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五百一十七章 屬於童老闆的豆花

第五百一十七章 屬於童老闆的豆花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05-01 07:46  字數:2439

童老闆快要離開的消息,還是對袁州造成了一些影響,比如現在雕刻的時候,袁州更愛雕刻一些一家三口類型的。·

不過都是一些福娃或者動物類型的,q版的,都是憨態可掬的,這一下更加受小孩子的歡迎了。

「媽媽,你看今天這個叔叔雕的是小兔子,好可愛。」一個剛剛拿到雕刻的小男孩,舉著手裡的蘿卜,歡快的說道。

「你謝謝叔叔沒有?」年輕的母親笑盈盈的摸了摸自己兒子的腦袋問道。

「謝謝叔叔。」男孩眼睛咕嚕一轉,立刻轉頭大聲的對著袁州道謝。

「不客氣。」袁州略有些蛋疼。

「這小子,我還年輕呢。」袁州心裡嘆氣。

「叔叔,這個是小鳥嗎?」一個扎著小鞭子的小女孩,指著架子上的乳燕還巢問道。

「是的。」袁州點頭,然後取下來,直接遞了過去。

「哥哥。」袁州突然說道。

「嗯?」小女孩歪頭看著袁州,一臉不解。

「沒事,給你。」袁州默默的咽下到嘴邊的哥哥,然後說道。

「謝謝叔叔。」小女孩接過晶瑩剔透的蘿卜雕刻,歡快的跑走。

不一會,架子上的雕刻,就被小朋友或者女孩子取走。

這些狀況基本每天都會發生,只要袁州雕刻好了東西。

只是第二天,早餐時間結束後,袁州沒再雕刻,而是磨起了豆子,當然這次是提前泡好的豆子。壹·

豆腐的發明者是西漢時期的淮南王劉安,還有清代袁枚為了吃豆腐而三折腰的事情流傳。

而豆腐腦則是豆腐的半成品,也是南北皆有,南方偏甜味,而北方則是鹹味的多。

今天袁州要做的卻是比豆腐腦稍微老一點的豆花,在北京這也叫「老豆腐」。

川中的豆花,尤以樂山的最為出名,除了豆花本身重要外,其蘸料也很重要。

「吱呀,吱呀」袁州緩緩的轉動石磨,一邊勻速的轉動,一邊適量的加入泉露混合的水,這水在袁州小店溫暖的地方都散發出冷氣。

「這水用來做豆花肯定好吃,又嫩又滑。」袁州滿意的點頭。

反覆研磨,濾出豆渣,然後直接下鍋開始煮。

袁州煮豆腐並不喜歡用別的湯煮,只用了一點點荷葉上的露珠,去除豆腥味,不像許多大飯店裡的那樣用雞湯煮,那樣反而會蓋過豆腐的味道。

「小袁,我可來吃飯了。」童老闆爽朗的聲音出現在門口。

「童阿姨,這邊進來。」袁州打開一旁隔斷的桌板。

袁州注意到,童老闆穿的不是早上那件衣服,應該是換過了,畢竟這次吃飯的地方在廚房。

「是豆花飯啊,這個好。」童老闆一坐下,就看到了桌上的菜,滿意的點頭。

「嗯,豆花飯,加哥菜豆花湯,還有牛肉。」袁州並沒有準備多少才。

兩個人也就一葷一素一湯而已。

「夠了,這些就夠了,那時候就是只吃豆花我都能下兩碗白飯。」童老闆笑眯眯的說道。

「那吃飯吧。」袁州也坐下,溫聲說道。

「吃飯,對該吃飯了。」童老闆點頭,第一筷子就夾豆花。

自己的吃的時候,袁州並沒有那麼講究,只是一個青瓷的大碗裝著豆花,裡面白嫩嫩的豆花浮在水面,被童老闆一夾就夾下一塊。

「這豆花挺嫩的。」童老闆說著就直接塞進嘴裡,也沒蘸料。

豆花一入口,帶著灼人的溫度,稍稍一咬,豆花就碎裂開來,嫩嫩的在嘴裡散發出豆子本身的豆香味兒。

「這個醬料有豆瓣的,不怎麼辣的,還有就是牛肉醬,您試試。」袁州指著桌上的兩個碟子說道。

「知道了,你快吃,味道不錯。」童老闆點頭,再次夾起豆花開吃,也不客氣。

「嗯。」袁州點頭。

童老闆習慣一個人吃飯,是以吃飯的時候也不說話,就是默默吃,而袁州則是也習慣了一個吃飯,兩人就這麼默默的吃著桌子上的菜。

最先吃完的就是那碗豆花,果然如童老闆說的那樣,她只是配著豆花就吃完了一碗白飯。

袁州默默盛了半碗後,又伴著菜豆花湯吃了些牛肉。

一頓飯,兩人吃的很快,不過半小時桌子上就碗盤精光了。

「好吃,這次的豆花比上次的那個煎豆腐好吃。」童老闆滿意的說道。

「嗯,您喜歡就好。」袁州謙虛的點頭,同時把疑惑埋進了心裡。

「這味道我可記住了,下次記得也請我吃。」童老闆笑眯眯的說道。

「當然。」袁州鄭重的點頭。

「那行,也不打擾你做生意了,先回去了。」童老闆擦擦嘴,然後揮手離開。

童老闆一走,袁州的眉心就擰了起來。

「為什麼童阿姨會說這次的豆花比上次的熊掌豆腐好吃?」袁州從剛剛就在疑惑這個問題。

以袁州現在的廚藝來說,不可能出現發揮失誤的地方,就算他廚藝進步了些,但童老闆可不是專業的美食評論家,不可能吃出這細微的差別。

「難道是口味偏好?」袁州摸著額頭,細細的想著。

但也不像,畢竟童老闆上次並沒有表現出不喜歡熊掌豆腐,而且袁州也清楚,這不是口味偏好問題。

「那麼這是為什麼?」袁州皺眉,認真的思索,回憶做豆花和豆腐之間的差異。

不過這一下,袁州還真的想到了問題的所在。

「原來是這樣嗎。」袁州一下子明白了童老闆這麼說的原因。

上次做熊掌豆腐的時候,雖然也是現磨豆腐所做,但卻不是為了童老闆做的,而這次是專門為了童老闆所做,加水的比例有所不同。

豆腐多麼簡單,只需要黃豆、水、和凝固劑而已,但其中水的比例卻需要因人而異。

而袁州是可以一眼看出食客口味需求的人。

「原來是這樣,因人而異才能盡善盡美,今天的豆花是屬於童阿姨的豆花。」袁州看著桌上的空碗,一下子露出了笑容。

突然袁州捂額狂笑:「哈哈,看來我在廚神的道路上又前進了一步。」

……

ps:~月票、推薦票還是要求的,貓百做什麼的真的不能吃……求放過菜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