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五百九十三章 老司機快開車

第五百九十三章 老司機快開車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06-12 04:49  字數:2565

兩人是一男一女,看起來很是年輕,可能是留學生,也可能是來旅遊的,仗著邊上的人都聽不懂中文,在那裡高談闊論。

「你一說國內,曉靜你看到那個酒店門口顯示的led沒有?」男音的口氣聽起來既八卦又擔憂。

「知道,你說的是那個廚藝交流,還是中日廚藝交流對吧。」被叫曉靜的就是剛剛的女音,女音毫不掩飾語氣里的不滿。

「對,就是那個,也不知道具體比些什麼,咱們的刀工明明就不行,魚生這些哪有別人做的好。」男音的口氣帶著擔憂。

「可不是,要知道咱們華夏菜是以味道和火工出名的,又不擅長刀工。」曉靜抱怨的說道。

「就是,幹什麼非要以己之短來攻別人的長處呢,要是不揚長避短肯定會輸的很難看。」男音繼續說道。

「也不一定,至少別的咱們還是不錯的。」曉靜稍稍反駁道。

「唉,也是味道應該沒問題。」男音贊同了曉靜的話。

兩人的談論被上來的新菜打斷,袁州也就沒再聽,注意力放到了眼前的食物上面。

細細的品味了一片生馬肉後,袁州才輕輕的放下筷子。

「烏駿,你去低調隨意的問問前面那對情侶接下來的行程。」袁州這話說的自然而直接。

「咦?」烏駿一臉瞭然的看著袁州,低調隨意的問陌生人接下來的行程?

這是什麼操作?

「看你的了老司機。」袁州並沒有解釋的心思,一本正經的說到。

「對沒錯我就是車技很好的老司機,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我肯定開車讓你看看老司機的車技。」烏駿擼了擼袖子,幹勁滿滿的就去了。

袁州並沒有把注意力放在烏駿那裡,而是在吃面前的上等烤制鮭魚,從魚皮到魚肉都細細的品味了一番。

「這就是馬油?倒是挺有意思的,有點腥味。」袁州看著面前的生切馬油,饒有興趣的樣子。

袁州點的馬油,就是生的馬油,被切成極薄的小片,鬆鬆的擺成一朵花的形狀,樣子倒是不錯。

但袁州還是問道了一股馬的腥味,不過這還在忍受範圍以內。

和馬油一起上來的還有一個碟子,上面倒著醬油,袁州夾起一片,直接蘸了蘸,開始吃了起來。

「唔,有點奇怪的口感,但是幾乎沒什麼感覺,也不鮮甜,也不油膩,吃起來像是油又不像油的。」袁州邊咀嚼,邊在心裡分析這個馬油的味道。

生切馬油,袁州還沒吃幾片,烏駿就已經勝利而歸了。

「板著臉的,你太過分了,我去打探情況你就把烤魚吃了,沒想到你居然是這樣的人,我真是太失望了。」烏駿看著袁州面前空空如也的盤子,想都沒想的說道。

「結論是什麼?」袁州已經很能習慣的忽略烏駿的抱怨,直奔主題的問道。

「華夏去大阪的留學生,來東京旅遊的,今天已經看過了明治神宮,明天準備去二重橋和皇居,後天去築地市場,然後就是雷門、淺草寺和東京天空樹這些景點,都是熱門的旅遊景點。」烏駿下意識的就回答道。

「嗯,築地市場好像是最大的魚市場吧?」袁州從中挑出一個熟悉的地名,然後問道。

「對,確實是,築地市場就在東京都中央區築地五丁目2番1號,那裡是整個日本都有名的市場,而且一直說要拆也沒拆,去旅遊的人不少。」烏駿稍稍介紹了一下築地市場。

「嗯,本來也打算去看看。」袁州的愛好可是逛菜市場,在蓉城的時候就是這樣。

買蘿卜是去最近的,但逛菜市場卻不一定了,哪裡有好的大的菜市場,袁州總會去看看的。

「怎麼?板著臉的你準備怎麼做?」烏駿自然也聽到了那些話,所以才會問袁州這樣的問題。

「築地市場好像分為場內和場外商店街,作為老司機就看你的了。」袁州這話說的有些莫名其妙,但偏偏烏駿一下子就聽懂了。

「不是吧,又是我跑腿?有什麼好處?沒好處我可不幹,雖然我是老司機,但咱們也不是白跑的。」烏駿摸著自己的臉,一臉驕傲的說道。

「今天的飯就不用你請了,aa,就這樣。」袁州皺了皺眉,然後說道。

「aa和好處有什麼關係?」烏駿一時之間還沒聽明白。

「本來是你請客,現在我付我自己的。」袁州理所當然的說道。

「我什麼時候說過我要請客的?沒有吧,我都不記得了。」烏駿狐疑的看著袁州。

然而袁州的臉還是一樣嚴肅,根本看不出什麼。

「你說這裡你是老司機的時候。」袁州淡淡的說道。

「我說過?」話多的壞處就是,你不會記得你說過的每句話,比如現在,烏駿就完全不記得他是不是說過要請客。

潛意識裡覺得好像沒有,但又好像有的樣子。

烏駿看了看袁州的臉色,發現袁州皺著眉,靜靜的看著他,這讓他生出一種他說過但不承認的感覺。

「好吧,我接受了,我去聯繫攤位,你要做什麼,太大肯定不行,場內不對普通遊客和散客開放。」烏駿咬著牙,算是同意了袁州的這個好處。

「做切鱠,和今天那個交流會的琉璃台差不多。」袁州一下子就確定了要做什麼。

在華夏能體現刀工的菜式其實非常多。

比如淮揚菜里的大煮乾絲,那豆腐乾需要一片片的片的極薄,然後切極細的絲,用雞湯那麼一煨,滋味極其鮮美。

再有就是切豆腐絲,那一根根的豆腐絲必須得能穿針,可見淮揚菜的刀工之高。

而袁州之所以選擇切鱠自然是因為那兩個人討論。

「魚生這種東西可是老祖宗留下的,後天就讓你們見識見識。」袁州心裡暗暗想到。

不過袁州面上卻是淡淡的,雲淡風輕的樣子。

「那好辦,後天就你人過去做切鱠就行。」烏駿腦袋裡轉了幾個彎,然後應承了下來。

「嗯。」袁州點頭。

「袁老闆,你後天要做切鱠?在哪裡?」一個極其熟悉的聲音突然直衝入袁州耳朵。

烏海帶著鄭家偉走進了小小的居酒屋。

「你來開畫展。」看到袁州的第一反應就是這個。

緊接著就是,小烏和大烏終於見面了,不知道誰更勝一籌。

「不,我是來吃飯的。」烏海一本正經的說道。

「哦。」袁州點頭。

「袁老闆,你的切鱠在哪做?」烏海還是比較關心這個,以至於他直接忽略了烏駿。

ps:日常求月票和推薦票最近又有大雨,大家出門記得帶把傘,淋濕了容易感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