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五百九十六章 里三層外三層

第五百九十六章 里三層外三層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06-13 03:38  字數:2583

袁州拿出的除了箱子,其他的就是一些發泡材料,專門用來保溫的。

「悉悉索索」袁州仔細的在金屬盒子邊上圍了一圈。

「難怪你不讓我靠近,居然是冰刀,你這是昨晚做的?」烏駿圍著琉璃台轉了一圈,一臉眼饞。

「嗯,你買來的水。」袁州點頭。

「難怪需要那麼多水,這麼說你昨晚沒睡覺?」烏駿不會做冰菜刀,他只是聽人說過這東西,但起工藝的麻煩程度確是有所耳聞的。

「魚呢?」袁州並未回答,而是再次問道。

「馬上就來了。」烏駿也沒糾纏,看了看時間,然後說道。

「好。」袁州只回答了一個字,然後就靜靜站立,等待著魚的到來。

「怎麼樣,這裡的環境滿意吧。」烏駿一臉自得的示意袁州看周圍的環境。

場外的築地市場本來就是一些小商鋪的聚集地,有許多的商店,還有很多國內網友知道的網紅店。

比如前面一家吃牛丼的店鋪,現在就已經擠滿了來吃早餐的遊客,還有許多本地人。

還有不遠處吃燒烤海鮮的店鋪,也是人流如織。

「不錯。」袁州點頭,表示肯定。

烏駿選擇的是一家賣海鮮丼的餐館,這家店的門口很大,但是裡面確實狹長的那種戶型。

也就是一個l形的鋪面,不知道以前門口擺的什麼,現在卻是擺著一張兩米五長的琉璃台,大理石的檯面,上面鋪成了乾淨無味的陶瓷菜板。

琉璃台的高度正好到袁州腹部,這樣更能方便操作。

琉璃台的前面是一個長條桌,一共可以坐下四個人,擺放了四張簡單的椅子。

「對了,我還沒問呢,你這穿的是什麼?」烏駿好奇的看著袁州身上的衣服。

出門在外還時刻不忘自己小店的袁州穿的自然是店裡做菜慣常穿的漢服。

「這是漢服,你這都不懂,虧你還是個大廚師呢。」烏海穿著棉拖鞋,大步的走到袁州面前。

「看你箱子不大,居然還帶了這麼多東西。」烏駿直接無視了烏海的話,看著袁州說道。

「好餓,兩天沒吃飯了,再不吃飯我就要去醫院了,還是餓的。」烏海習慣性的一屁股坐在袁州面前,然後喊餓。

「還有一會才開始。」袁州淡淡的說道。

「板著臉的,你的魚和你要的材料一會一起送來,那金橙子可是來自於千疋屋的,那可是好東西。」烏駿一臉自得。

就差沒直接對著烏海說他可是有貢獻的。

「你也要做?」烏海皺眉,摸著小鬍子不滿的看著烏駿。

「當然不,我只是負責所有的材料,包括那條藍鰭金槍魚的買進。」烏駿這次的語氣就明顯多了,也直接多了。

「嗯,你不做就好,我可是專門來吃袁老闆做的食物的。」烏海一臉自豪的說道。

烏海完全沒t到烏駿的點,自顧自的坐下等吃的。

而烏駿則一臉無語。

「袁老闆需要什麼幫忙,請告訴我。」倒是一旁的鄭家偉開口問道。

「不用,謝謝。」袁州搖頭。

「其實我可以幫忙翻譯,我的日語還不錯,經常幫小海處理日本這邊的畫展。」鄭家偉一臉誠懇的說道。

「麻煩了,請你負責收錢,統一日元,赤身八百人民幣一盤,腹部一千二一盤,鰓肉三千八一盤,我說的這個價格是人民幣,麻煩換算成日元收取,謝謝。」這次袁州沒有拒絕,直接給出了價格。

「沒問題。」鄭家偉沉吟了一下,然後點頭。

鄭家偉和袁州一問一答後,小攤子上又陷入了一片靜默,和邊上熱鬧的街道形成鮮明的對比。

還好沒多久,負責送魚的人來了。

魚被放在一個超過人高的泡沫冰箱里,一打開,裡面完整的魚就赤果果的露了出來。

這條魚確實如烏駿所說,加上頭尾一共兩米的樣子,靠近的尾巴的地方有一個刀口,那是抽血的口子。

泡沫箱子就放在袁州腳下,袁州的雙眼仔細的觀察了一番魚身子,微不可查的皺了皺眉,然後又舒展開來。

「是我想多了,這肯定不會有系統給的材料那麼極品。」袁州心裡想道。

還好,配套的調味料還是很不錯的,烏駿是用了老大心思的。

「要不要幫忙抬起來。」烏駿一邊在邊上安裝的水龍頭洗手,一邊問道。

「不用。」袁州說完,帶上口罩,一手摟住魚頭,一手摟住魚中間位置,用力一舉,直接拖起了整條藍鰭金槍魚。

「砰」魚和桌面只發出了極其輕微的聲音,甚至魚頭都是輕輕的被袁州放置在桌面上的。

「居然還是大力士。」烏駿覺得袁州是人不可貌相,看起來沒什麼力氣,卻能舉重若輕的拖起一條八十公斤的魚。

「那當然,袁老闆可是每天早起跑步的,不像你已經中年發福了。」烏海看烏駿非常不爽。

畢竟這傢伙天天跟著袁州,肯定吃了不少好吃的,而餓著烏海根本沒有道理可言。

其實,在人高的大箱子到來的時候,小攤子邊上就已經有人在看了,再看到袁州一人托起大魚,看的人更多了。

「這人力氣還真大。」

「是現場剖魚嗎?好像是藍鰭金槍魚啊,這真是難得一見。」

「應該是要做魚生,看起來是個有力氣的廚師。」

「居然是藍鰭金槍魚,即使不知道刀藝好不好,但還是值得看看的。」

圍觀的人群嘰哩哇啦的說什麼話的都有,日語、英語、韓語當然還有夾著著中。

袁州並沒有做什麼奇特的事情,比如摸魚骨確認切割之類的都沒有,他只是很認真的看了看魚,然後開始打開金屬箱子。

東京十二月的天氣是真的不算暖和,雖不像北海道那樣冰雪覆蓋,但也寒冷。

而袁州的金屬箱子一打開,裡面就冒出輕悠悠的白煙。

「咦,這是什麼刀?看著居然是全透明的,有意思?」

「這是不是電視里演的冰刀?冰做的刀?」

「好像真的是冰刀,刀柄上好像有什麼東西覆蓋了?」

「這個刀好奇特。」

袁州剛剛拿出刀,圍觀的人又多了起來,一傳十十傳百的,人越來越多。

畢竟冰刀這個東西還是很稀奇的,大家就聽只過,見過的幾乎沒有。

而看熱鬧是人的天性,這在哪裡都一樣,是以袁州的攤子直接被裡三層外三層包圍了。

「看來效果不錯。」袁州念叨了一句,不知說的是冰刀,還是面前的魚,亦或者是眼前熱鬧的圍觀。

是時候展現一把高端操作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