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六百六十七章 過年的外賣

第六百六十七章 過年的外賣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08-02 00:29  字數:2739

天氣越來越冷,也越加逼近過年的時間,而袁州小店還是照常營業著。

這不,食客們剛剛發現周佳和暮小雲沒來上班,袁州小店就打開了大門。

「嘩啦」一聲,袁州拉起捲簾門。

「早,袁老闆。」馬志達第一個問好。

「早。」袁州點頭,然後側身讓人進門。

「今天怎麼你親自開門的。」烏海邊走進門,邊問道。

「放她們回去過年了。」袁州頭也沒回的答道。

「還真是。」烏海咕噥了一句,沒多說。

「那袁老闆您過年放假嗎?」馬志達第一個問出大家關心的問題。

「三十、初一,都回家陪親人,也沒客人。」袁州想了想並未直接回答,而是這樣說道。

「有沒有人那可不一定,那就是不確定?」馬志達追問道。

「嗯。」袁州點頭。

「這還沒到三十初一,看來還能再吃幾頓。」跟著進來的食客,立刻眯著眼睛笑道。

「可不是,一想到得好久吃不到,就有些心慌。」另一個食客介面說道。

「我三十初一還在,我一直都在。」烏海急急對著袁州說道。

要知道他可不回去過年的,自然得告訴袁州,不然來了沒飯吃,就不好了。

「鄭家偉會找你。」袁州淡淡的說道。

「那不一樣。」烏海揮手,表示不管這些。

「你妹會綁了你。」袁州補充了一句。

烏海瞬間語塞「……」

店裡進來的十個人邊吃著早餐,邊討論過年休息的事情,店外卻討論起了別的。

「舒坦,袁老闆一開門,這街上都有人氣,沒這麼冷了。」有食客眉頭舒展開來說道。

「可不是,就是排隊也舒服些。」後面的食客立刻附喝。

「也不知道袁老闆開的什麼空調,真是暖和。」食客聳動了一下肩膀,滿足的說道。

就在其他人都在討論袁州小店的空調的時候,有人突然驚訝的出聲了。

「咦?你怎麼也在這裡。」說話的人是趙英俊。

趙英俊對著一個穿著深藍色的棉服的男人,一臉驚訝的說道。

「你是?」男人看起來很年輕,眼睛很有神,倒不是特別白,看起來就是經常在外面跑的樣子。

「我是那個程序員,就是那邊那棟樓上的那個。」趙英俊指著前面那棟高樓說道。

「你好。」年輕男人看起來還是沒想起來,但禮貌的打了聲招呼。

畢竟他常常去那棟樓,去那裡工作,有可能確實是見過的。

「你來這裡送外賣?」趙英俊試探性的問道。

這個年輕男人是一個送外賣的專員,這就是趙英俊認識他的原因。

因為這個外賣員可能是負責這個區域的,是以趙英俊經常見到他來公司送外賣,還算打過幾次招呼。

「哦,你是那個數碼公司的?」這下年輕男人算是想起來了,恍然大悟的說道。

「對,這裡誰點外賣了?這麼早就送過來?」趙英俊點頭,然後疑惑的問道。

「你們這一行還真是辛苦,一大早的就要到處跑。」趙英俊不等人回答,就感慨的說了一句。

「確實挺辛苦的,不過今天沒人點外賣,我是來這裡吃飯的。」年輕男人搖頭,笑著說道。

「額,你來這裡吃飯?」趙英俊有些不解。

其他人趙英俊不知道,但是一個送外賣的月薪肯定不會有他多,就是他一個月也來不了幾次,都覺得心疼,畢竟袁州小店這裡的東西實在是不便宜。

「沒錯,袁老闆這裡的東西特別好吃。」年輕男人認真的點頭。

「小夥子,你們做外賣的還沒放年假呢?」聽見對話的食客,有人發問道。

「當然沒有,這不是還得有人留守,我就是今天留守的。」年輕男人點頭。

「這也太辛苦了。」趙英俊皺眉,看向年輕男人的目光有些同情。

「還好吧。」年輕男人聳肩,一副很習慣的模樣。

「哪裡還好,你們這風裡來雨里去的,大晚上還得加班送,一天跑那麼多趟,這天還這麼冷。」有排隊的女孩子立刻忍不住說道。

「額。」年輕男人一下子卡殼,不知道如何回答。

倒是邊上排隊的深有感觸,畢竟來袁州小店吃飯的不是精英就是白領,平日里還真少不了外賣。

這樣一說起外賣都是紛紛有話說,因為最近的報道的主題就是外賣的辛苦,自然大家聊的也是這個方面。

你一言我一語,說的本就是外賣員的年輕男人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最近天太冷了,那天送外賣給我的小哥,都晚上十一點了,還得送。」趙英俊附喝了一句。

「也沒有那麼誇張,都是工作。」年輕男人忍不住撓了撓頭。

「怎麼沒有,現在做外賣是確實太辛苦了。」剛剛的女孩子反駁道。

「辛苦,弄得我以後都不好意思點外賣了。」

「不點外賣,人家吃什麼。」

眾人交談中透露著同情。

「不不不,不是這樣的。」年輕男人忍不住大聲了開口說道。

「那是怎麼樣?」年輕男人一大聲,其他食客忍不住回頭看向他,有幾人異口同聲的問道。

「那個十一點的外賣就是我送的。」年輕男人先是緊張的退了退,這才開口對著趙英俊說道。

「對對對,確實是你。」趙英俊肯定的點頭。

「那天是我最後一個外賣單子,我送完就可以回去休息了,但你吃了外賣應該還工作了很久吧,畢竟我走的時候,你頭都沒怎麼抬。」年輕男人說道。

「過年加班的多,那天加到了三點,就在公司睡的。」趙英俊點頭。

「你們工作,我們也在工作,只是工作不一樣,我是給你們送飯,但我就飯點的時候最忙,其他時候還好,但我看你們也常常加班,所以都差不多。」年輕男人這下子才說出自己看法。

「就像你們工作完了,來袁老闆這裡吃飯,會覺得袁老闆可憐嗎?」年輕男人直接反問。

這下子,食客們才反應過來,他們雖然沒直接說外賣可憐,但意思卻就是這樣,只是被年輕男子直接點了出來。

食客們面面相覷,一時之間都沒開口。

「所以,都是工作,風裡來雨里去也是工作的一部分。我還覺得服務員不容易,每天都要笑臉迎人。出門掙錢就沒有容易的事情,所以沒什麼好覺得同情的,我都不覺得有什麼同情的地方。」

年輕男子一言,所有人都沒什麼話了,的確是,誰都不容易。

「袁老闆這裡東西好吃,但就是有點貴,不過工作掙錢,那自然也得犒勞犒勞自己,所以我來吃個早飯。」年輕男人這次算是回答了趙英俊的問題。

趙英俊是最開始問的,也是最先轉過彎來的。

確實是這樣,哪怕面前的人沒他掙的多,但呼籲尊重的前提就是同等對待,那麼外賣也就不需要的額外的同情,因為他們的工作就和大家所有人的工作是一樣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