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六百九十章 賭約

第六百九十章 賭約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08-18 02:30  字數:2483

就在俞矗為了自己的肚子四處奔波的時候,袁州小店裡還是一樣的和諧,不過因為掌握了一個菜系,袁州最近出了新菜。

是以新菜小王子馬志達就來了,平時他是不會出現在袁州小店的,只有這個時候才會出現。當然並不是所有新菜馬志達都會吃,比如說千八百的,馬志達只會來看看熱鬧,再點一份蛋炒飯。

是以今天馬志達出現,就代表著袁州小店有新菜了。

言歸正傳,馬志達今天到店其實還有另一件事,他找到了三失婦人,然後爆發了不大不小的爭執,緊接著兩人就打了一個賭。

就是因為這個賭,袁州小門口多了一個黑色小箱子,今天排隊的人都會看一眼,不容忽視,即使是烏海也饒有興趣的瞧了半天。

「有意思。」

「真的假的?」

「也真夠異想天開。」

殷雅、漫漫等人發表了自己的看法,仔細的看箱子不大,甚至有點像沒有蓋子的禮物盒,正正方方,擺在黑色椅子上,靠在店門右側。

與此同時,靠在黑色椅子上的還有一個手工製作的指示牌,寫著:

沒有錯!箱子里安安靜靜的躺著一堆十塊錢的票子,還有一些硬幣之類的,沒有人守著,伸手就能拿兩張。

「車標,門口的箱子是你放的。」烏海排隊進店之後,坐在了馬志達和姜嫦曦的對面,都是熟人,所以開門見山的問:「我是想問裡面的錢是你的?」

「我只放了兩百,其他四百是姜姐放的。」馬志達如實回答。

「清湯麵套餐和鳳尾蝦。」烏海先點餐,然後身體前傾,好奇的問:「車標你為什麼這樣做。」

事實上一個地方總有一個人,喜歡給人取外號,在袁州小店就是烏海,什麼凌宏土大款,姜嫦曦叫污女王,而馬志達開始是馬自達,後來覺得沒什麼特點,烏海又改成車標了。

作為畫家的烏海,在沒有吃東西的情況下,對其他事情還是保留著很高的好奇,馬志達雖說來袁州小店的次數不少,但每次消費都是控制在五百以內的。馬志達每月工資在一萬二左右,按照每月來兩次的頻率,是沒問題的。

接下來關鍵就來了,每月一萬二的工資,拿兩百出來打水漂,還是很不可思議的,畢竟誰的錢都不是大風刮來的。

沒錯,在烏海看來馬志達的錢就是打水漂,把錢放在箱子里誰都可以借,這種情況下有人會還才怪。

「我這樣做主要是有兩個原因。」馬志達說話永遠是一套一套的:「之前店裡一個小哥付賬的時候發現自己忘帶錢包,我借給他了兩百塊。後來小哥來還我錢的時候說,他也借給了一個有困難的陌生人兩百塊,原因就是因為我借給他的兩百。」

烏海點頭,還錢的時候他也在場,好像是有這樣一件事。

「其實我心裡還挺愧疚的,我的行為影響了一個陌生人,但那次我之所以會借錢,是因為剛剛被確定為店長候選,心情非常好,然後可以說是在心情很好腦子一抽的情況下借的。」,馬志達的話大概是在說,他借錢並不是發自於內心想法,只是情緒使然,在這種情況下影響了別人,他有些擔不起這個影響。

「車標你真是腦子有病,不管你是因為什麼借錢的,借了就是借了。就好像現在的明星做慈善,無論目的是作秀還是炒作,亦或是其他,真金白銀捐出去就是事實,而受捐助者能獲得幫助,這才是高於一切。」烏海道。

姜嫦曦口中含著吸管,西瓜汁已經喝了半杯了,聽到馬志達的話後,喃喃自語般嘀咕了一句:「好人永遠只會覺得自己不夠好。」

馬志達尷尬笑了笑,烏海的話讓他真不好接。

是以,姜嫦曦目光有意無意的看了烏海一眼,烏海老實了,馬志達才繼續講述。

「第二個原因就是我前不久在蘭市,我手機沒電,錢包又在酒店,身上沒現金,餓了一下午,當時我就想,如果這個時候有人能借我十塊吃個面,我一定謝謝他八輩祖宗。」馬志達道。

「結果呢?」烏海聽故事很認真。

馬志達苦笑:「結果肯定是沒辦法,我在蘭市又沒有認識的人,何況我也不好找陌生人開口。」

真相大白了,所以從蘭市回來的馬志達才會弄這樣一個箱子,畢竟人生在外,真正遇到困難誰也聯繫不上的時候,有了十塊錢在蓉城,可以吃點東西,可以打電話聯繫到人,不至於餓死,不至於流浪街頭。

馬志達有深刻的體會,當你困難的時候,會不會有好心陌生人幫忙是另一說,你能真的向陌生人求助就是很大的難點。所以,把錢放在箱子裡面,有問題直接「借」,不會尷尬。

「這種借出去的錢,真的有人還?」弄清楚的烏海問:「而且車標你怎麼保證,拿錢的人真的是需要這十塊錢的。」

馬志達沒說話,他保證不了,這個誰也保證不了,可以說全靠自覺。

烏海的清湯麵套餐來了,也不說話了,氣氛陷入安靜。

「其實還有一點。」姜嫦曦打破安靜道:「如果說是來蓉城旅遊,那麼借十塊應急回到自己城市之後,由於忙或者是其他,就可能會忘,畢竟十塊可不多,這樣的話箱子里的錢放再多也不夠。」

馬志達知道烏海和姜嫦曦說的是現實,但他還是想這樣做。是以才和姜嫦曦打了一個賭,馬志達賭錢箱裡面的錢永遠不會被拿完,而姜嫦曦賭最多一個星期,錢箱就會空。馬志達兩口吃完飯,有些悶悶不樂的離開。

「這種事情竟然不和我這個排隊委員會的副會長商量。」

在馬志達離開不久,傳來了土大款的聲音,凌宏走過錢箱,看了看指示牌二話不說掏出白色的錢夾,拿出裡面所有的零錢放在裡面,其中還有五十的,別問為什麼,有錢任性。

「有我這個會長知道就行了,知會你幹什麼。」姜嫦曦最近在保持身材,所以吃得不多,這已經吃完起身準備離開了。

「我是要成為排隊委員會會長的男人,不跟你計較。」凌宏每次鬥嘴都沒贏過,所以一副好男不跟女斗的樣子。

「那就先收起你的五十,難道別人拿了五十的還要找回你四十不成。」姜嫦曦一臉鄙視的說道。

這下凌宏無話可說了……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我會告訴你,小說的是扒書.網么?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