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五百三十三章 新的燒烤

第五百三十三章 新的燒烤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05-23 18:56  字數:2485

中午,袁州

「袁老闆,今晚有燒烤嗎?」有食客笑眯眯的開口問道。

「有的。」袁州點頭。

「哦也,我就知道,你看我說對了吧。」食客立刻興奮的轉頭對著邊上的食客說道。

「袁老闆,你每次休息回來都會開燒烤嗎?」這位食客好奇的問道。

「不是,今晚要下雨。」袁州一臉認真的說道。

完全不顧,外面冬日的暖陽正暖暖的照在人身上。

「可是外面不是大太陽?」食客一臉不解的指著照進道。

「嗯。」袁州點頭。

「那為什麼會下雨?」食客看著袁州問道。

「因為我說的。」袁州說這話的時候,就好似問食客今天吃什麼一般隨意又認真。

「額……」食客一臉無語。

「哈哈,別的我不管,反正今天有燒烤吃了。」這是一臉興奮的馬志達。

「但是沒酒喝。」陳維粗狂低沉的聲音在邊上響起。

「陳先生回來了啊?」馬志達一驚,看向邊上。

陳維臉上帶著一點結痂的小傷口,整個人看起來鋒利了不少,但說到酒的時候,神情還是一樣的不高興。

「嗯,今天剛到。」陳維點頭。

「臉咋了?」馬志達指著陳維的臉問道。

「應該是撞門上了。」袁州一本正經的說道。

「對。」出乎意料的陳維並沒有反駁,而是認真的點頭。

「哈?」馬志達一臉懵逼。

「這種小傷口,只能是門上擦的。」袁州煞有介事的說道。

「袁老闆,我的酒。」陳維盯著袁州,認真的說道。

然後袁州轉身就走,回到廚房直接開始做菜。

「開玩笑,今天系統可是說了,晚上下雨。」袁州心裡嘀咕,而且下雨就沒酒喝,這可是他自己頂下的規矩。

「你傻啊,那燒烤本來就是配酒的,袁老闆不提供不還有方老闆嘛。」馬志達說這話倒沒有避著袁州,直接說道。

「嗯,還是你小子聰明。」陳維聞言,粗粗的眉毛一揚,很是高興的說道。

「今晚一起來。」馬志達笑著說道。

「行,到時候喝一杯,我再去弄兩個下酒菜。」陳維爽快的說道。

「方老闆的下酒涼拌菜確實不錯。」馬志達吃過那個菜。

「他的算什麼,還是袁老闆的才好吃,那個辣子一吃,再來一口郫筒酒,那簡直燒心暢快。」陳維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這麼一說我倒是想嘗嘗袁老闆的酒了。」馬志達是從來和喝過袁州的酒的,畢竟他不愛喝酒,那麼自然就不會花5888來買酒。

「冒昧打擾一下,你們說的方老闆是我嗎?」最角落的地方,突然冒出一個聲音,正是方恆。

「咳咳咳。」馬志達轉頭一看,一陣驚天動地的咳嗽,可見多麼尷尬。

「喲,方老闆在啊,今天準備打點酒,你那老酒和下酒菜都給我來一壺?」至於陳維則是一點沒有不好意思,反而這樣說道。

「我的下酒菜和酒好像都不怎麼樣。」方恆臉上帶著笑,聲音卻頗為咬牙切齒。

「要是和袁老闆比那時自取其辱,但是喝其他的嘛,那就是一流水準。」陳維本來就是一臉的不苟言笑的模樣,是以不管說什麼都特別可信。

這不,方恆就信了。

「和那個妖孽比,我才不找這沒趣。」方恆瞥了一眼雙手飛舞,整個人沉浸在食材里的袁州,嘀咕了一句。

「行,晚上我帶來,到時候你再給我錢。」方恆這才看向陳維說道。

「沒問題。」陳維爽快的點頭。

中午的午餐時間一共才兩個小時,是以很快就過去了。

袁州照例在在收拾完廚房後坐在門口的位置準備雕刻。

只是現在沒人從隔壁伸頭出來打招呼了,還好袁州也算習慣了。

不過,看著刀的時候,袁州又想起了那道老御廚的拿手菜。

「現在也算是兩清了。」袁州想起昨天的壽宴,心裡放下了一塊大石頭。

袁州本來就是一個固執的人,自己定的規矩不願意違背,比如出去給人做飯打交道,他是萬萬不願意的,但是劉建安說出麻先生,那麼這就必須去了。

不然袁州也過不了自己那關。

「看來可以找個時間來練習雞了。」袁州對於那個御膳的做法也是蠢蠢欲動。

前面一直說練習,他都沒有練習,現在倒是可以開始了。

「系統,我練習鋈雞你會提供雞嗎?」袁州的廚房又不能做別的食材,自然要打系統的注意。

系統現字:「不會。」

「還真是乾脆利落,那我能帶進去練習嗎。」袁州好奇的問道。

系統現字:「請宿主努力升級即可。」

「呵呵,你狠,我用魚練!」袁州一下子就想到了代替品。

鋈雞的做法本來就非常考驗刀工,既然還是不能帶進去練習,那麼用於練習去骨也是不錯的。

「說起來,有了魚,燒烤又多了菜了。」袁州想起了這事。

還有另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要漲價了。

「乾脆,以前的一份,有魚的另算一份。」袁州一下子想到了一個好主意。

坐在位置上,把事情都理清楚後,袁州才拿起刀,開始雕刻。

這一坐時間就長了,兩三個小時都沒動彈過,直到鬧鐘把袁州叫醒,他才從認真忘我的雕刻中回過神來。

晚餐的時候,外面的天氣已經不像白天那麼友好了,等到燒烤開始的時間,已經有小雨來了。

「呼呼」的冷風直往人脖子里灌。

「哎呀,還是袁老闆店裡暖和,太冷了。」馬志達揭開圍得嚴實的圍巾,一臉笑意的說道。

「今天確實冷。」陳維都難得點頭附和。

畢竟這傢伙基本壯的和牛似得,十幾天前,十二月初的時候還只是穿著一件外套,一件長袖。

「咦,袁老闆這個盤子怎麼是空的」馬志達好奇的看著一旁一個空托盤,上面卻寫著價格。

「那是魚,今天提供烤魚。」袁州平淡的說道。

「哎呀,居然是大葷啊,來一份來一份。」馬志達迫不及待的說道。

「好的,稍等。」袁州點頭,然後回身去缸里抓魚了。

「袁老闆的烤魚不知道是什麼滋味。」馬志達美滋滋的想著。

……r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