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七百章 感覺要坑

第七百章 感覺要坑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08-24 21:48  字數:2500

李研一別的不行,但這耳朵和舌頭那是一等一的好,因此由桑不憂桑這話一說出口,他就WWW..lā

「你剛剛說什麼?」李研一眯起眼睛,嚴厲的看向由桑不憂桑。

「沒什麼。」由桑不憂桑立刻下意識的反駁。

「你不是美食評論的,你是來吃飯還是來報道。」李研一壓根不是要他重複剛剛話,只是要說自己的話。

「這好像和你無關。」由桑不憂桑有些心虛。

畢竟剛剛說李研一的確實是他,現在不承認也是下意識的,被這麼一問倒是不好說什麼了。

「和我無關?你詆毀老夫的眼力和舌頭那就是在污衊老夫。」李研一這話說的擲地有聲。

「這點我沒有污衊您的意思,不過這鴨確實是凍鴨無誤。」由桑不憂桑肯定的說道。

「你覺得從冰箱里拿出來的就都是凍鴨?」李研一沉默了一下,一臉古怪的問道。

「當然。」由桑不憂桑理所當然的說道。

「老夫今天就日行一善,給你說說什麼是凍鴨。」李研一看由桑不憂桑的眼神和看白痴的也沒有區別了。

「您請。」由桑不憂桑做出虛心聽講的樣子說道。

「凍鴨是指經過零下三四十度冷凍儲存的鴨子,由於它存的期限會很長,而經過這樣冷凍的才能稱之為凍鴨。」李研一一本正經的解釋了一遍。

「而你看看袁老闆手上的鴨子,再來說其他的,當然你可能不認識我,也沒必要認識,只要知道,有老夫的嘴保證那不是凍鴨就行了。」李研一接著說道。

「您和袁老闆的關係,我會做調查,不用多說。」由桑不憂桑實在很厭惡李研一討人厭的語氣,當下也不客氣了。

「老夫和他有個毛的關係。」李研一嗤笑一聲,當下轉過頭,不在理會由桑不憂桑了。

「也不知道哪裡來的老頭。」由桑不憂桑這次學聰明了,他並沒有說出口,而是心裡腹誹了一下。

當然,由桑不憂桑不認識李研一是很正常的,畢竟他們的圈子根本不交集。

由桑不憂桑負責製造新聞熱點和打假,而李研一則是美食里的大家,兩人根本就不挨著。

不過眼下是看袁老闆更重要,畢竟關於袁州做菜的圖還沒拍呢。

這兩人的對話袁州是全部聽見了的,要不是不想說話,袁州就想把系統給的介紹拍在由桑不憂桑的臉上。

畢竟他前面才嫉妒過手上這鴨子的伙食和生活條件。

今天一早,袁州拿到這鴨子的時候,他就問過系統了,畢竟要做好一道美食,了解它的生長還是很有必要的。

「這鴨子又是吃什麼鮑參翅肚長大的?」袁州邊殺鴨,邊問道。

袁州這麼問是有理由的,且不說其他的,就是這鴨子被宰殺的時候,一點不腥氣,放血的時候隱隱流出一股子香味就可見一般了。

果不其然,系統的回答沒讓袁州失望。

系統現字:「此鴨選用金陵湖鴨的幼種進行飼養。」

「湖鴨?就是後來用作北京烤鴨的那個鴨爺爺?」袁州是知道這個的。

就是傳說明永樂皇帝從南京遷都北京後,把這種鴨帶到北京南苑飼養,然後就用來做了北京烤鴨。

系統現字:「是的,此鴨的純種在1988期間的飼養量僅為9萬餘只,本系統選取的乃是純種湖鴨,其鴨肥嫩多肉,特別適於烹制菜肴,因為其飲食原因,最適宜用來烹制樟茶鴨。」

「你這鴨子又是吃什麼長大的,一點也不腥氣,還帶茶香?」袁州處理好鴨子後,確定了這個鴨子帶有的味道是茶香味。

系統現字:「現在宿主所在地區的季節為春天,而春天適宜飲用槐花茶,本系統用鹿茸輔以新鮮槐花茶進行飼養,期間食用涿州稻穀來進行育肥。」

「等等,你說的是鹿茸?」袁州一臉吃驚的問道。

系統現字:「是的。」

「老子都還吃過鹿茸,鹿茸長啥樣來著?」袁州也顧不得其他了,直接扶額嘆氣。

「這社會沒救了,鴨子都吃鹿茸了。」袁州一連吐槽了好幾句。

系統現字:「科學餵養,待到初秋即可食用,此時的鴨子最為肥壯,味道鮮美。」

本來還想接著吐槽的袁州,突然發現系統說的好像沒對,立刻開口問道。

「現在不是剛剛立春嗎?」袁州道。

系統現字:「太陽一直在南北回歸線間做往返運動,即太陽在哪個半球,哪個半球就為夏季。因此當太陽在北半球時,北半球就為夏季,反之則是冬季。」

「此時在南半球的澳大利亞,紐西蘭,南非,智利,阿根廷等都是秋季。」

「咳咳咳,知道,我就是問問你這食材的事情,不用科普地理。」袁州以手握拳,嚴肅的說道。

「養個鴨子都養去南半球了。」袁州心裡緊跟著就吐槽了一句。

不過,在袁州問到食材的時候,系統又自行隱匿不再現字了。

而這樣一個鴨子,怎麼可能是凍鴨,也難怪袁州想把介紹直接扔由桑不憂桑臉上了。

袁州的這些心裡活動由桑不憂桑是不知道的,但在他看過去的時候,袁州正拿著刀給鴨子做退毛處理。

只見袁州一手捏起鴨嘴,自然的提起整個鴨子,鴨掌鬆鬆的踩在案板上。

直接拿起刀「唰唰唰」幾下,刀光閃爍,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由桑不憂桑覺得鴨子好像光滑了不少。

「哪裡有人能隨便揮兩刀就剃毛的,錯覺吧。」由桑不憂桑忍不住搖頭否認自己的猜測,畢竟袁州拿在手上的那可是竹刀,那東西用來切豆腐這點他還是知道的。

這樣的刀哪裡能用來剃毛。

而袁州卻不管這些,剔完剩下的浮油和絨毛,又接著做下一個事情。

用紹興黃酒腌制,這次腌制難得的看到袁州是用手進行腌制的,他的每一個動作都恰到好處,輕輕一抹鴨子身上就掛滿了黃酒汁液,再一帶,那酒水好似滲進去般,簡直是看得見的吸收。

緊接著袁州就直接撒入茂汶花椒和麻椒,用來提味。

「真是卧槽了。」由桑不憂桑看著袁州利落乾脆的手法,連拍照都忘了。

「感覺要坑啊……」由桑不憂桑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我會告訴你,小說的是扒書.網么?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