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六百六十八章 享受和美食

第六百六十八章 享受和美食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08-04 12:21  字數:2608

「咚咚」桌面清脆的敲擊聲引起了正全神貫注對著電腦的男人的注意。

「走了,都說放假了,你怎麼還沒走。」姜嫦曦穿著職業套裝,微微傾身。

剛剛敲擊桌面的就是她,這是一個辦公室的門口,門口的門牌上清楚的寫著總經理三個大字。

「不用,過年那個會談,我們一起過去。」男人抬頭,眉頭皺緊的說道。

說話的男人穿著一身筆挺的西裝,襯衣的扣子扣到了最頂上,頭髮是露出額頭的側分嚴謹的樣子。

桌上的銘牌寫著俞矗兩個蒼勁有力的大字,想來這就是這個總經理的名字。

「不用,你今年的加班時間早就超標了,再加班我可付不起工資了。」姜嫦曦聽完眼前男人的話,站直身體,雙手抱胸直接拒絕。

「這個案子可不是一個人就能解決的,我相信總裁你的能力,但是你需要我的輔助。」說話的人一臉篤定的說道。

「俞矗,給自己放個假,出去走走,看看風景,吃吃美食,再這樣下去你就要過勞死了。」姜嫦曦難得如此認真的說話。

「停,看看風景這事我贊同,但是吃美食就免了,浪費時間。」俞矗直接了當的說道。

「我說你什麼觀念,吃美食喝好酒才能放鬆,這是誰都知道的,聽我的,快去。」姜嫦曦眉頭一皺,直接反駁。

「吃東西只是為了生存所必須的能量,攝取了足夠的能量,才能更好的工作,所以吃東西只是為了生存的行為。」俞矗一本正經的說道。

「懶得說你,跟我去喝酒,喝了你就明白了。」姜嫦曦一拍桌子,大聲說道。

「不用,我不會把時間浪費在這種事情上面。」俞矗嚴肅的對著姜嫦曦說道。

姜嫦曦臉色一肅,瞪著俞矗。

「吃飯嘴巴蠕動,消耗時間不說,還得讓胃部進行消化,萬一要是吃你說的美食之類的,還需要浪費時間等待,實在不是什麼輕鬆的事情。」俞矗停頓了一下,才開口說道。

「但是……」姜嫦曦正準備說話,就被俞矗打斷。

「沒有但是,有這個被浪費的時間,我已經寫出了好幾份報告了。」俞矗認真的說道。

「那你這麼拚命工作有什麼意義。」姜嫦曦扶額,一臉無語的說道。

「當然是為了更好的生活。」俞矗毫不猶豫的說道。

「那你說吃東西是浪費時間?你對吃的是有什麼偏見。」姜嫦曦難以理解的說道。

要知道,平時姜嫦曦是知道這個經理常常加班,也知道他吃的簡單,什麼三明治之類的就打發了,更多的是點個粥,裝成罐裝的,直接吸食。

當然盒飯也是吃的,不過姜嫦曦從來不知道這人對於美食有這麼大的意見。

「不,我這是實話實說。」俞矗搖頭,表示他對於吃的並沒有意見。

「那你平時不休閑?」姜嫦曦狐疑的看著俞矗。

她可是知道,這人去年過年是去斐濟過的,聽說那裡有很美的沙灘和海水。

「當然需要休閑,旅遊或者爬山。」俞矗直接說道。

「吃美食也是一種休閑。」姜嫦曦認真的傳播美食休閑法則。

「有這樣的時間,我寧願在海邊躺在吊床上,吹著海風……」俞矗還沒說完,這次是被姜嫦曦搶話了。

「吹著海風,吃著美食,晚上再來點燒烤,完美。」姜嫦曦直接接著說道。

「並不,美美的睡上一會,邊上擺著葡萄糖就好。」俞矗自然的說道。

並不是開玩笑的。

「人家擺清甜可口的椰子汁,你擺葡萄糖,你絕對要跟我去見識見識新世界。」姜嫦曦一臉無語,語氣堅定的說道。

「當然是葡萄糖,它容易被吸收進血液中,醫生、運動愛好者和大多數人常常使用它當作強而有力的快速能量補充,可以簡單方便快捷的攝取人體所需的能量,維持肌體的運轉。」俞矗快速的解釋了一下葡萄糖的作用。

「不需要解釋這個,我只是想帶你拯救一下你糟糕的品味。」姜嫦曦攤手,認真的說道。

「現在七點二十分,整理文件,您需要一共需要二十分鐘,您趕到目的地需要二十五分鐘,走下樓需要五分鐘,白師傅來接您也需要五分鐘,中間十分鐘處理雜事,空餘時間不多了,慢走。」俞矗直接抬手看了看手上的手錶。

「行,下次必須答應一起吃飯。」姜嫦曦說完,轉身就走。

姜嫦曦的高跟鞋敲擊在地磚上,發出「噠噠噠」的聲音,清脆而快速。

「再見。」俞矗看著姜嫦曦的背影,並未答應,也沒否決,而是直接道別。

「真是什麼奇怪的騷年都有,領著高薪卻對吃這麼不講究。」姜嫦曦表示難以理解,作為三失婦人,她表示她也是見過世面的,但俞矗這樣的,還是第一次。

收拾完後,姜嫦曦就快速的趕到袁州小店,喝那壺郫筒酒,這可是年前的最後一壺,姜嫦曦自然積極。

不過,她趕到的時間,和俞矗說的時間分毫不差剛剛好八點二十,還剩十分鐘就開始酒館時間了。

「時間掐的不錯。」烏海抬頭看了一眼姜嫦曦。

「當然。」姜嫦曦理所當然的點頭。

「快過年了,這街上都冷清起來了。」方恆邊說邊搖頭。

「就你小子還沒回去。」方恆一說完,站在他邊上的一個中年人就冷不丁的介面道。

「爸,我這不是也帶您來了嘛。」方恆一臉無奈的說道。

「哼。」中年人冷哼一聲,根本不屑說道。

「也沒見吃飯時候排隊的人少。」烏海摸著小鬍子,一臉不滿的說道。

是的,烏海別的沒感覺,就覺得排隊的人還是那麼多。

「不不不,還是少了很多的,現在街上都站不滿了,估計三十初一真沒什麼人。」姜嫦曦客觀的說道。

「袁老闆,你三十初一開不開門,我來拜年。」烏海突然對著一旁的袁州問道。

「我可沒壓歲錢給你。」袁州下意識的回道。

「沒事,做頓飯就行了,什麼入口即化爪,什麼纏絲兔,還有燈影牛肉什麼的,我不挑的。」烏海一臉我很好打發的樣子。

「烏海,人的臉皮有時候還是要的。」方恆忍不住笑著說道。

「怎麼說話的。」烏海聞言薄怒,看著方恆道:「你哪裡來的錯覺,覺得我有臉這種東西?」

方恆:「……」

「比不要臉,烏海就沒輸過。」姜嫦曦在邊上補充了一句。

而烏海自然的點頭附喝,這下子小店裡直接安靜下來……

ps:實在不好意思,昨天胃炎發作了,大熱天連續吃了兩天火鍋真是坑死菜貓了,疼了一整天,加一晚上。

下次誰來,還是就喝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