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五百六十四章 繪畫交流會

第五百六十四章 繪畫交流會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05-27 01:42  字數:2538

「看來貪吃還是有風險的。」烏海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一臉的感慨。

「廢話,當然有。」漫漫沒好氣的看了烏海一眼,理所當然的說道。

「沒事,我就是有點可惜。」烏海摸著小鬍子,很是糾結的說道。

「你要出門?」姜嫦曦突然問道。

「你怎麼知道?」烏海驚奇的看著姜嫦曦,臉上的表情很是疑惑。

「這還不簡單,你平時雖然也蠢,但沒有這麼直白的羨慕。」姜嫦曦一手支著腦袋,一手敲著桌子。

「那也比你花痴好。」烏海直接反駁。

在烏海的世界裡只有吃和畫畫,至於好好說話,那是什麼?和他有什麼關係嗎?

凌宏有句話說的很對,這世界上能忍受烏海脾氣的也就只有鄭家偉了。

沒見烏琳都不能忍受他的脾氣,那是分分鐘都想掐死烏海。

「呵,老娘可只對袁老闆花痴,和你有什麼關係。」姜嫦曦可不是吃虧的性格,當場反駁道。

被人誇獎的袁州倒是很開心,臉上卻是不動聲色的,靜靜收拾著廚房桌面。

店裡的食客紛紛離開,就剩下姜嫦曦、烏海和漫漫,走在最後的是個女孩子,也是常來吃飯的一員。

這人走之前不經意的回頭看了看烏海,這才離開。

「確實沒關係,你說說你怎麼知道我要走了?」烏海還是比較好奇這件事情。

「這不是簡單,你這次特別羨慕別人的胃,吃的也比前幾頓多,一副要把明天的吃回來的架勢。」姜嫦曦聳肩,很是自然的說道。

「你還真要走?畫展嗎?」漫漫眼神亮晶晶的看著烏海。

「不是,交流繪畫。」烏海坐在椅子上,眼神幽怨的看著袁州。

袁州不動聲色的後退,開始收拾別的地方。

「交流?這種事情你不是能推就推了嗎?」漫漫一臉奇怪的看著烏海。

要知道烏海在這裡的時間不短了,來請烏海去參加的什麼宴會、畫展、交流會之類的不少。

就是他們這些食客碰見來邀請的都不在少數,然而每次烏海都能把人噎回去。

這也就是成名畫家,要是別人,保不齊那些西裝革履的人會直接動手打死烏海。

「國外的,很重要,袁老闆你和我一起去吧,包吃包住包玩。」烏海一臉期待的看著袁州。

「不去。」袁州毫不猶豫的拒絕。

開玩笑,天上才不會掉餡餅,袁州很是明白的,他的運氣都用來找系統了,沒見他這麼男神還單著,就是因為這個。

「我去的可是法國,浪漫之都,很多美人,你不是要找女朋友嘛,我負責介紹。」烏海摸著小鬍子,排著胸脯保證。

「你也單身。」袁州一針見血的說道。

「卧槽!扎心了。」烏海又一瞬間的僵硬,但並沒有放棄。

「聽說那裡的米其林三星很多。」烏海換了話題。

「嗯,吃了什麼記得回來告訴我。」袁州毫不心動。

畢竟,袁州自己清楚,他連本國的菜系都還沒完全掌握,現在研究國外的還不是時候。

「哈哈,袁老闆怎麼可能跟你走。」姜嫦曦一拍桌子,大聲打斷烏海的話。

「對對對,袁老闆可是會一直留在這裡的。」漫漫連連點頭。

這兩人自然捨不得袁州走,他走了,她們吃什麼。

「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烏海邊搖頭,邊走出店門。

「對,我們是女子,你是小人。」姜嫦曦很是贊同的點頭。

「踏踏踏」三人的腳步聲開始遠去。

「這傢伙,果然是知名畫家啊。」袁州有些感慨,抬頭看了看天花板上的兩幅畫。

這兩幅畫確實很傳神,很有欣賞價值。

然而,袁州只有一個感覺。

「果然還挺治療頸椎病的。」袁州低下頭,擦了擦琉璃台。

「咚咚咚」

就在袁州感慨烏海的時候,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由遠及近,直往袁州小店而來。

原來是去而復返的老大爺。

老大爺看起來來勢洶洶,大踏步跨進門,來到袁州面前,直接「啪」的一聲,一掌拍到了桌上。

「怎麼了?」袁州語氣疑問,臉色嚴肅,毫無波動。

當然,內心怎麼想,那就只有袁州自己知道了。

「怎麼了,你是不是喝茶了,一個禮拜前,是不是喝茶了!」老大爺臉上的嚴肅不遜於袁州,問話也直接。

「是的。」袁州點頭。

「好啊,你這小子,是不是喝的祁門春茶。」老大爺凶的很,每說一句話都死死盯著袁州。

「不是,明前龍井。」袁州搖頭。

「天哪,你小子居然喝明前龍井,你是不是又買來做茶葉蛋的,你這是暴殄天物,牛嚼牡丹。」老大爺捂著胸口,一臉怨憤的看著袁州。

而袁州則認真的想了想,然後才認真的道「明前龍井不能用來做茶葉蛋,不好吃。」

「呵呵,不好吃,你給老頭子,老頭子不嫌棄,我還不要雞蛋,只要茶。」老大爺目光灼灼的看著袁州,一臉期待。

「這茶不賣。」袁州搖了搖頭。

「那行,你請那稅務局的喝茶,也得請我喝,不然,不然。」老大爺一時有些語塞,前面的理直氣壯都沒了。

而袁州有些忍俊不禁,這老大爺要茶就好似小孩子要糖。

「不然,您就走了?」袁州語氣嚴肅的問道。

「對,不然老頭子今天就不走了,我也不打擾你做生意,我就呆這裡,給你端菜洗盤子。」老大爺一臉得意的看著袁州。

「等你喝茶,我就上去搶一杯。」老大爺說搶的時候,一臉的自豪。

「可是我最近不喝茶。」袁州貌似無辜的說道。

「那我就等到你喝為止。」老大爺為了喝茶,那是很執著的。

「你怎麼知道這茶的?」袁州比較好奇這個問題。

「哼,你別管。」老大爺好似小孩子,完全沒了平常的從容和坦然。

「老大爺,下午我會去雕刻,您先回吧。」袁州心裡好笑,臉上卻還是那副男神樣。

「不,我就看你雕刻。」老大爺很是固執。

「好的,等會給您雕一個張果老的驢送您。」袁州一本正經的說道。

「你這小子真是蔫壞蔫壞的。」老大爺瞬間反應過來,這是在說他倔。

……

ps:那啥,菜貓能刪掉昨天發的請假條嗎?感覺好蠢……菜貓其實酒量不錯的,不知道大家信不信?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