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六百三十八章 袁州的熟悉方式

第六百三十八章 袁州的熟悉方式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07-15 13:15  字數:2552

袁州的酒店房間就在二十一樓,但是會場的宴會廳卻在七樓,六樓是西餐廳,這次周會長很是豪氣,直接包下了兩層,也就是六樓和七樓兩層。

當然,七樓用作交流會場,六樓用作討論休息的場地,六樓已經布置好了,但袁州並未去看。

坐上電梯直達了七樓。

「叮」電梯打開,袁州走了出來。

「這個酒店還挺豪氣的。」袁州看著面前顯眼的標語,感慨了一句。

嘉利酒店確實很豪氣,電梯門一打開就掛著顯眼的牌子,用中日雙語寫著交流會的字樣,還都是燙金大字。

中間是標語,而兩邊則都是雙開的大木門,上面也裝飾著絨布之類的,看起來大氣美觀。

選擇困難症的袁州習慣性的走到了左邊,拿出前台給的門卡。

「叮」袁州拿著卡輕輕一刷,大門應聲而開。

「看來還真是一個人都沒了。」大廳黑乎乎的一片,袁州嘀咕了一句。

「啪」燈被袁州全部按亮,明亮的燈光一下子照亮了全部的宴會廳。

宴會廳的布置和RB場地的差不多,灶台琉璃台也是圍成了一圈的模樣。

只是華夏場的位置卻要大得多,一共有十八位廚師的灶台,每一個灶台的配置就是一個節能型的燃氣爐,上面放著合用的炒鍋。

袁州的位置很是顯眼,是屬於最好的位置,一般用來安置地位身份最高的人。

而那個位置是兩個,這次除了袁州的位置,邊上還擺著一個灶台。

在灶台最邊上放置的是刀架,不管是批刀、斬刀及前批後斬刀,其中批刀用於料理無骨肉與蔬果;斬刀專門對付帶骨或特別硬的食材。

其中包括袁州在內的十七個灶台上所用的刀架都是這三種刀,唯獨邊上的灶台是不同的,刀架都擺了兩個。

「還真是多。」袁州細細的看了看上面的刀。

從主廚刀到切肉砍骨的剔骨刀一直到蔬菜牛排的小切刀,還有專門用於切西紅柿的波浪形刃口的西紅柿刀。

這些都是屬於西式廚師的刀,每一把都和所有的刀一起閃爍著寒光。

「這肯定是楚梟那傢伙的。」袁州不用看銘牌就知道這是楚梟的位置。

畢竟在袁州看來,也就只有楚梟會用這些刀具,當然也是因為袁州認識的能來參加的西餐廚師就只有楚梟。

他完全不知道隔壁餐廳的李立也會參加這次交流會。

袁州身體前傾,看了看放在前方的銘牌,上面果然用中日兩種文字寫著楚梟二字。

「果然。」袁州很是得意。

「不知道我的銘牌什麼樣。」袁州突然想起他剛剛都沒仔細看自己的銘牌。

袁州伸手去拿,但他錯估了自己手的長短沒有彎腰,第一下抓空,嗯……小短手。

第二下才拿到自己的銘牌,看了起來。

姓名:袁州

年齡:24

廚齡:正式廚齡三年

擅長的菜式:淡水魚類、牲畜類、主食類以及中式點心類。

「正式廚齡三年?」袁州對於這個廚齡比較疑惑。

「難道是從在那個飯店打工時候的算起的?」袁州一下子想起曾經工作的那個酒店。

「這樣算起來也差不多,不過這個擅長菜式和RB的還真是不一樣,都沒一個具體的菜名。」袁州放下自己的銘牌又看了看隔壁楚梟的。

上面所寫的菜式更是簡單,只有四個字,創意菜式。

「哈哈,這傢伙的廚齡果然長,不過這個創意菜式還真有意思。」袁州先是看到了楚梟的擅長菜式,然後才看到他的廚齡。

接著,袁州開始直接開始熟悉了起來,並沒有打量所有的灶台。

袁州站在原地,用手拿起每一樣廚具,不管是鍋鏟還是勺子亦或者是鍋子本身。

就連便攜爐灶袁州都拿起掂量了一番才放下。

「嗯,重量和質量都很好,基本順手,現在可以直接上手了。」袁州點頭,很是滿意這下灶具。

這次袁州打開便攜爐灶,開始查看火焰的溫度,以及鍋子加熱的時間,還有鍋鏟變熱的時間。

每一個時間袁州都仔仔細細的查看,然後記在心裡。

再然後,袁州就把每一樣的灶具都清洗了一遍,包括刀具鍋具這些,就連菜板都沒放過。

「菜板倒是差了些,還有新竹子的味道,不過也能彌補。」袁州細細嗅聞了一下。

袁州的整個熟悉時間大約持續了一個半小時,這時候已經凌晨兩點了。

而袁州熟悉的方式也很奇怪,比起其他的廚師來說確實很奇怪。

在袁州沒來的時候,其他十六位廚師各自熟悉都是做了自己最拿手的那道菜,用來檢驗廚具以及刀具這些。

但袁州就算動了火卻沒炒菜。

「這樣就不用收拾了,還算不錯。」袁州把所有的東西都物歸原位擺好後,滿意的看了一眼,然後才離開。

是的,袁州沒動手做菜的原因很簡單,因為做菜後有油煙,必定需要收拾,而這時候只有夜班值班人員。

所以,袁州直接換了一種熟悉的方式,既可以不耽誤他熟悉廚具,也可以不增添額外的麻煩。

袁州的原則是,不能因為自己的問題,給旁人帶來麻煩。

「差不多該睡覺了。」袁州看了看宴會廳的時間,然後關上燈離開。

袁州可是要早起的,就是在SH,袁州也沒打算不鍛煉,畢竟飛機上的藥味和耳鳴感觸太深。

是以,袁州更不會打斷自己的鍛煉。

回到房間,袁州按部就班的洗漱然後**睡覺。

一到早上五點,袁州還是準時的睜開了眼睛。

「感覺還沒睡多久呢,就應該起床了。」袁州蒙著被子,有些不想起來。

「悉悉索索。」袁州直接翻滾了一圈,然後就看見了放在床頭柜上的暈機葯,一個激靈,立刻就清醒了。

「應該起床了。」袁州想起了痛苦的耳鳴,立刻翻身坐起,穿上運動服,準備下樓鍛煉。

一回生二回熟,袁州在酒店找地方鍛煉,算是很熟悉了,這不在規定時間內,就鍛煉回來了。

洗漱完畢後,袁州沒再換上常服,而是從箱子里拿出了一件特別華麗的衣服。

是一件雲紋的,藍色的飛魚服,一整套的,就連帽子鞋子都是齊全的。

「周會長說要來十幾家媒體,這次是全程直播,我這樣的男神當然應該閃亮登場,或者低調奢華有內涵也是不錯的選擇。」袁州一邊細細的整理袖口下擺,一邊很是自然的說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