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六百九十八章 錢箱的變化

第六百九十八章 錢箱的變化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08-22 14:53  字數:2475

「現在三點五十五,估計那店鋪還沒開門,先去看看。」由桑不憂桑看了看手錶,小聲的自言自語了一句。

就在由桑不憂桑悠閑的往前走的時候,邊上有個穿著套裝,外搭風衣的女子路過。

注意到她是因為,這是一個漂亮的走路自帶氣場的女人,而且更因為她嘴裡的話。

「這個時間去袁老闆那裡應該差不多,剛剛好。」這個女人正是湯敏,她走過由桑不憂桑身邊的時候,這樣嘀咕了一句。

就是因為這句話,由桑不憂桑一下子就注意到了她,並不自覺的跟著她的步子去了。

「踏踏踏」腳步聲在街上敲擊,由桑不憂桑不緊不慢的跟著湯敏身後。

因為街上來逛街的人還不少,湯敏倒是沒注意到由桑不憂桑,自顧自的快步走著。

袁州小店就在小街的中間部分,是以兩人並沒有走多久。

現在天氣暖和了起來,袁州穿著稍稍輕便的漢服,一如既往的坐在門口雕著手上的蘿卜。

而路過的人不管男女老少都不由自主的會看看袁州再走,當然也有女孩子會拍照之類的。

但都很好很安靜的不去打擾袁州。

而袁州則是認真的雕刻,當然他沒雕刻感覺有人拍自己的時候,總是不自覺的挺直脊背,畢竟這樣更加能體現他男神的風姿。

至於剛剛到的湯敏只是拿著手包,站在袁州近前安靜的等著,並不出聲。

跟著來的由桑不憂桑雖然不明白,為什麼湯敏明明是有事來找袁州卻不開口,但他也站在那裡不出聲,他倒是一點不突兀,畢竟站著看袁州雕刻的人著實不少。

「袁老闆。」袁州剛剛放下手上的東坡垂釣蘿卜,湯敏的聲音就傳來了。

「你來了。」袁州點頭表示招呼。

「嗯,姜總讓我來的。」湯敏這才走上前。

這下袁州並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然後湯敏就是上前拿出手包里的十塊零錢,往錢箱里投,她的速度快而準確。

前後沒用一分鐘,但就是這樣,也夠由桑不憂桑看見了。

「這可被我抓到把柄了,這明顯就是自己搞了吸引人的噱頭。」由桑不憂桑隱蔽的拍下了湯敏投錢的動作。

當然,關鍵是她和袁州貌似很熟的寒暄,這些可是都能當做證據的。

因為距離關係,由桑不憂桑並沒有聽見湯敏和袁州的對話。

放完錢,湯敏就轉了過來,嘆了口氣,她心裡其實是滿心的不解。

「果然又沒剩什麼了,不知道姜總和馬志達到底怎麼回事。」湯敏想起剛剛寥寥無幾的錢幣,忍不住嘀咕。

「袁老闆再見。」湯敏客氣的打了個招呼,這才快步離開。

湯敏一走,袁州又坐上了椅子,繼續自己的雕刻,刻刀舞的「唰唰」的。

看了沒多久,由桑不憂桑就覺得有些無聊了。

「這人難道就準備一直在這裡雕刻?這宣傳的效果還真是不錯。」由桑不憂桑表示他的一切都是從噱頭的角度出發的。

至於欣賞袁州高超的技藝,那是沒時間的,他正在心裡醞釀晚上的稿子開頭。

「踏踏踏」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來人應該是用跑的,不多會就到了袁州面前。

還是一樣,這人著急的來,在袁州面前卻站住了,就那麼看著袁州雕刻,直到他雕完。

「袁老闆如何?」來人是馬志達,開口就問道。

「自己看。」袁州並未多說,直接示意那邊的錢箱自己看。

「好的。」馬志達立刻興沖沖的上前查看。

「嘩」馬志達不小心搬動箱子發出的聲音,他探頭看了看,裡面的錢還是有的,不算多也不算少。

比他想像中要好。

「看來我是要贏了。」馬志達一臉自信的說道。

「傻白甜。」袁州默默給馬志達安上了這個標籤,感覺非常適合他。

看完錢箱,馬志達心滿意足的走了。

是的,最近馬志達都會每天抽空跑下來幾趟,就為了看看錢箱里的錢怎麼樣。

馬志達的這些行為由桑不憂桑都看在眼裡,默默記在心裡,也不知道到時候會寫成什麼樣。

時間過的很快,不一會就到了小朋友放學的時間,難得的烏海和凌宏也在這個時間過來了。

「我覺得這個東坡垂釣不錯。」烏海摸著小鬍子,拿起了就不撒手了。

「嘖,真是難看的吃相,仙人祝壽我咬了。」凌宏嫌棄的看了烏海一眼,然後霸氣的說道。

「一會小心被小朋友打。」袁州不咸不淡的提醒道。

畢竟現在袁州這裡雕刻是最最受小朋友歡迎的,每天都有好多個來拿。

「不會,我這麼帥,受歡迎還來不及呢。」凌宏一臉自信的捋了捋頭髮。

就在凌宏剛剛說完,烏海還沒來得及回答的時候,突然有個小女孩的聲音傳來。

「小鬍子叔叔,小鬍子叔叔。」一把嫩嫩的童音傳來。

烏海僵住了一秒,這才低頭看去,眼前的是個穿著粉紅色中長款羽絨服,扎著兩個小辮子的小女孩,正睜大眼睛看著他。

「什麼事。」烏海說話的時候,下意識把手往後背去。

「那個黑箱子里是什麼啊?是袁哥哥的秘密嗎?」小女孩指著錢箱,看了看袁州這才問道。

「不是,是用來裝錢的箱子。」烏海默默鬆了口氣。

「那錢為什麼要放在門口?」小女孩看起來有四五歲,倒是理解錢是什麼的。

「是這樣的,要是有天你忘記吃早飯,然後你又餓了,那麼就可以自己去這個箱子里錢買早飯吃,等第二天路過的時候記得還進去就可以了。」烏海考慮了一秒,打了個比喻。

「你當誰都是你,做什麼都和吃有關。」凌宏沒好氣的白了烏海一眼。

「哦,原來是這樣。」小姑娘並沒有嫌棄烏海的解釋,一副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然後拿著雕刻跑了。

全程看完這些的由桑不憂桑表示「這還真是一個好的噱頭,居然吸引到了這麼多人。」

是的,這個時間已經有人陸續過來排隊等著吃晚餐了。

人,一下子就多了起來……

ps:今天菜貓洗衣服,然後有一件衣服上面掉了很多線,導致其他衣服也被沾上了,現在每件衣服上都是絨線,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好的辦法去除,沾棉線沾的快崩潰的菜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