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六百八十五章 和蘇東坡杠上了

第六百八十五章 和蘇東坡杠上了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08-15 09:51  字數:2553

中午時間很快就到了,耿肖時刻注意著姜嫦曦的行程,等她走了大約五分鐘後,耿肖才起身走向湯敏。

「時間差不多了,要是去晚了會排不上對。」耿肖徑直走到湯敏辦公桌前。

「好的。」湯敏看了看時間,這才起身。

「走吧。」耿肖走在前面,一路隨意的聊著些輕鬆的話題。

他的態度既不過分熱情,也不冷淡,給人一種剛剛好的輕鬆感。

而這也是耿肖能稱為銷售部主管的原因,為人處世非常讓人喜歡。

耿肖很是綳的住,對於一路上各種艷羨嫉妒的目光毫無反應。

約到女神的確讓人嫉妒,但這才是第一步呢。

不一會兩人就到了袁州小店門口,實在是姜嫦曦的公司沒離得多遠。

「袁老闆這裡每天都這麼多人。」耿肖邊上前排隊,邊說道。

「確實,每次姜總來的時候也這樣。」湯敏深以為然的點頭。

還有五分鐘開始營業的時候,看著門外漸漸增多的人,暮小雲突然開口:「老闆那個酸菜魚為什麼叫東坡墨魚啊?」

「嗯?」袁州表情淡然,疑問的看向暮小雲。

是的,袁州沒明白哪裡來的酸菜魚。

「那個東坡墨魚難道不是酸菜魚嗎?」暮小雲認真的問道。

暮小雲的答案自然是從群里聽那些吃貨分析出來了,基本上大家都以為墨魚就是烏魚,而烏魚在川省最長見的菜色就是酸菜魚,是以才有了這樣的猜測。

「不是。」袁州肯定的說道。

「啊?」暮小雲一下子沒反應過來,有些愣。

暮小雲呆了沒事,袁州還一臉莫名呢。

畢竟在袁州看來,他以為大家會認為墨魚是海里的墨魚,沒想到卻是烏魚。

不過,暮小雲也沒機會多問了,因為午餐的營業時間開始了。

「請前面十二位的食客入內就餐。」周佳率先開口說道。

緊接著暮小雲也開口說了同樣的話。

「我們也進去吧。」耿肖回頭對著湯敏說道。

「好的。」湯敏點頭。

耿肖和湯敏來的不算晚,剛剛好是第十一和第十二個人,所以也是第一批就進門用餐了。

「姜總。」一進門兩人先去和姜嫦曦打了個招呼。

「來吃魚?」姜嫦曦是知道自己這個助理愛吃魚的。

「嗯。」湯敏點頭。

「快去吃飯吧。」姜嫦曦並沒有多說,就揮手讓兩人去吃飯。

要知道,姜嫦曦的公司倒是沒有同事不能談戀愛的規矩,但是她也不多問。

就像耿肖說的,同事之間吃頓飯還是很正常的。

不過,因為兩人是最後進來的,自然只能在那邊的站位點餐。

「請問兩位吃點什麼?」暮小雲上前問道。

「魚,兩份今天的新上的魚。」耿肖對著湯敏微微一笑,然後開口。

「還需要別的嗎?」暮小雲盡職盡責的問道。

「再來兩份米百做的白飯,和一杯桂圓紅棗茶。」耿肖想了想再次說道。

「好的,請稍等。」暮小雲點頭,然後開始計算價格。

趁著暮小雲計算價格的時候,耿肖開口了。

「聽說袁老闆這裡的桂圓紅棗很滋補的,特別適合女孩子喝,你試試看。」耿肖說這話的時候,很是自然。

「好的,謝謝。」湯敏點頭致謝。

「您好,一共3664,東坡墨魚一份1666,米百做98桂圓紅棗茶96,還有迎客套餐20一份,您是付現還是轉賬?」暮小雲一樣樣報的很是清楚。

「轉賬吧。」耿肖不著痕迹的咽了咽口水,面上淡然的說道。

「好的。」暮小雲拿過二維碼標識遞了過去。

「卧槽,新菜真他媽貴,早知道就點一份了。」耿肖手上利落的付錢,心裡卻在滴血。

「我們還是AA吧,下次請我喝桂圓紅棗茶吧。」這時候一旁的湯敏站出來說道。

「不用說好了我請的,下次你請我喝檸檬水好了,我現在可是窮了。」耿肖收起手機,調侃的說道。

耿肖並沒有逞強,而是坦然又直接的說了出來,反而讓湯敏覺得他真誠而自然。

「那好吧,下次我請你。」湯敏噗嗤一笑,並沒有強求。

「那可是說好了,你欠我一頓。」耿肖笑眯眯的說道。

「知道了。」湯敏有些不好意思的撩了撩頭髮。

袁州上了新菜,而第一批進來的基本都是老熟客,比如姜嫦曦烏海之類的,所以點這道東坡墨魚的還不少。

但就是這樣,袁州做菜的速度還是很快的,因為前面該處理的事情都處理好了,做起來自然就快了。

在等待的時候,耿肖利用自身的幽默和健談再次逗的女神微笑不斷,這明顯就是撩妹高手。

也就是袁州現在忙著做菜,要是空閑,說不定就得討教幾招,畢竟他還是很缺女朋友的。

「兩位的東坡墨魚到了。」暮小雲端著一個奇怪的盤子放到桌上。

「謝謝。」兩人下意識的道謝。

「請慢用。」暮小雲說完就離開了。

看到魚的第一反應,兩人都想的是「這好像不是酸菜魚吧。」但緊接著就被這道菜的巧思和漂亮的擺盤所吸引。

桌面上擺著是一個半扇形的盤子,就像一把打開的扇子被截去了一半。

扇子打開的哪裡做成了一個向下凹的圓形,裡面裝著一隻好似在遊動的黑魚。

扇柄那裡站著一個仿若白玉雕成的人,穿著寬袍大袖,這人正微微躬身左手撩起袖袍,右手拿著一支毛筆往圓盤裡伸去。

毛筆的白色的筆尖剛剛觸到了圓盤裡的湯汁,從筆尖開始那裡暈出一片黑亮的湯汁,就好似墨水在湖裡化開,而裡面遊動的魚正在喝這黑色的墨水。

看起來這盤菜就是一個書生正在湖邊洗筆,墨香引來了魚兒,這整個畫面唯美而寫實。

靠近後還有一股股的香味傳來,這香味才提醒了兩人這是一道菜,而不是一副山水畫。

「這也太美了。」湯敏驚訝的瞪著面前的菜。

「這是那個東坡洗硯的傳說吧?」烏海對畫最有直觀的感受,一下子就開口說道。

被袁州菜品的精緻震撼後,耿肖聽到了烏海的話,本能的覺得有些不對。

「這蘇東坡和酸菜魚有什麼關係?」耿肖心裡納悶。

是的,耿肖的目的可是帶湯敏吃酸菜魚來的,但這看著不像。

ps:咳咳咳,世界愛貓日期間大家就別吃貓了,好吧,請看菜貓真誠的雙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