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六百二十二章 原因

第六百二十二章 原因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07-02 03:58  字數:2740

「我和她說,給她穿世界上最好看的婚服,然後嫁給我,所以我就去打工掙錢了。」老人一口喝完迎客套餐里提供的溫水,然後開口。

「這家裁縫店,以前可不是隨便能買得起的,不過我去挖煤,才一年就存夠了錢,回來了。」老人笑著說道。

「那為什麼童老闆還是在這裡開乾洗店,而您也不在?」凌宏可不像袁州,他問話直接多了。

「沒說完,來了後,我說要這店裡最貴的料子做,但是那時候我才發現,這裡終究是小地方,沒什麼好料子,就是那裁縫店裡最好的師傅,最好的料子都不配給童童穿。」老頭說著還有些氣憤。

「這樣的婚服又怎麼能說最好的。」老頭皺眉,一臉認真的說道。

「然後您換了個地方找?」凌宏問道。

「那當然,只是一直沒找到能稱為最好的婚服,我可不能讓童童穿別的嫁給我,後來我就開始自己學著做。」老人回憶起他第一次拿剪刀的日子。

「我想既然找不到最好的,那我就自己做一件最好的給童童穿。」老人說這話的時候,自信滿滿。

「最好?所以這就是您讓童老闆等了這麼久的原因?」凌宏沉默了一會,然後犀利的問道。

「我只是想給她最好的,而現在我已經是最好的了。」老人被凌宏一下子問住了,過了一會還是認真的說道。

「那麼你有沒有想過這是童老闆需要的嗎?」凌宏這話問的極其不客氣和無理,但他還是這麼問了。

「她就應該穿最好的婚紗。」老人還是這麼認為。

「好,就算如此,你為什麼說現在你是最好的了?」凌宏簡直被這固執的老頭氣死。

在他看來,這麼多年的等待就為了一件結婚禮服簡直是浪費時間。

而現在老人卻還是堅持自己的理念,這讓凌宏更加不能理解。

「因為我現在是世界上最專業,最好的婚服師傅,在外國也是,我做到了。」老人說起這個最好的時候,一點也不驕傲,只是很認真。

那眼神非常認真,好似終於能實現諾言的認真。

既沒有驕傲,也沒有自得。

這下子,凌宏怔住了,說不出話來,就那麼看著老人。

「他說的沒錯,他現在確實是最好的。」一旁的姜嫦曦突然出聲肯定的說道。

「嗯?」凌宏轉頭看向姜嫦曦。

「知道那場英國凱特王妃的世紀婚禮吧,男女禮服都是出自他手。」姜嫦曦的語氣說不清是嘆息,還是震撼。

「以前我結婚的時候,就想邀請他為我做婚紗,最後失敗了。」姜嫦曦道。

「那,沒事。」凌宏張了張嘴,不知道說什麼,只能閉嘴不言。

英國王室婚禮,邀請以為華人設計師設計婚紗,足以證明老人的名氣。

一時之間,店裡安靜下來,食客認真的吃著東西。

就連放下餐點的袁州都很輕,也沒說話,只是回身,做著自己的事情。

而老人則開始吃東西。

一口吃下後,老人笑了笑「真是好吃,童童肯定很喜歡。」

老人的開口這才打破了店裡的沉默,這時才有人開始小聲的議論。

「感覺兩人的感情真是唯美,最好的婚服,真美。」有女孩子感慨的說道。

「哼,讓你等三十多年,你可以?」立刻有食客潑冷水。

「不能,感覺會被我媽打死。」女孩立刻吐了吐舌頭,調皮的說道。

「知道就好。」剛剛的食客一臉瞭然。

「這樣的等待,完全沒辦法想像怎麼辦到的。」食客感動於時間。

「確實,人一輩子才多少三十年,而童老闆卻做到了。」食客佩服童老闆的堅守。

「不不不,我覺得這個老伯更厲害,我剛剛看了他的資料,其實他才五十六,但就滿頭白髮了,不知道怎麼才做到今天這個位置。」有食客拿著手機,科普老人的信息。

「什麼意思?我看著他至少也得六七十了。」有食客驚訝的看看老人,再看看科普的女孩。

「真的,資料說他叫莫空,今年五十五,是英國皇室特聘婚服設計,還有後面一串的大牌掛名的榮譽設計師頭銜,而且是國內最厲害的婚服設計。」女孩越說越興奮,那一串頭銜直接把人砸的頭暈眼花。

「額,這也太厲害了。」食客們一臉驚訝的看著老人。

「不止呢,上面寫,他只設計婚服,超級專業和執著。」女孩點頭,然後繼續說道。

「還是不能理解,最好為什麼需要等待這麼久,童老闆付出了所有的青春年少。」凌宏撐著頭,皺著眉頭,一臉不解。

「對啊,他也付出了所有的努力和青春年少,成為了最好。」姜嫦曦點頭,認真的說道。

凌宏聳肩,並不說話,顯然還是不能理解這樣的等待。

一個為了一句話,等了三十多年。一個為了一個承諾,成為了世界最頂尖的婚紗設計師。

三十年換世界最美的一件婚服,值嗎?

一個小時的早餐時間結束了,食客們紛紛離開。

就連老人也回到了等待的位子,繼續等待,不知道會不會回來的童老闆。

「哪怕以前有聯繫也不會這樣。」凌宏看了老人一眼,轉身離開。

至於袁州則不關心,只是照常開著門,確認門口溫度不低,就開始弄水果品鑒的事情。

「烏海這小子,居然不聲不響的就走了,還好我有備用人選。」袁州看了看,兩天不亮的對面二樓,一臉無語。

「肯定被妹妹綁架了。」袁州一臉肯定的說道。

只是正好被袁州說中了,這次國外的活動,烏琳全程陪同,烏海被從機場帶回不下五次。

至於原因自然是因為水果品鑒會,免費的,新鮮的其他水果,烏海能呆住就怪了。

「和你說了別那麼幼稚,撕了床單你也下不去,這裡是十五樓,你以為是二樓?」烏琳一臉無語的看著烏海。

每次烏海第六次逃跑失敗,撕了的床單被套才能往下六樓,差點掛窗戶上。

「我只是實驗這個床單結實不,畢竟要睡人。」烏海一臉輕鬆的摸著小鬍子,理所當然的說道。

「現在知道了,明天認真參加活動,畢竟是你答應的。」烏琳一甩馬尾,說完就走。

門「砰」的一聲被關上。

「哎,我的水果,感覺心好痛,都怪袁老闆,什麼時候不開,我走了才開,不行,心疼的厲害。」烏海躺在新換的床單上,這次不摸小鬍子改摸心口了。

至於被念叨的袁州,則在幾天內發好了請柬,就等著開始品鑒會了。

而沒等到品鑒會開始,老人就不見了。

袁州知道的就是,童老闆好像回來了,又好像沒有,不過老人卻消失了。

沒有人知道他們有沒有見過,或者見過說了什麼,袁州只知道童老闆並未回來住,而老人不再等待,已經不見。

「本來還想邀請一起來的。」袁州看了看空空的門外,嘀咕了一句。

ps:還有一更,稍微晚點,菜貓今天恢復更新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