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五百四十六章煎、炸、炒、燜

第五百四十六章煎、炸、炒、燜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05-23 18:56  字數:2403

老鴰頭這種東西實際上是一種麵食,是一種關中麵食,以前的關中也就是現在的陝西,這是一種很百搭的麵食。

無論是煎、炸、炒、燜,或者其他什麼樣的做法味道都能不錯。

這就是愛吃麵食的關中人的生活小智慧。

「就這個了,應該會很好吃。」袁州選定了隨堂小測驗的第二道菜,後面查看的時候速度就快的多了。

因為有了目標,查看速度變快後,剩下的三分之一也就很快看完了。

「嗯,終於好了,睡覺去。」袁州抬頭看了看時候,凌晨一點,揚了揚頭,收拾好桌面,拿著整理好,沒有一絲不爭氣的白紙上了樓。

至於這些白紙整齊的原因倒是很簡單。

本來袁州準備的三本是早就用完了的,後面的是食客自發提供的本子,都是白色的紙,這點倒是相同,只是大小有些出入。

而身為強迫症的重度患者,袁州毫不猶豫的把它們全部裁成了同樣的大小。

還是那種一絲不錯的大小,整理在一起的時候,看起來格外整齊。

等到把這一沓紙片放入書櫃,袁州這才滿意的準備洗漱睡覺。

「悉悉索索」解下腰帶的時候,袁州忍不住嘀咕「還好我瘦,這腰帶還真緊。」

雖然昨晚睡的比較晚,但袁州還是一如往常的早起,然後洗漱出門跑步鍛煉,這已經是袁州固定的習慣了。

這時候,身體康健起來的老婆婆也早就在袁州門前轉了一圈回家蒸包子。

當然等到袁州跑到自己店門口的時候,袁州會順手收走門前的狗窩。

是的,在天氣越來越冷後,袁州就在門口放置了一個大小合適保暖的狗窩,這當然是為盡職盡責的麵湯準備的。

而袁州會在每天早上跑步經過的時候,收走,一人一狗之間已經有了默契。

等到袁州在廚房準備早餐的食材的時候,袁州小店的門外已經站了許多的人,而且人還有越來越多的趨勢。

「哎呀,好激動,要是袁老闆選中了我的家鄉美食,那我該怎麼辦。」一位食客一臉激動的看著袁州小店關閉的大門。

「想多了,我覺得肯定是我的。」另一個食客不屑的說道。

「說不定是老頭子我摘得桂冠。」老大爺一臉慈祥的笑意。

沒錯,老大爺都摻了一腳,也投了票的。

當然烏海肯定也不落人後的投了的。

「這可說不一定,畢竟我是第一個投的。」烏海摸著小鬍子得意洋洋的說道。

「但你投的只是你喜歡吃的,不一定符合規矩。」凌宏直接拆台。

「我覺得我的機會畢竟大,畢竟我知道那麼多稀奇古怪的食物。」漫漫胸有成竹的說道。

要知道漫漫好歹是個有自己店鋪的蛋糕師傅,知道一些奇怪的糕點再簡單不過了。

這一下,所有食客都不服氣了,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爭論起來,都覺得會選上自己的。

「稍安勿躁,等老闆開門大家就知道了。」這時候周佳出面安撫道。

「嘩啦」就在這時候,大門在大家的期待中打開。

「請各位先領號,然後準備入內用餐。」周佳立刻開始指揮起來。

但袁州小店門口的人還沒有散去的跡象,都等著看袁州今天早上會不會出新菜,出的新的是不是自己寫的家鄉美味。

五分鐘能有多長,不過一會,前十的食客就已經湧進小店。

「袁老闆,今天的早餐是什麼?」食客一進門就著急的問道。

「對對對,是什麼?」另一個食客大聲附和。

「今天早餐提供老鴰頭,雞湯老鴰頭。」袁州站在廚房,鎮定自若的說道。

「老鴰頭?這是什麼?」進來的十人都懵逼了一下。

「聽起來像是一種鳥?」烏海還算見多識廣,聞言猜測道。

「確實是鳥,烏鴉的一種叫法。」老大爺一語道破。

「是一種麵食。」程技師開口說道。

「原來如此,但不是我提供的。」十人幾乎是動作一致的坐下了。

心裡想的也都差不多,我倒要嘗嘗這老鴰頭是什麼,居然打敗了自己提供的美食。

「老鴰頭還有一個名字,說出來大家應該就知道了,是面老鼠。」程技師笑眯眯的解釋到。

「那不就是麵疙瘩?」老大爺一下子反應過來。

「沒錯。」程技師點頭,然後不再說話,開始盯著袁州做。

而另一邊袁州已經開始做了起來。

這老鴰頭,就是需要現做才好吃,還好這東西是真的不費勁,做起來簡單快捷。

直接用稍稍燙手的水和面,這期間難的是如何保持水的溫度不變化,這樣和出來的面才能軟硬適中,而且一碗當中的麵疙瘩才能熟度一致。

而水一倒進麵粉里,袁州立刻開始攪拌起來,速度均勻而飛快,隨著攪拌麵粉慢慢凝結成麵疙瘩,另一個難點就是如何保持他們直接大小的相同,當然形狀不能一樣。

袁州表現的嫻熟手法就好似那陝西老村裡的老師傅,動作自帶韻律,漂亮而快速。

和面和燒開雞湯,袁州是同時進行的,和好面,那邊的雞湯也就剛剛燒開。

當然,雞湯也是袁州從昨晚就開始煨著的,直到現在才燒滾而已,是以這雞湯不同於別的,清澈如水,卻內斂鮮味。

「咚咚咚」一碗形狀不同,大小卻差不多的麵疙瘩一下子全部歡快的跳進雞湯鍋里。

這一瞬間,只有袁州問道,那生麵粉的麥香和濃郁的雞湯碰撞起來,發出一股特別的香味。

雞湯一直滾著,下鍋的面圪塔從白生生的,不一會就變成了透明的白色,這就是熟了的標誌。

「您的老鴰頭,請慢用。」第一碗自然是快手的烏海。

第二碗才是不落人後的老大爺。

「倒是許久沒吃過這東西了。」老大爺捧著這老鴰頭有些感慨。

棕色的碗里清亮亮的湯水,白生生,晶瑩剔透的老鴰頭浮在面上,可愛的像是一個個白胖小包子。

也沒猶豫,老大爺拿起筷子就開吃,是的,這老鴰頭用筷子吃才是最好的。

……

ps:日常求月票,推薦票~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