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六百零九章 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第六百零九章 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06-22 16:24  字數:2721

李立的想法,胖大廚不明白,但是管理好廚房才是他現在應該做的,是以他很是快速的去了廚房。

而袁州那裡則已經開始在做鹽雞了,沒錯今天袁州做的就是東江的鹽雞。

難得的是,這道菜終於和蘇東坡蘇老爺子沒關係了。

「系統,這次居然是殺好的雞,難得,還以為一打開柜子就是一柜子的活雞。」袁州打開柜子,忍不住吐槽。

其實也是,纏絲兔的時候,為了保證兔肉的新鮮,一打開看見一柜子活兔子,袁州內心可不覺得美好。

這次是整理好的雞,還算不錯。

系統現字:「宿主需要自己殺雞嗎?」

「不用,這樣就很好了。」袁州擦了擦額頭不存在的汗液,立刻說道。

系統現字:「此雞名為岑溪三黃雞,產自廣西,期間沒有引進任何外來血緣,是優質的地方土雞。」

「此雞體型小巧,因外貌華麗、愛啄好動,是以其肉嫩骨細,味道鮮美,是最適宜用作鹽雞的食材。」

「我知道了,我剛剛已經看了,這雞吃水果對吧,我明白的。」袁州表示他已經看過這雞的養殖過程,不需要重複傷害了。

「說點實際的,這雞都是公雞,雞肝留下了吧。」袁州一邊發問,一邊自己整理雞肉,然後翻找查看。

系統現字:「冬用公雞夏用草雞,其餘宿主可自行查看。」

「嗯,這就好,內則可是說了,吃雞不留肝,那可不利於人。」袁州一臉風輕雲淡的在系統面前秀了一把知識。

畢竟袁州可是看了許多書的人,隨口拽個古文還是沒問題的。

鹽雞的做法其實很簡單,把雞洗乾淨,然後控干水分,之後就是抹上鹽巴腌制一會,之後就是包起來用鹽熟。

是以做這樣一道菜袁州並沒有花太久的時間,做好後,他的午飯也就好了。

期間只有擺上桌的時候稍有難度,但在經歷燒鵝後,袁州已經習慣了在滾燙的時候,拆卸雞肉。

「果然是嫩壞鮮咸。」袁州自然而然的吃完了一整隻雞。

哪怕這隻雞有三斤半的重量,袁州也一口氣吃完了整隻,只剩了一些吃不動的骨頭,準備給麵湯啃啃。

袁州自己吃完午飯,小店的午餐時間也就差不多到了,這邊剛剛準備好食材,那邊周佳就進門了。

「老闆中午好。」周佳打完招呼,直接拿起抹布開擦。

「嗯,今天添了新菜,東江鹽雞。」袁州淡淡的說道。

「好,知道了。」周佳特別淡定的拿出手機,開始發布這個消息。

要知道周佳和申敏早就習慣袁州時不時的搞突然襲擊了,所以兩人也就準備了一些應急方案。

比如加入了許多的吃貨群,以便第一時間通知食客們。

這消息一出,食客們一下子沸騰了。

「我就知道袁老闆出去這麼多天,肯定得有新菜,現在有了吧。」有人得意洋洋的說道。

「誰不知道,不過這次又是東江菜,我發現袁老闆還挺喜歡蘇東坡的。」有人也注意到了這個事情。

而殷雅就注意到了這是她愛吃的菜。

沒錯,殷雅喜歡吃雞,而是偏愛口味清淡些的菜,這個鹽雞就非常符合。

袁州小店推出新菜的頻率並不算太高,不過每次出了新菜,對於李立的餐廳都是有些打擊的,因為都去袁州那裡看熱鬧了。

這不,這次還是一樣的。

「咦,好久沒見你來了。」烏海對排在身後的殷雅點頭招呼。

「快過年了,太忙了。」殷雅無奈的說道。

「那今天怎麼有空過來,殷美女。」凌宏伸頭調侃。

「我知道,這傢伙是來吃新菜的。」漫漫立刻說道。

「是啊,聽說出了鹽雞挺想吃的。」殷雅立刻點頭。

「哎呀,我看是想某人了吧。」姜嫦曦說話的時候對著殷雅擠眉弄眼的,一副我懂的表情。

「想多了。」殷雅極其不雅的翻了個白眼。

「請各位入內用餐。」周佳直接出來開始招呼食客進屋。

殷雅一進屋,袁州就不著痕迹的走到近前,臉色嚴肅的開口「好久不見。」

「是的,過年了,挺忙的。」殷雅撩了撩頭髮,臉色自然的說道。

「嗯,吃什麼。」袁州和殷雅的對話基本就一直停留在這個位置,每次都差不多。

「鹽雞,聽說你新做的鹽雞,我想試試。」殷雅直接說道。

「好的,稍等。」袁州點頭,然後轉身去了廚房。

「袁老闆,還有我呢,你是不是忘記給我點餐了呀。」姜嫦曦一臉促狹的說道。

「嗯,沒忘,周佳去招呼。」袁州搖搖頭,然後直接對著周佳說道。

「哈哈,害羞了。」姜嫦曦哈哈一笑,也不介意。

而袁州是權當沒聽見,認真的準備起了鹽雞。

袁州做的東江鹽雞有一些改良,在草紙裡層里包裹了兩張鮮嫩的荷葉,以此來增添一些風味。

殷雅看著袁州忙碌的身影還是很期待的,畢竟許久沒來吃了。

不過等到端上來的時候,殷雅卻有些傻眼。

「就這樣?」殷雅一臉懵逼的指著面前的盤子問道。

「是的。」袁州點頭。

「難道要我抱著啃嗎?」殷雅一臉無語的看著袁州。

「不用,這裡準備了手套,食用前請先拆好。」袁州伸手示意殷雅的桌前。

那裡的確準備了手套,還是貼心的兩副手套。

「不過,你要是喜歡直接吃,也是可以直接吃的。」袁州頓了頓才這樣說道。

因為他看殷雅的樣子可能不會撕。

「呵呵。」殷雅心裡很是崩潰,到底是從哪裡看出來,她一個女孩子會喜歡在外麵包著一隻整雞直接啃的。

「請慢用。」袁州並不知道哪裡有問題,只能客氣的說道。

「謝謝。」殷雅這謝謝二字說的頗為咬牙切齒。

「不客氣。」袁州點點頭,再次回了廚房。

「女孩子的心思還真難猜。」袁州心裡不禁感慨。

袁州的感慨殷雅並不知曉,要是知道恐怕忍不住直接拿起雞放好,用盤子砸人了。

雞放好的原因自然是因為,還要吃。

「其實鹽雞是要撕不能切的,因為這雞做好之後碰到鐵器會傷害它的味道,就沒那麼鮮美了。」一旁的程技師看殷雅對著整雞大眼瞪小眼,忍不住出來給袁州解釋。

「啊?」殷雅不明所以。

「說白了就是,以前廚房裡是我們自己上手撕的,我撕的你吃嗎?」程技師直白的說道。

「不吃。」殷雅果斷的說道。

「那不就行了。」程技師見殷雅明白了,這才不再多說,再次看袁州去了。

……

ps:今天是海魂衣的生日,在此祝她又一個十八歲生日快樂,年年都十八~天天開心~。

ps2:才不是鹽貓,是鹽雞,都說菜貓不能吃。

,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