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六百四十四章 刀魚蒸飯

第六百四十四章 刀魚蒸飯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07-18 23:48  字數:2367

袁州不過是剛剛把尖刀插進魚肉里,藤原就一臉驚訝的皺著眉頭肯定的說出了這番話。

藤原的聲音的不小,一下子就引來了許多人的圍觀。

本來,藤原來袁州這裡吃東西都挺引人注目的,這下子更是萬眾矚目了。

「這小子,每次都要搞個大的。」周世傑笑眯眯的罵道。

「看來周會長很有信心能夠成功?」麻生會長對刀工是了解的,疑惑的問道。

「看了就知道了。」周世傑並沒多說。

「嘖嘖,這個袁大廚要是成功了,那可是獨一份了,這魚小成這樣,哪裡能抽出整條魚骨。」後面的胖廚師伸著腦袋往前張望著。

「應該沒問題。」李立有些不確定。

「我看就是作秀,別砸了才好。」也有其他廚師並不看好袁州。

「可不是,刀魚的刺又長又軟不說,還特別多,反正我是想不到能夠在不損傷魚外形的情況下,取出魚刺。」離袁州不遠的廚師,皺著眉頭,一臉不解。

「看來你又進步了。」倒是邊上的楚梟側頭看了看,語氣肯定的說道。

無怪乎其他廚師對袁州都沒信心,正是因為他們都是廚藝中的佼佼者,才知道從一條三兩多重的魚身上抽出完整魚骨是多麼困難。

正因為了解,所以才覺得不可能成功。

全場也就只有楚梟和周世傑才有絕對的信心覺得袁州會成功,當然這兩人有信心的理由也不同。

周世傑是因為對袁州本身有絕對的信心,而後者是對自己有信心,楚梟覺得袁州和他是一類人,歸納總結「嘴上不說,但內心死要面子,頭可斷血可流,皮鞋不能不擦油」,所以既然能夠在萬眾矚目之下動手,就代表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了。

現場的嘈雜聲逐漸變小,等待袁州抽出魚骨的時候,廚師們都閉口不言,也不做自己手上的料理了,先看了再說,現場氣氛安靜而凝重。

邊上的記者們也一臉激動又興奮的等著結果。

袁州則是充耳不聞,手上穩穩的拿著尖刀,只見他手腕微微一側,尖刀猶如蝴蝶穿花,又如鯉魚划水,彷彿隱隱約約能夠聽到刺啦一聲輕響,刀尖從魚的正面滑到了魚的背面。

平穩,整齊而快速。

「這根本不可能。」大石秀傑嘴裡說著不可能,但眼神卻一刻沒放鬆,緊緊盯著袁州的手。

不是不可能,是絕無可能,藤原在內心中充斥著如此想法,但礙於臉面,他沒有像大石秀傑一樣大吼大叫,畢竟他好歹也是家元一級的人物。

袁州就要在眾目睽睽之下,將這種不可能的事情,變做可能。

懷疑的眼神好像是動力,讓袁州更加穩健。

「啵」

一道清脆的響聲,聲音非常細,但不知道為什麼,卻特別清晰。袁州用刀背輕輕按住魚身。

兩隻手指夾住魚頭,好像金蛟剪,輕輕那麼一抽,一條完整的魚骨,連著魚頭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動作行雲流水,沒有一點滯澀。

不,準確而言用行雲流水都不能形容,雖說在袁州眼中是遊刃有餘,但在圍觀廚師和記者眼中,所有動作,都有強烈的韻律。

「居然真的抽出來了,他這是怎麼辦到的!」藤原雙眼瞪大,看看那形狀完整的刀魚身子,再看看案板上,骨頭也完好的擺在一旁的案板上。

藤原努力壓制著自己驚訝的神情,不得不說,袁州這一手,是亮瞎這位家元了。

「刀魚都能去骨,那鰻魚都不用剖開去骨了,我還學那麼久做什麼?」大石秀傑臉上有些恍惚。

要知道,鰻魚就是單單剖魚都需要學習八年之久,而大石秀傑就是這麼過來的。

這傢伙有些懷疑人生了,雙眼直勾勾的盯著前方,眼睛似乎要貼在案板上。

案板上的魚骨,就連每一個肋骨都根根分明,上面乾乾淨淨的,沒有一點魚肉殘留在上面。

就是這份乾淨完整,讓在場所有人,無論是了解還是不了解都震驚乃至不可置信。

不過,眾人還沒震驚完,袁州就繼續輕描淡寫的拿起另一條魚開始抽魚骨。

態度之輕鬆寫意,就好似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

直到兩條魚都完整的取出魚骨後,袁州才開始淘米,準備這道菜的另一個主料。

這邊提供的乃是五常大米,當然不是正中間的那兩畝地的,而是邊上挨著的米,也能叫五常大米。

就是這樣,這米的滋味已經非常不錯,米粒潔白晶瑩,粒粒飽滿有光澤,看起來就惹人喜愛。

「淘米兩遍。」袁州邊淘米,邊仔細的看米粒里是否有雜質。

第二遍的淘米水,袁州留下了,並沒有倒掉。

「這是做的什麼?準備做飯?」大石秀傑一臉疑惑的轉頭看向藤原。

「應該是刀魚蒸飯,據說以前的漁人有捕獵了刀魚然後用來蒸飯的。」藤原不愧是教授華夏飲食文化的教授,對於這些還是挺了解的。

「那您吃過嗎?」大石秀傑小心的問道。

「並沒有,因為魚刺沒辦法處理乾淨。」藤原簡潔明了的說道。

「沒想到,他還有點本事。」大石秀傑心裡很是憤懣,畢竟剛剛那手抽魚骨都夠讓他嫉妒了。

當然大石秀傑還是不服氣的,畢竟就算袁州剛剛露了一手精妙的剝離魚骨,但菜品終究還是要看味道的。

「做菜並非只是刀功。」藤原心中暗道,他沒有大石秀傑那樣天真,既然能有如此完美無缺的刀功,廚藝肯定是有一手。

這種邏輯關係,想想就能考慮到的,大石秀傑只不過是之前被袁州懟得一肚子火,憋到今天想要反擊,沒想到對方有這樣天衣無縫的刀功,所以被沖昏了頭腦。

但藤原不相信,袁州在味道上也是完美無缺,如果袁州做一道只考刀功的菜,或許他這次還沒辦法,但蒸飯,主要就是火候和水,刀功還真只是附帶的。

「年輕的華夏天才廚師,要怪就怪你,太自負了,不利用現有優勢。」藤原陰嗖嗖的看著袁州施展廚藝。

……

ps還有一更,請稍等一下殘爪的菜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