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四百九十七章 第九道菜:魚頭湯

第四百九十七章 第九道菜:魚頭湯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04-18 07:54  字數:2382

「嗯,所以還可以在其他的重要請客中點這道菜。.」袁州點頭,然後認真的回答。

「但是這樣我們就少了一個吃這道菜的理由。」烏海嚴肅的說道。

「不會,我都還在。」袁州說這話的時候,語氣很是清淡,卻很堅定。

「哦,好。」烏海愣了一會,然後坐下,不再多說了。

是的,袁州一直都在,哪怕閏年閏月又如何,哪怕下一個生日還要等十幾年或者二十幾年又如何,反正袁州都還在不是嗎,不用急這一時。

這個理由直接說服的烏海,讓其他食客心裡也是有些感觸,覺得眼前的食物越的美味了。

畢竟袁州傾注了他所有的認真,每一道菜都是這樣。

「這是第九道菜,魚頭湯,請慢用。」袁州端上一個棕色的仿木湯碗,輕輕的放到桌上。

「作為宴席的最後一道菜,不知道這個湯能不能壓住前面這麼精彩的菜色。」周世傑饒有興的看著奶白色的魚湯。

「應該沒問題。」楚梟很是有信心。

「前面做的那麼好,我倒這尾怎麼收。」劉同拿起勺子,就等著師傅想吃,然後他立刻喝。

一桌宴席菜色,其實是一個整體,不能說你前面做的極好,後面卻敷衍了事,這樣肯定影響宴席整體的觀感。

比如大家常聽到的那個故事,說有個廚師宴席前面的菜做的極咸,後面上了一碗湯,忘記放鹽,卻讓人覺得那是人間美味。

先不說你這菜做的如此難吃,還有沒有人會吃到最後,就說席間肯定是有水的,菜太咸那就喝點水好了,怎麼可能就那麼傻愣愣的等著廚師忘記放鹽的湯呢。

是以這湯根本不可能不放鹽。

「湯色奶白,猶如牛初乳,聞著帶有淡淡的魚香氣,卻沒有腥味,咦,還有點焦香,還真是奇特的味道。」周世傑細細的一聞,然後說道。

「您吃了就知道了。」袁州倒不是特意賣關子,只是他這人確實不喜歡在做菜的時候多說。

而且在他看來,這也沒必要解釋。

「也行。」周世傑點頭,然後袁州離開。

「今天這就是全魚宴的最後一道菜,最後的肯定是點心,那麼你們三個都說說這焦香是如何來的,又或者是什麼東西?」周世傑笑眯眯的一捋鬍子,也不著急吃了。

「這當然是……」楚梟想都不想就準備說答案卻立刻被周世傑打斷。

「你最後說,你說了那叫劇透。」周世傑沒好氣的看了一眼楚梟。

而楚梟則無所謂的聳肩,只是細細的看著魚頭湯,從賣相到香味都在一一細看,畢竟也有他不明白的地方。

「焦香的話,肯定來自於魚頭連接魚肉的地方,但是這位袁老闆卻把魚肉剔除的很乾凈,那麼肯定來自於魚頭臉部被煎過的香味。」李明輝細細觀察後,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嗯,有點道理,你呢。」周世傑並沒有說對錯,而是看向劉同。

「普通來說師兄說的就很對,哪怕這魚頭看起來白白嫩嫩的並沒有被煎過,但既然是師傅出題,又是出自於這位廚師之手,那麼肯定有不同的地方。」劉同現在看袁州的目光充滿忌憚。

「然後呢。」周世傑示意劉同繼續說。

「所以味道肯定不來自於魚頭,而是別的什麼,或者是一種特殊香氣的葉子或者別的配料什麼的。」劉同皺眉,語氣有些不確定。

「好了,這兩個木頭是不知道了,你說吧。」周世傑心裡也有些無奈,對著楚梟說道。

要說他花在兩個徒弟身上的時間都不短,卻比不過眼前這裡兩個妖孽,想起了周世傑還是有點心痛的。

「鍋巴,這裡面加了鍋巴,自然有點焦香味。」楚梟滿不在乎的說道。

這在他看來根本不是什麼題目,他更加好奇這湯的味道是否如他所想的那般。

「鍋巴?鍋巴?」李明輝和劉同驚訝的兩重奏。

「對,確實是鍋巴,肉的焦香完全不同,你們倆一個不知道,一個靠推理才知道,哼。」周世傑不滿的冷哼一聲。

「居然在魚湯里加鍋巴,真是奇怪的做法。」劉同咕噥一聲,對於周世傑的生氣並不害怕。

「對不起,師傅。」李明輝倒是認真的道歉。

「行了,喝湯。」周世傑揮手,然後拿起勺子開始盛湯。

「嘩啦,嘩啦」大勺子基本是一人一勺半就正好一碗,裝到八分滿的樣子,正好四碗,不多不少。

「你這小子,以後乾脆叫一碗湯得了,真是多一滴都有沒有。」周世傑看著空空的湯碗,指著袁州說道。

「謝謝誇獎,這樣不浪費。」袁州理所當然的收下誇獎。

「老子可沒誇你。」周世傑簡直氣笑,也不多說,直接喝湯。

「我倒要吃吃這湯里的鍋巴什麼味道。」劉同最最好奇這鍋巴。

按理來說,這鍋巴一泡水那就軟了,軟的鍋巴什麼味道,自不用多說,那感覺真心不怎麼好吃,劉同自然也做好不好的準備。

但是鍋巴一入口,牙齒一咬清脆的「咔嚓,咔嚓」的聲音就傳來了,鍋巴浸過魚湯後,還保持了酥脆的口感,只是少了硬度,感覺沒有那麼硬了。

只是更加好咀嚼了,口感卻更美妙了,酥脆的口感,加上一咬裡面就不斷溢出鮮美的魚湯,越是咀嚼感覺越是香脆。

「我第一次知道原來鍋巴和魚湯居然是絕配。」劉同簡直驚訝的不行。

驚訝的同時,他還不忘喝口魚湯,這次的感覺又完全不同了。

魚湯一般入口肯定是鮮美的魚香味,但是這卻不是,而是一種淡淡的清香,這清香味兒之後,才是鮮美濃烈的魚湯,鮮的舌頭都想一口吞下去,這就是劉同現在的想法。

「想不到有一天我也可以體會到這樣的感覺,鮮的想把舌頭吞下。」劉同自嘲的一笑。

本來這是別人對於他廚藝的肯定所說的話,現在想來卻很是諷刺,他煮的味道,在袁州面前哪裡稱得上鮮。

袁州這魚頭湯才是真正的把魚湯的鮮美,整個炖了出來……

ps:其實菜貓覺得貓舍也不錯的,真的,等等,怎麼打開作家助手卻沒有這個活動了?求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