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五百九十一章 一句話的殺傷力

第五百九十一章 一句話的殺傷力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06-12 04:49  字數:2661

廚師們就在劉同各種誇獎袁州做魚本事中,慢慢的走向交流會場。

交流會場就在世紀凱悅酒店的宴會廳。

這次的宴會廳和平常的布局完全不同,宴會廳中央的位置擺出了一個橢圓形,用的是一張張料理台隔開的。

料理台後面站著的都是穿著整潔簇新廚師服的廚師,每張料理台的對面都擺著一張桌子。

食材則是在廚師們的後面,這樣方便取用。

桌子是實木的,顏色就是自然的木頭顏色,上面現在擺放著品嘗用的東西。

筷子、筷架、漱口杯、五個蘸料碟子等一系列的用具,椅子就是配套的木質椅子。

這樣的布置顯然是方便各位廚師的品嘗。

除了這樣一圈橢圓形的琉璃台和餐台外,四周還擺放了一圈的椅子,看起來像是給人臨時休息的地方。

「擺放的還真整齊。」袁州眼力很好,看著桌上的擺設和桌椅之間的距離,不由嘀咕一句。

「嘖嘖,今年這個桌椅,肯定是強迫症擺的,感覺每一張桌椅,除了廚師以外都是複製粘貼的,真是整齊。」烏駿摸著下巴,饒有興趣的說道。

然而他的話被人直接無視了,還好這時候日方負責接待的人到了,這次來的是廚人協會的會長。

「各位好,辛苦各位遠道而來,請多見諒。」日方的會長年紀看起來和周世傑差不多,穿著傳統的日式和服,上面綉著的浮世繪很是精緻,說話的時候微微點頭,表示歉意,一副很是誠懇的模樣。

當然,這位會長說的是中文,只是不像接機的成田一郎那麼標準。

「麻生會長客氣了,周會長讓我代他向您問好。」這種場合出面的肯定是周世傑的大徒弟,李明輝。

「李先生真是年輕有為,周會長客氣了,下次去華夏的時候還希望能夠切磋切磋。」日方的麻生會長笑眯眯的說道。

「當然,您的想法也正是周會長的想法。」李明輝自然的應道。

「好了,既然招呼完了,我也就不打擾你們了,由成田君帶你們轉轉。」麻生會長達到目的,立刻說道。

「好的,麻煩了。」李明輝點頭應下。

緊接著,又是一陣寒暄,但袁州卻沒有心思看了,他根據好奇這些廚師的廚藝。

「不知道這些廚師都擅長什麼。」袁州抬腳就準備往廚師那裡去。

他可是看見每張桌子上都有一個小卡片類的東西,上面寫著什麼,正準備去看看。

「幾位先生,您要是試吃完了記得回到那邊的椅子休息。」鍾麗麗最先發現袁州和其他人的意動。

「嗯。」袁州隨口嗯了一聲,至於其他不愛交流的廚師早就往那邊去了。

是的,不止是袁州一個人不喜歡那些寒暄,還有好幾個都不喜歡,包括話癆的烏駿,還有脾氣不小的灰色頭髮中年男人等。

在鍾麗麗說完這句話後,這邊的人就剩下李明輝、劉同、鍾麗麗和日方代表。

「果然是介紹。」袁州走到桌子前,拿起桌上的卡片,這才確定了自己的想法。

小小的卡片上面只寫著四樣信息,比如袁州眼前這張。

姓名:松本清

年齡:39

廚齡:19

擅長:料理河豚

「這廚齡還真是嚇人。」袁州小聲嘀咕一句。

「這有什麼嚇人的,要知道今天能踏進這個會場的廚師,都是兩國頂尖級別的,這個廚齡只算一般。」烏駿神出鬼沒的出現在袁州身後。

「嗯,你快去試吃。」袁州不咸不淡的應道。

「知道知道,一會說評價簡短點就行了。」烏駿說完,這次沒在纏著袁州,而是直奔吃的去了。

袁州並沒有一開始就試吃,而若是沒坐下,廚師也不會開始做菜,因為這次交流會做的過程也是需要廚師看著的。

繞著橢圓形的桌子整個兒轉了一圈,每一張卡片,袁州都拿起來看來看。

卡片上的內容大同小異,其中一個廚齡最大的有35年,擅長的卻只有一道料理,就是三田牛料理。

這個三田牛,袁州還是了解是什麼的,其實就是普通意義上所說的神戶牛肉。

但神戶其實是個都市,根本不養牛,那些牛是來自於神戶周邊的農村,其中最好的就是三田牛。

這裡的牛看質量好不好是看一張證書,一張名為子牛登記證明書的東西。

這紙張上會追溯牛的三代,包括其飼養人、和其人工受精師的姓名電話都有記載。

這樣一頭牛,在證書頒發的十四個月到二十九個月後還需要再檢查一次。

頒發子牛登記證明的協會每年還會舉行比賽,這樣到時候得到頭獎的牛,一顆精子都得數萬日元。

「嘖嘖,真是命不同,下輩子做牛去算了。」這是袁州剛剛了解這個牛的時候,發出的感慨。

「居然還有拉麵,這個不是咱們的蘭州拉麵才有名嗎。」袁州拿起最後一張桌子上的卡片,心裡吐槽。

是的,這張卡片上記錄的這位廚師擅長的是拉麵。

袁州第一個試吃的不是拉麵,不是牛肉,而是鰻魚,蒲燒鰻魚。

做菜的師傅是一個中年男人,廚齡有二十年,擅長蒲燒鰻魚、和鰻魚手握。

「您好,吃什麼。」廚師見袁州坐下,立刻問道,他的中午非常彆扭,還好袁州能聽懂。

「這個,吃這個。」袁州拿起介紹牌,指著蒲燒鰻魚說道。

「請稍等。」這人這次說的是日語,但袁州理解的意思應該是稍等,也就安心坐下了。

然而從這位廚師開始處理開始,袁州的眉頭就皺了起來沒鬆開過。

鰻魚身體無鱗片,身體滑膩,不好拿捏,此人用一張乾淨白布擦拭一把剖魚刀,然後左手抓住鰻魚,直接生剖。

滑膩不好拿捏的鰻魚就好似黃瓜,被人任人宰割,動作也流暢自然。

然而,袁州心裡卻一直在否定這樣的做法。

「鐵器破壞了魚鮮味,動作粗魯,剛剛刀都歪了。」別人流暢自然,猶如行雲流水,看在袁州眼裡卻處處是破綻。

異於常人的五感給予袁州的是挑剔到極點的嚴苛。

是以,等到吃完廚師準備的兩片蒲燒鰻魚後,袁州直接回到了休息區的椅子上。

而這時候,也剛好開始說起了自己品嘗的食物。

「這位先生覺得怎麼樣?」成田一郎笑著開口問剛剛回來的袁州。

這樣問,其實成田一郎就是等著誇獎,畢竟蒲烤鰻魚他是專業的!

袁州則想起了鍾麗麗所說的,不是自己主場不能說太多,要低調,是以袁州把剛才發現的不足總結了一番,點評:

「除了做的不好吃,其他都挺好的。」

……

ps:菜貓的親身經歷告訴大家,這種天氣,大家開空調的時候注意溫度,別太低,不然一冷一熱很容易感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