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七百二十一章 最原始

第七百二十一章 最原始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09-11 19:07  字數:2451

門檐烏海,又叫烏門檐,這是烏海今年才有的新外號。準確來說,烏門檐這稱呼應當是讚揚,原因就是在不久前年初舉辦的「世界青年畫展」,烏海一幅畫,創造了畫展的最高成交價。同時,也是被諸多國外媒體稱之為「從未有過的天才視角」、「第一個抬頭看世界的人」,大受好評,力壓其餘國家的天才畫家。

能夠說是揚國威,而烏海參賽的畫作,則就是《門檐》,也就是烏海當初躺在地面,用仰視的角度,觀看了好多天所創作的畫。

是以,稱呼烏海為門檐烏海,或者是烏門檐,除開是畫名,還有是華夏畫壇對外門檐的意思。

高頌既然能夠說出烏海這個稱呼,證明她也是關注畫壇的,再加上她是姜嫦曦的朋友,烏海的特徵實在是太好認了。

「沒錯就是畫畫那個。」烏海重複:「能不能喝杯西瓜汁聊聊。」

在袁州來看,烏海這個搭訕太粗糙了,一點也沒有技巧,這個樣子會給女方一種急躁的感覺,如果是他,絕對能更加完美和不露痕迹。

「也好,正好我經常看畫展,對畫畫也很有興趣。」高頌答應了,說真的她還真是一個業餘的畫畫愛好者。

「那……高老師我先回去了。」女學生知趣的離開。

女學生立刻後,兩人又一人點了一杯果汁,高頌一點也不怯場,率先的拋出話題「聽說你很喜歡搶人東西吃。」

聽說,聽誰說?肯定是姜嫦曦,若是平時烏海肯定不會背鍋,會據理力爭,但現在他有更重要的事情,是以,直接開門見山。

他問「美女你剛才說舞蹈是技巧性,和賦予了很多作用是不是。」

還知道找共同話題了,袁州摸了摸下巴並不存在的鬍子,心裡很是滿意。

「是這樣沒錯,無論是競技,或者是社交,甚至於現在爺爺奶奶輩跳的廣場舞都是有作用性的,廣場舞的作用是娛樂,豐富老年生活。」高頌補充。

「美女就是美女,果然腦子不好使。」烏海此話一說,高頌直接呆了。

高頌不明白烏海這話什麼意思了,搭訕?雖然被搭訕的次數很多,但高頌從未見過這種操作,一上來就說腦子不好使。欲情故縱也不像,高頌還是清楚的能夠感覺到,烏海這話是很認真的在說。

還有,烏海是真的請她喝了西瓜汁,付了錢的。

畫壇流傳,烏門檐脾氣非常不好,求畫的失敗率是百分之九十九點八,現在高頌是相信了。

「有什麼不對,請指教。」高頌涵養也挺好,沒生氣反而詢問。

「你認為最完美的藝術是什麼。」烏海牛頭不對馬嘴的問道。

「歌劇,歌劇吧。」高頌想了很久才回答。

瓦格納、威爾第、奧芬巴赫、莎士比亞等等,歌劇大師太多了,這是高頌經過深刻考量,才做出的回答。

「歌劇,威爾第。」烏海道:「一個不會外語的華人,怎麼感受《納布科》?」

高頌不明白的烏海到底要說什麼,但知道肯定是有東西要表達的,所以沒有著急回答,只是靜心聽下面的內容。

「我認為完美的藝術很簡單,就是所有人都能看懂,所有人都能有所領悟。」烏海首先說道。

緊接著又道:「歌劇、歌曲甚至小說,都是語言和文字的禁錮,語言不同,即使有翻譯,也看不到原作者真正的文字。」

「所以只有繪畫和舞蹈才是最完美的藝術。繪畫不需要文字,也不需要分為油畫、水墨畫、版畫等等分類,在原始的時候,人用樹枝在地上寫寫畫畫,後來繪畫變成記錄,但最原始,最根本的繪畫,沒有承載任何作用,只是情緒的表達,任何人都能完完整整的,觀看原作者所要表達的東西。」

烏海是難得如此嚴肅的說一件事,不得不說板著臉的烏海還是很有說服力的,包括高頌在內,都靜下心來,聽烏海的敘說。

「舞蹈也是一樣,一開始在還沒有舞蹈這種概念的時候,原始的人們高興的時候,或者是傷心的時候,都喜歡用手舞足蹈來表示,和繪畫一樣,舞蹈並不是用技術駕馭,承載了很多作用,舞蹈起源一定是原始的。你現在所認知的起源,以及所教的東西,實際上不過是剝離了最核心的部分,退步而形成的。」

待烏海話,所有人是明白了,並不是烏海學會了搭訕,他請高頌喝西瓜汁,只是為了開懟。

「活該單身狗一輩子,好不容易搭訕了一個漂亮妹紙,竟然這麼說話。」袁州在一旁恨鐵不成鋼,暗自吐槽。

烏海執著的東西不多,只有美食和繪畫,前者能夠讓他不要臉不要皮的搶東西,而後者則造成了現在的情況,很大程度上,烏海真的喜歡繪畫是因為繪畫沒有文字,任何人交流起來都沒有阻礙。

高頌也不是省油的燈,面對烏海的全盤反駁,她抿了一口西瓜汁之後,也面不改色的回答:「繪畫、舞蹈,情緒的發泄,我基本認同這個觀點,至於退步,有技巧就是退步?換個角度想,更有技巧性,更有規範性,難道不是進步?」

「就好像我,開心的時候,也能夠在舞蹈室跳一支拉丁,我傷心了也能夠消磨汗水,賦予了更多東西,難道不是讓舞蹈更有價值?」

「原始的東西一定是好的?現在的發展,一定沒有意義?」高頌反聲質問。

「現代的不一定是錯的,原始的不一定是好的。」烏海道:「但你替換概念的功夫,真的和你外形有得一拼,是進步還是退步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告訴你,繪畫和舞蹈是最完美的藝術形式,還有就是你剛才說的話,是錯的。」

高頌可不是那種隨便一兩句,就認為自己是錯的,所以再次出聲的想要據理力爭,結果還沒等說出話來,烏海就一口喝完西瓜汁離開了,

最難受的事情莫過於,一大堆話想說出口,但正主走了,之前烏海的全面反駁,高頌沒生氣,但現在高頌真的好氣哦,什麼現在是錯的是什麼鬼?

「老闆給我續個杯。」高頌表示自己必須再喝點西瓜汁冷靜冷靜。

而另一邊袁州看著烏海離店的背影,怎麼能對美女這樣呢?太不特貼了,看著生氣了高頌,袁州口氣溫和的回答:「本店規矩,不能續杯。」

……

≥↖扒≥↖書≥↖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