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五百零一章 烏龜殼=袁州小店(

第五百零一章 烏龜殼=袁州小店(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04-22 00:16  字數:2401

「你說我要不要去問問。」凌宏對於這個女人還是很有好感的。

「怎麼你又有好感了?」烏海摸著小鬍子,一臉不屑。

難怪烏海這樣,畢竟凌宏這傢伙對於長的不錯,符合他心意的女人都有挺高的好感。

「嗯哼。」凌宏意義不明的哼了一聲。

「真是種馬。」烏海想起自己妹妹說的話,立刻用在了凌宏的身上。

「你好。」然而凌宏並聽不見,他已經和剛剛進來的女人搭話了。

凌宏剛剛那麼問,並不是需要烏海的意見,而只是隨口說說,也算是宣告他要去搭訕而已,是以烏海並沒有直接回答。

「吧唧吧唧。」女人默默咀嚼,好似沒聽見。

「你就吃白飯?」凌宏可不是容易放棄的人,何況這人就坐在他左邊。

「嗯?你在問我?」這下女人終於有了反應,疑惑的看著凌宏。

「對啊,畢竟我邊上就只有你這個美人,而我只和漂亮的女人說話。」凌宏笑著,自信的說道。

曾經哥哥在電影《阿飛正傳》里利用一分鐘的這個說法,成功撩到了女神張曼玉,但這個手法只適用於長的帥的男人。

重點不是這個手法,而是長得帥這三個字,而凌宏就覺得自己有這個資本,比方這話在別人說來就有些猥瑣的意味。

但凌宏長相陽光帥氣,身穿名牌,看著就一副欠揍的富二代形象,當然後一句是烏海的形容。

是以女人還真的回答了。

「我吃飯並不需要向你報告。」女人確認了凌宏的問話對象,一下子就說道。

只是語氣聽起來客氣,用詞卻毫不客氣。

「當然不需要,我只是隨口問問。」凌宏聳肩,並不介意。

「嗯。」女人點頭,低下頭繼續吃飯。

「我的意思是,要是你吃不起我可以請你吃份菜,比如那個一塊錢的銀耳。」凌宏一臉笑容的說道。

「不用了。」女人乾脆的拒絕。

「好吧。」凌宏聳肩,並不在意的樣子。

「哎呦,凌帥哥還有被拒絕的時候。」烏海嗤笑一聲。

「沒辦法,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欣賞我魅力的資格。」凌宏語氣自然的說道。

「也就是人家姑娘涵養好,就你這麼撩妹,小心被打死。」烏海毫不客氣的說道。

「不可能,這種慘劇只會發生在你身上。」凌宏對著烏海不懷好意的一笑,然後肯定的說道。

這兩人說起來就是恩怨深厚,就是從凌宏知道烏海沒有女朋友的那一刻開始,作為女朋友無數的凌宏就一直嘲笑烏海。

本來凌宏還可以時不時的嘲笑袁州,但自從袁州的手藝越來愈好,凌宏就不了,識時務者為俊傑這句話是他所奉行的。

畢竟袁州掐著他的胃呢,嘲笑烏海找找樂子也就夠了。

然而烏海可不是愛吃虧的人,針鋒相對就在所難免。

「咳咳,不說這個,你說這人為什麼每次都吃白飯?」凌宏眼見烏海要發飆,立刻轉移話題。

「我可不是八卦的人。」烏海冷哼一聲。

「不是八卦,你想你畫畫也需要素材,你畫這個人肯定需要了解她的事情,這樣畫出來才有這人的精氣神。」凌宏一本正經的忽悠烏海。

「說的也有點道理。」烏海摸著小鬍子,轉眼看了看還在埋頭吃飯的女人。

「那當然,雖然我不會畫畫,但不代表我不了解。」凌宏自信的說道。

「真是好騙。」袁州看著在一旁思考的烏海,心裡感慨。

「看來像我這樣智商高,手藝好的男人已經不多了。」袁州放下餐盤,很是認真的想道。

至於身處話題中心的女人則毫不在意,還是認認真真的一口一口的吃著碗里的白飯,好似那是人間美味,其他都不值得多說。

袁州所用的米皆是貢米,米粒晶瑩剔透,飯香迷人,吃起來軟硬適中,略帶糯糯的口感,但這也不是這個女人吃的這麼認真的原因。

如果撩起人的長捲髮就能看見,女人一邊吃眼睛裡的淚珠一顆顆的掉進碗里,但是表情卻是從最開始的委屈、難過、傷心,慢慢變得平和起來。

這也就是為什麼她能語氣正常的回答凌宏的原因。

袁州小店的東西除了,好吃,還有一個優點那就是精緻,所以就算女人吃的再慢,這一碗飯也吃完了。

而那邊八卦的凌宏和秉持研究精神的烏海還在猜測這個女人的原因。

「我覺得是因為價格問題。」烏海想了半天,認真的說道。

「不會,這人身上穿的是哥弟,這個小牌子的衣服一件差不多也是七八百,外套兩三千也是正常的,所以兩三百吃一頓飯應該沒問題。」凌宏一眼看出女人穿的衣服牌子。

這就是他女朋友眾多的好處,能一眼分辨女性的穿著品牌。

「這樣的話,那就是因為自己喜歡。」烏海想了想也就只有這個原因了。

「有點想像力。」凌宏皺眉。

「不知道。」烏海表示八卦不是他的特長,想不到。

「說不定是因為一段凄美的感情,然後選擇了白飯。」凌宏一臉深意的說道。

「人家吃個白飯而已,你想多了吧。」烏海一臉無語。

「哦,那就不猜了,留一點懸念也好。」凌宏做事一向三分鐘熱度,見烏海一直猜不到,也就不準備說了。

「嗯,免得妨礙別人吃飯。」烏海認同的點頭。

然後這兩人就好似什麼都沒發生一般,繼續吃著美食,八卦之心來的快,去的也快。

而吃完飯的女人,則是安靜的放好筷子,一口氣喝下那杯白水,最後吃顆去味糖,清淡的糖味一下子在嘴裡蔓延開來。

「踏踏踏」女人就這樣起身離開。

走到門口的時候,看著這個沒有招牌的小店,女人突然很輕的說了句「真好,一定要一直開著。」

「這裡就像我的殼一般,傷心的時候總能讓我縮回來,真好」

這話說的很輕,就連耳力異於常人的袁州也沒有聽到。

而店裡,凌宏還在八卦著原因。

ps:菜貓已經取名了,你們看看滿不滿意?不滿意我看能不能申請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