喚醒了一般,每一個細微的味道都在嘴裡散開,而其中豆花的香、嫩、滑則一種貫穿其中。

美味,爽口!

其中每一個味道都相輔相成,組合在一起後就像一曲激昂的交響曲。

「好吃,熱辣爽快,豆花嫩滑。」呂咸閉著眼,一臉的滿足。

「果然是驚喜,居然和其他任何的味道都不同,有意思,真有意思。」呂咸邊吃邊感慨的說道。

「當然。」邊上的周世傑點頭,當然他的筷子也沒停下過。

「果然是泉水豆花,稍稍一抿能感覺都豆花裡面的泉水的甘甜。」呂咸點頭附和,因為好吃,說話都激動了,不停用果然xx、果然xx的語癖。

「看來你的味覺還沒退化。」周世傑揶揄道。

「那是,我可是還有很多美食沒吃呢。」呂咸理所當然的點頭。

「和那個小兔崽子一樣。」周世傑哼了一聲。

「不不不,我可不認識他。」呂咸搖頭否認。

「我說的是你和那個小兔崽子一樣,是個飯桶。」周世傑道。

「吃得多,吃的雜,吃的好那才能叫飯桶,這可是好稱呼。」呂咸不以為意,美美的吃了口豆花。

「懶得理你。」周世傑氣結,只能默默的開始吃豆花。

不過這一口豆花立刻就吸引住了周世傑的注意力,這是一種說不出來的味道,哪怕周世傑的廚藝爐火純青,也嘗過史大師的泉水豆花,但也不得不說一句這豆花的美味超出了想像。

「不愧是袁州,竟然在泉水豆花還能做出新意,我們這些老東西看來該退休了。」周世傑感慨的說道。

是的,袁州這一碗豆花讓周世傑生出了這樣的心思。

「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果真是美味。」吃三口豆花,周世傑就感慨了三次。

這麼一會功夫,周世傑和呂咸碗里的豆花就差不多去了一大半了,不光如此,碗中的白飯也漸漸減少,配著豆花不管是味道還是什麼,都非常的適合。

周世傑和呂咸來得晚,來的時候烏海都吃完了一輪了,是以他剛剛點的那是第二輪,但就是他第二輪吃完,這兩人也才剛剛吃完。

「今晚的營業時間結束,明早見。」袁州在兩個小時剛剛過一分鐘的時候,說出了這句結束語。

「袁老闆再見。」

「袁老闆別忘了明天的泉水豆花。」這是看周世傑和呂咸吃,看饞了的食客。

「對對對,泉水豆花。」

「明天見,袁老闆。」

食客在袁州說後,紛紛起身離開,但也不忘記自己明天的餐點。

而袁州對於食客的招呼,一律的回答都是「明早見。」

畢竟人就是這樣的,吃了早餐就開始想著中午吃什麼,吃著午餐又開始想晚餐是什麼,現在晚餐結束了,自然要想著明天吃什麼了。

人來去的很快,周佳和暮小雲相攜離開,而申敏則機警的去了酒館二樓開始收拾準備酒館營業。

店裡一下子就剩下了周世傑、呂咸和袁州三人,就連烏海都離開了。

畢竟烏海是知道的,在非營業時間袁州是不可能做吃的,何況一會他可是會來喝酒的人。

「純粹的豆香味,極致的黃豆發揮。」周世傑最先開口,評價很高。

「謝謝,您覺得如何。」袁州點頭,自然的問道。

周世傑沉默,並未立刻回答,一旁的呂咸倒是開口了。

「和老史泉水豆花各有千秋。」呂咸本來認為他夠高估袁州了,九分的功夫,沒想到袁州爆了個大的。

不是九分,更不是十分,而是另起爐灶,形成另一種不遜於前者的風範。

「袁小老闆這手藝我看是從娘胎里開始練,這才有今天這功夫。」呂咸把袁州細細打量了好幾遍。

「我接觸廚藝的時間並不太長。」袁州老實的說。

「……」

「……」

袁州說這話完全不是裝逼,就是事實,但這話卻讓周世傑和呂咸集體無語,一臉不滿的看著袁州。

要知道接觸廚藝時間不長都能有這樣的手藝,那他們這樣為之奮鬥了幾十年的情何以堪。

「行了,知道你小子是天才,也別老是掛在嘴邊。」周世傑一臉無奈的說道。

「和楚梟一個德行,氣人。」周世傑氣呼呼的看了袁州一眼。

「不,我比他帥。」袁州雙手撐著琉璃台,這一點必須表露清楚。

「哈哈哈,袁小老闆有意思。」周世傑是氣結,倒是一旁的呂咸哈哈笑了起來。

「難怪能做出這樣的豆花,果然是思路與眾不同。」呂咸看著兩個空碗,認真的說道。

「別賣關子了,你這豆花一點雜味沒有,這是怎麼弄的?石膏沒味我知道,我說的是豆子。」周世傑說起廚藝上的事情,立刻就變得認真而嚴肅。

而袁州則更加認真,站直身體,拿出了一樣東西。

這個東西呈現黃褐色,小臂長,像一個小木棍,一頭有一截尖尖的,好像刀片一般,明顯是被削成這樣的。

不過這東西一拿出來,周世傑立刻站起了身,驚訝道「你用這個切的豆花?」

「是的,竹刀畢竟帶有竹子的清香味,其他還好,豆花嬌嫩,用豆桿做刀最好。」袁州自然而輕鬆的說道:「不起眼的小技巧,沒有什麼。」

完全沒有吃了二十幾碗豆花,熬夜想了一晚上的樣子,語氣那叫一個隨意。

所謂的裝暗逼,說的就是袁州現在這個樣子了。

……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我會告訴你,小說的是扒書.網么?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