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六百七十章 大年三十

第六百七十章 大年三十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08-05 07:15  字數:2437

「這t就很尷尬了。」袁州端著碗,看著門口的兩狗,忍不住吐槽。

「下次還是給你們倆買狗糧吃算了,這麼會撒狗糧。」袁州一臉無語。

「算了,我還是吃口飯壓壓驚。」袁州直接低頭刨了口飯。

不過這樣也好,本來有些傷感吃不下的袁州,這下子倒是胃口大開了,總不能看著麵湯他們吃的歡,而他卻只能吃狗糧吧。

這就叫做化悲憤為食慾,袁州這下吃的還是很香的。

畢竟有了前面麵湯他們的對比,自然要吃的香一些的。

「還好我做的多,不然還不夠你們吃的。」袁州忍不住吐槽。

門口的兩條狗吃的實在是太香了,不斷的發出舔舐牛肉湯的聲音。

不過有了麵湯他們的陪伴,袁州一下子吃完了桌上所有的菜,還有本來父母碗里的飯食。

如此也算是一家人一起吃了個飯了。

吃完午飯,袁州繼續在店裡打掃,不過下午打掃的就是樓上他自己住的地方,和隔壁那間屬於父母的房間。

「吱呀」一聲袁州打開隔壁的門。

「還真是一成不變的樣子。」袁州看著屋內的擺設,低低的感慨了一句。

屋裡的傢具已經不像剛剛小店開業前那樣積滿灰塵了,而是帶著一種時光禁錮的凝滯感。

看著床上袁州新換的牡丹花被套,袁州忍不住勾起嘴角輕輕笑了笑。

「你們肯定喜歡這個顏色,喜慶。」袁州心裡暗暗想道。

「明天就新的一年了,今天給家裡除塵。」袁州說完,直接擼起袖子開始擦拭。

「乒鈴乓啷」一陣響動,袁州做的很是認真。

不過邊做,袁州還不忘邊說些話,雖然這樣的自言自語看起來有些神經病。

「對了,新的一年別的不求,拜託您二位也給我賜個媳婦,要求不高,膚白貌美大長腿,性格溫順會掙錢。」袁州笑眯眯的說道。

時間過的很快,等到袁州打掃完,再洗漱一番後,門外都已經華燈初上了。

「踏踏踏」袁州踩著樓梯下了樓。

「現在天黑的越來越早了,這才不到六點。」袁州透過樓梯的窗戶,向外看去。

不過廚房還是一如既往的亮如白晝,燈光溫暖,室內氣候如春。

「總不能關著門吃飯。」袁州自言自語了一句,然後上前打開了大門。

「嘩啦」一聲,大門應聲而開,門外的風雪一下子吹了進來。

「居然有些下雪?」袁州抬頭望了望。

映著燈光看向漆黑的天空,上面有晶瑩的小雪花飄落下來,小小的,一點點的飄落到地上,然後轉瞬就不見了。

「這麼小的雪也堆不起來。」袁州收回頭,轉身回了店裡。

「晚上就吃湯圓吧。」袁州一下子就決定了晚餐的內容。

年三十晚上吃湯圓也算是袁州家裡的習慣。

袁州開著大門,明亮的燈光透出門外去,不一會就進來一個人。

大年三十晚上。

「居然下雪了,還怪冷的。」烏海一邊拍了拍自己的腦袋,一邊說道。

「除夕快樂,袁老闆。」烏海一回身就看袁州看著他,立刻摸著小鬍子笑眯眯的開口說道。

「嗯,你也是。」袁州點頭。

「哎呀,袁老闆這是做什麼好吃的呢?」烏海立刻伸頭往廚房看。

「湯圓。」袁州簡潔明了的說道。

「湯圓好啊,這東西好。」烏海也不客氣,上前就坐下,然後開始誇道:「我最喜歡吃湯圓了。」

「嘿嘿,我就知道袁老闆准開著門呢。」袁州還沒說話,門外又進來一個人,不是別人,真是愛喝酒的陳維。

「袁老闆除夕好。」陳維邊說邊走上來。

「好。」袁州點頭。

「都這個時間來了?」婉姐收起傘,看了看店裡的兩人,出聲道。

「這是說好了?怎麼都來了?」魏先生帶著他的女兒也走進小店。

魏薇還是一如往常的跟著魏先生身後,走路微跛,被魏先生直接帶著坐下了。

這下子本來清清靜靜的店鋪一下子就熱鬧了起來。

「喲,看來我來的正好。」凌宏對著袁州一揮手,然後齜牙笑著說道。

「你不是回家吃年夜飯嗎?怎麼突然過來了?」烏海奇怪的看了看凌宏。

「我早就吃了,後面的聚會沒去,就隨便來看看。」凌宏聳肩,隨意的說道。

「那你呢?」烏海看著第二個進來的陳維。

「沒辦法大年夜整條街都關了,我過來碰運氣的,嘿嘿。」陳維摸著頭,一臉笑眯眯的說道。

「別看我,我就是來吃飯的。」剩下的婉姐輕柔的說道。

「我們父女倆可是來給袁老闆說除夕快樂的。」魏先生笑眯眯的說道。

「嗯,除夕快樂。」袁州冷不丁的回答道。

「你們為什麼不在家裡過除夕,跑來店裡幹什麼。」烏海不滿。

這簡直是打擾了他和袁州的「二人世界」,要知道人越多肯定就越多人搶吃的。

「那你為什麼沒回去。」陳維反問。

「我怕袁老闆寂寞,所以我才留下來的。」實際上烏海只有他妹妹一個親人,她妹妹在部隊執行任務,他回去一個人幹什麼?

鄭家偉自然是回家陪爸媽過年了。

「父母都在執行任務的時候出意外了,我回去對著照片吃飯?」陳維一絲不苟的說。

嗯,可以很強大。

魏先生不由點頭,一個比一個強大,他道:「今天大年夜不是,我就問女兒最想吃什麼,然後我就來這裡了。」

說著,魏先生攤了攤手,本來他還想給女兒露一手的,結果……

「我們也是抱著試試的心態,畢竟是大年三十,但沒想到袁老闆真的開著門。」魏薇語氣歡快,開心的說。

「和家人有點矛盾。」婉姐簡單的說。

她的事情,認識的人都知道一點,長的溫婉漂亮,但三十五歲還沒男朋友,和家人鬧矛盾不是很正常?

人啊,根本不會體會,一個三十五歲還沒有男票的妹紙,回到家過年是一種什麼樣的境況,哪怕你混的再好。

所以眾人也沒多問。

ps:不好意思,菜貓晚了,站立挨打,求不打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