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六百四十一章 苛求完美

第六百四十一章 苛求完美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07-17 05:09  字數:2540

袁州這一副真要上手教人的樣子讓大石秀傑直接惱怒透頂,臉色都脹紅了,但卻一時說不出話來。

而一旁的麻生會長被周世傑拖著,倒不好參與進來,這時候一直看起來溫和的藤原笑眯眯的開口了。

「那倒是很好,希望你能做讓我滿意的菜品,都好久沒在華夏吃到正宗的華夏菜了。」藤原語氣溫和,但言語鋒利。

「希望這位袁大廚不要讓我失望。」藤原說袁州名字的時候,稍稍往前看了看袁州胸前的銘牌,一副不知道袁州是誰的樣子。

明明剛剛周世傑已經介紹過了,這個舉動明顯是要給袁州一個下馬威。

「以前只是因為你沒遇到我。」袁州語氣清淡,就是話語很是驕傲,但語氣卻是平平淡淡的,透著一種就是如此的樣子。

袁州這樣自信的話一出來,藤原都愣了一下,更別說是其他人了,臉上都是一副有點懵的樣子。

大石秀傑更是一臉無語,要是他的中文夠精通肯定想給袁州說一句「閣下何不乘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

簡單而言就是你咋還不上天!

可惜他不會,就只能幹瞪了袁州一眼。

「藤原老師,請這邊休息一下,交流會馬上就要開始了。」麻生會長出來打圓場。

畢竟這時候不好真的鬧掰,而周世傑也開口了。

「你們兩位快去準備吧,一會就開始了。」周世傑臉上笑眯眯的,一點不在意這點小摩擦。

「華夏菜好吃的很多都在民間,還是挺多的。」楚梟先說了一句,然後拍了拍袁州的肩膀,示意一起走。

「嗯,確實,不過他找不到也正常,雖然是日本的華夏菜專家,但畢竟局限性很大。」袁州極其自然的點頭,然後介面說道。

這下子楚梟沉默的看了看袁州,他這話是對藤原說的,壓根沒想要袁州接。

而前面剛剛走了兩步的藤原和大石秀傑兩人直接氣的微微有些顫抖。

點了炸藥的袁州卻毫無所覺,走了兩步見楚梟沒跟上來,還奇怪的往後看了看。

「敢說這話的,也就是你我了。」楚梟看了袁州一眼,語氣無奈的說道。

「什麼?」袁州一臉莫名。

「那個藤原教授舌頭特別厲害,就像楚梟他絕對的嗅覺靈敏,而這位則是味覺靈敏到變態的地步。」

楚梟沒回答,一旁的鐘麗麗忍不住開口說道。

「嗯。」袁州點頭表示知道了。

「還有沒說完。」鍾麗麗有些無奈和著急,但還是接著說道。

「藤原來過兩次,那兩次楚大廚都不在,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那幾次明明廚師就做到很好,但是被說得一文不值,就是上次一起去,頭髮灰白的那個廚師。」鍾麗麗怕袁州不知道人,還特意說得是特徵。

「那可是蘇省的廚師會長,做的菜超級好吃,就是去釣魚台都沒問題,但那人卻說得很難聽。」鍾麗麗憤憤不平的說道。

「謝謝。」袁州想了想回答。

「簡單的來說就是如果你的菜滿分十分,哪怕你做出九分他都會說出只有五分,他會抓住那一分大做文章。」這個總結是楚梟說的,說完就徑直離開。

「沒事,我的就是超過十分的。」袁州點頭,表是知道了。

「可是……」鍾麗麗還想說什麼,但卻被周世傑叫住了。

「行了,不用管他們,他們知道分寸。」周世傑直接說道。

「哦,可是我還沒說,那個灰頭髮的董大廚當時被說得的都一蹶不振的好久。」鍾麗麗小聲的嘀咕了一句。

袁州並未多說,直接點了點頭,然後也回到自己的位置做準備去了。

走的時候,環視了一圈,這次那個灰頭髮的蘇菜董大廚卻是沒來。

「遺憾。」袁州不知道說得是什麼遺憾。

倒是一旁聽到這些事情的記者都興奮起來了。

「快快快,拍下來沒有,剛剛那一幕。」有記者語氣急迫的問著自己的攝影師。

「當然。」攝影師比划了一個oK的手勢。

「周會長,不知道您對於剛剛那位口出狂言的廚師有什麼看法?」問這個問題的是在場的日本駐華夏記者,敬語還是有的,但口氣卻很是不滿。

「周會長剛剛那位是第一次參加交流會的廚師吧,是您新收的弟子嗎?」這個問的日本記者顯然用心險惡,想要把帽子扣到周世傑頭上。

「上一個征服藤原家元的華夏廚師,在記載里已經去世五年了,對此周會長您怎麼看?」這個日本記者一臉自豪的問,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把去世兩字咬得特別重。

「這些問題等到交流會開始,你們自然會有答案。」周會長臉色也不佳,一招大太極,直接回絕了所有人的問題。

日本記者問完問題就被華夏這邊的記者擠了出去,日方記者見沒得到具體回答,就兵分兩路,一部分去了藤原那裡,一部分去了袁州那裡。

「周會長,剛剛那位袁大廚是有很大把握嗎?」華夏這邊的記者問話就比較溫和了。

基本都是打聽袁州來歷的,還有袁州真正實力的,一時之間倒是沒有人說袁州不好。

畢竟面對其他國家的時候,華夏還是很團結的,當然要是袁州輸了那就另當別論了。

然而袁州卻是不可能輸的。

「藤原教授,對於剛剛口出狂言的廚師,您有什麼看法?」日方記者一窩蜂到了藤原面前就開始採訪。

「藤原教授請說說您的看法。」日方記者問的都是剛剛的事情。

而藤原正在氣頭上,但說話還是很有分寸的。

「那只是一個還沒出國比試過的廚師,有些不懂天高地厚也是正常的。」藤原一副笑眯眯,端著架子說後輩的樣子。

「是的,藤原家元先生可是常常受邀參加國際廚聯的會議。」一旁的大石秀傑適時的補充道。

「那麼您是打算指導那位廚師嗎?」日方記者一臉興奮的問道。

「當然,華夏有句古話叫做,折笄之杖。」藤原家元笑著點頭,一臉大方的樣子。

藤原家元跩的是古文,這個詞許多日方記者都不明白是什麼意思,還是一旁的大石秀傑解釋了一番。

「藤原家元的意思是說,他會對那位口出狂言的廚師,進行長輩對於晚輩的教育,當然會稍微嚴厲一些。」大石秀傑想到一會袁州要面對的都忍不住同情起他了。

畢竟要是被藤原抓住一丁點的錯處那就完了,他的嚴厲和苛刻可不是開玩笑的……

ps:菜貓要打滾了,求票,月票推薦票都要,拜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