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五百三十九章 烏海的閨蜜

第五百三十九章 烏海的閨蜜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05-23 18:56  字數:2511

王燁拿到的就是最後一個號碼,是以進入小店的時候,外面已經沒有人排隊等候了,這也是排號機的用途所在。.

有了它,食客就不會對還做一份抱有期望,這樣就不會空等了。

「你好,請問吃點什麼?」王燁一進門,周佳就開口問道。

「嗯,清湯麵,就那個吧。」王燁愣了一下,這才回答。

「好的,我們這裡是先付錢後上餐,您的一共是268,加二十的迎客套餐,一共288,謝謝惠顧。」周佳笑著說道。

「可以轉賬吧。」王燁問道。

「當然可以。」周佳點頭。

「好的,我轉了。」王燁對著周佳指示的二維碼一掃,然後說道。

「已經收到了,您的餐點馬上就來。」周佳說完,立刻對袁州報單。

「還真是不一樣。」王燁坐下,有些渾身不自在的感覺。

不過五分鐘左右,周佳再次過來,端上了他的清湯麵,當然還是迎客套餐。

「謝謝。」王燁習慣性的說道。

「不客氣。」周佳禮貌的回復。

然後王燁低頭,開始吃起了面,面很好吃,感覺比馬志達形容的還要好吃,王燁沉浸在美味中,但吃了一會後,王燁突然停了下來,側耳傾聽了一下。

發現店裡什麼都沒有,只有食客談話的聲音,喧鬧而溫馨,但除此之外就沒有別的了。

這下,王燁心裡更彆扭了。

在他以前吃四鮮米線的時候,胖老闆不會要求轉賬,他就喜歡現金,他說謝謝,胖老闆會說「謝啥,老顧客了。」

這些都讓他覺得熟悉,覺得安心。

至於下意識的停下來傾聽則是因為,每次這個時候,總會有一對母子到來。

有時候是母親訓斥兒子,有時候又是誇讚他,但總是聲音很大,恨不得全巷子的人都聽見才好。

王燁從開始的不習慣到現在沒聽見的不習慣,時間也不過才一年。

「還真是沒有一點相同。」王燁看著碗里勁道美味的麵條,突然露出笑容。

不過這次吃的稍慢,開始細細的品味起來,同時小店裡其他人的話語也慢慢的入耳了。

「唏哩呼嚕。」王燁吃下一口面。

王燁吃面的時候馬志達並沒有過來,他可是知道的,吃袁老闆做的東西是最不喜歡被打擾的,不過王燁一吃完,他就過來了。

「怎麼樣,怎麼樣,是不是好吃到舌頭都想吞下去。」馬志達搭著王燁的肩膀問道。

「確實非常美味。」王燁溫吞的點頭。

「現在相信我的話了吧。」馬志達得意洋洋的笑道。

「嗯,就是有點彆扭。」王燁點了點頭,然後說道。

「彆扭?」馬志達不太明白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不過也挺熟悉的。」王燁笑了笑又補充說道。

「什麼亂七八糟的,好吃就行了,走吧回去午休。」馬志達勾著王燁的肩膀往公司走。

「謝了。」王燁突然說道。

「嘖,肉麻不,快回去吧。」馬志達一臉嫌棄的搓了搓胳膊,大方的說道。

「哈哈,也是,那下次請你吃飯。」王燁也反應過來了,立刻說道。

「什麼下次,就明天,明天中午你請我。」馬志達立刻打蛇隨棍上。

「行。」王燁乾脆的點頭。

「嘿嘿,看來我的安利沒錯,還撈到一頓飯。」馬志達一臉的笑容,很是自豪。

他自然不知道王燁謝的是什麼,就連王燁自己也有點說不清楚。

遠在魔都,一個名叫歡樂頌小區的頂樓兩層聯通的房間里正舉行一場小型的,朋友之間的聚會。

原因就是這個房子的主人拍到了一幅畫,一副烏海所畫的油畫。

「你們看,這個灰暗色調的運用,帶出來的這種意境。」畫主人一臉興奮的解說著掛在中央的畫。

這幅畫是在清晨的時候,一個男人穿著運動裝在一條寂靜的小街上奔跑,街道一旁用的模糊處理,另一邊有幾排低矮的房子,其中有一間沒掛招牌的商店是最清楚的。

奔跑的男人只是個背影,看起來認真在跑步,他的前方塗抹了一絲極亮的白色,好似朝陽升起的破曉,又好似夕陽下沉後最後的餘暉。

「你們說說這畫到底是早上還是晚上?」畫主人一臉神秘的問道。

「我覺得是晚上,這個時間有人,但畫家特意只畫一人,顯得更有意境。」

「不不不,明明就是清晨,清晨才有萬物生機的感覺。」

「我覺得你們說的都不對,感覺像是沒有時間,那一抹亮光也許只是誤導,應該更認真的體會一下才好。」

眾人七嘴八舌的開始猜測起來。

畫主人,明顯帶著自傲的神情,這是在炫耀呢,畢竟他可是問過烏海本人的,雖然烏海什麼也沒說。

就在大家踴躍猜測的時候,一個穿著一身絲質香檳色長裙的女人卻端著酒杯,一個人站在不起眼的角落,手上拿著一個裝飾用手拎包。

女人長相一般,但卻自有一股溫婉嫻靜的氣質,讓人很是舒服。

「這些人還真是會解讀。」眼見大家說的越來越離譜,女人臉上露出無奈的笑意。

「不過,烏海這傢伙的畫技好像提高的了許多啊。」女人一臉感慨。

「踏踏踏」高跟鞋在光可鑒人的地磚上敲擊出清脆的聲音,女人一個人來到了陽台上。

當然她並沒有忘記帶上她的外套,要知道外面還是很冷的。

拿起手機,女人直接撥通了烏海的電話。

遠隔千里的烏海,這時候正躺在畫室沙發上挺屍,剛剛吃的美味,他正在慢慢消化呢。

「噹噹當……」一陣貝多芬激昂的命運交響曲傳來。

烏海伸手拿起電話,看到名字的時候,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鬍子,這才接起電話。

「喲,大忙人你怎麼有時間找我。」烏海的口氣輕鬆隨意。

「我看到了你的畫。」女人的聲音透著愉悅。

「哪幅畫?」烏海挑眉不太明白。

「跑步人那幅,很不錯。」女人說出畫名。

「哦,那幅啊,確實不錯,我也很滿意。」烏海一下子想起了這幅畫。

這是他在清晨打開窗子,看見袁州正在慢跑,然後畫下的,畫完後,他覺得很是暢快。

……

ps:菜貓對你們辣么好,你們呢,卻總是想吃龍虎鬥,快給菜貓點月票、推薦票補償補償~不給就打滾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