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五百一十章 童老闆的心事

第五百一十章 童老闆的心事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04-28 06:31  字數:2476

一秒★小△說§Org】,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姜嫦曦雖說要去看袁州,但也不是第二天立即就去的,還是隔了好幾天,她卻沒想到那李文通第二天晚上就來到了袁州小店裡。

不過這些袁州都還不知道,現在他正在疑惑當中。

中午的午餐時間過後,袁州剛剛搬出椅子,準備在太陽的照射下開始今天的雕刻,就被童老闆叫住了。

「小袁,又雕刻?」童老闆這次直接走出了櫃檯,站在門外看著袁州。

「對,童阿姨多穿點,天冷。」袁州看了看童老闆單薄的衣服,提醒道。

「沒事,這天氣還算好,有太陽呢。」童老闆搖頭,並不放在心上。

「童阿姨,要是不忙住做生意就進屋坐吧,起風了還挺冷的。」袁州搓了搓手,直接示意打開的店門。

袁州說這話的時候特別自然,好似真的只是因為自己有些冷才這樣說的,完全不顧他剛剛還準備咋外面雕刻的事。

但童老闆卻安然一笑,直接應聲。

「行,這個時間也沒人,那就屋裡坐。」童老闆臉上的皺紋舒展開,一副很高興的模樣。

「吱呀」袁州推開玻璃門,讓童老闆先進去,自己隨後才進門。

一進門童老闆就環顧了一下四周,然後才坐在一旁的兩人桌邊。

「小袁這裡收拾的真乾淨,布置的也好看。」童老闆感慨的說道。

「哪裡,童老闆您那裡才收拾的乾淨,都是乾淨衣服。」袁州溫和的開起了玩笑。

袁州雖不願和人打交道,但那只是怕麻煩,但這個童老闆卻是幫過他好些的長輩,剛剛一看樣子就知道是有話說,他自然附和,緩和一下氣氛,讓童阿姨放鬆下來。

「哈哈,也是,你小子到現在還不會洗衣服。」童老闆揶揄的笑道。

「這不是有童阿姨在嗎。」袁州並不在意童老闆的玩笑,反而順著說道。

「現在我是能洗,但童阿姨總是老了,小袁你該找個媳婦,這樣兩個人也有個打算。」童阿姨目光柔和的看著袁州,好似看自己的小輩。

「童阿姨您不想開洗衣店了?」袁州並不接後半句話,而是微微皺著眉頭問道。

「對啊,童阿姨老了,不想做了,準備到處走走,到時候該是哪就是哪。」童老闆臉上露出笑容,直接說道。

「到處玩是挺好的,你注意身體。」袁州沉默了一下,然後說道。

「你童阿姨辛苦了一輩子想歇歇,但是這店卻放不下,我也不說別的,這街上的生意都是你小袁帶起來的,這店鋪就給你了。」童老闆這話說的簡單直接,好似送出去的不是什麼重要東西。

「您要是賣給我,我當然高興,那我直接給您轉一百五十萬。」袁州並沒有多考慮,直接就答應了。

哪怕他現在其實用不到,也完全不知道這能用來做什麼,但還是給了肯定的回復。

「你說這話就是不對了,誰和你談錢了。」童老闆嚴厲的說道。

「童阿姨,我知道您當我是小輩,但是我不能白要,您想出去看看,那就去多點地方,這樣我也能放心,就當是安心,您說呢?」袁州的口舌雖然不是很能說,但總能說道點子上。

「安心,你這樣童阿姨不安心了。」童老闆皺眉,乾瘦的臉上露出不滿。

「您看我這店裡的價格,您就知道了。」袁州笑眯眯的指著招牌說道。

「這個我知道,但是你小子是個老實的,用料也好,那成本就貴,這價格合適。」童老闆一副力挺的模樣。

這在童老闆吃過一次袁州做的飯後,就已經知道袁州的用料是極好的。

「所以您不必擔心,正好我店小,能擴張呢。」袁州誠懇的說道。

不過袁州心裡卻補了句「就看什麼時候升級了。」

「先不說了,這錢不能要。」童老闆口氣堅決,說完站起身就準備離開。

「那行,童阿姨您走之前告訴我一聲,我送您。」袁州站起身連忙開門。

「知道了。」童老闆擺手,然後回到了自己的店裡。

「也不知道童老闆到底怎麼了,準備一個人旅行嗎?」袁州剛剛雖然沒表示吃驚的神色,但心裡其實非常震驚。

在袁州的印象里,童老闆並不是蓉城人,但卻在這裡開了許久的乾洗店,從來都是一個人,逢年過節都是,他也聽父母提起過說童老闆並沒有別的親人。

現在這樣的童老闆居然想把店鋪送給他,讓他驚訝不已。

要知道現在小街上生意很好,每個商鋪的整體價格翻了不止一倍,也不是沒人出高價想收購童老闆的乾洗店,但都被拒絕了。

這個袁州都見過幾次。

畢竟乾洗店就在袁州隔壁,另一個隔壁被袁州封住了門做了酒館的院子,再前面則是李立所在的高檔西餐廳,是以童老闆現在的位置就是最搶手的了。

不說別的,就是開個用來喝茶等位置的空鋪子那生意都能好得不行,畢竟就在袁州小店隔壁,伸頭就能看見袁州小店的大門。

這一下午袁州也沒雕刻,就是想著童老闆為什麼突然就不想做了,還要把店面無償給他,就這麼坐了一下午。

等到一回神天色都擦黑了,應該開始晚餐的營業時間了。

「今天倒是難得偷了回懶,哎,果然是我平時太勤快了。」袁州自豪的說道。

「老闆,晚上好。」周佳呵了口熱氣,一進門就乖巧的說道。

「嗯,對了,寒假有個小姑娘給你一起上白班。」袁州一本正經的說道。

表現很正常,完全不想是差點忘記了這事的人,好似現在通知很正常似得,哪怕離暮小雲和他說了這話已經快一禮拜了。

「當然好了,只是店裡的工作本來就很輕鬆的,老闆覺得我哪裡做的不好嗎?」周佳小心的問道。

畢竟在周佳看來,這工作實在是輕鬆的很,只需要招呼客人,端菜有時候都不需要,更不說收拾盤子之類的。

「暮小雲是做假期工的就在寒假。」袁州並沒有多想,而是說了暮小雲的情況。

「嗯,我知道了。」周佳認真的點頭。

至於兩人理解的是否一樣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ps:看著你們把票投給隔壁的,菜貓心疼的都要哭了,所以最近才天天下雨的,因為那都是菜貓傷心的淚水,就是這麼傷心,求月票,推薦票,是票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