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四百九十五章 論生日的重要性

第四百九十五章 論生日的重要性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7-04-17 18:12  字數:2545

「嗯?這個味道,楚梟你嘗嘗。」周世傑嘗到第一口,立刻轉頭對楚梟說道。

「好的。」楚梟點頭。

然後不慌不忙的先是喝了口迎客套餐里提供的白水,然後才夾起魚片,開始吃。

「看來又是一道難以超越的菜。」李明輝心裡嘆氣,但手上卻不慢,也夾起一塊準備吃。

「夾一塊嘗嘗算了。」劉同小聲的咕噥一句,然後準備夾魚吃。

最先嘗的周世傑則早就已經眯著眼,向著下一塊魚出發了。

這時候,楚梟的魚肉才不過剛剛入口。

說起來拔絲魚的做法真的很簡單,不過就是把魚片成花刀,切成蝴蝶型,然後裹上蛋液炸制,最後撈起來放到一邊控油,剩下的就是小火熬糖漿,最後放魚進去翻炒。

整個說起來這道菜不過就是一句話的事情。

「喀拉」魚肉剛一入口,楚梟輕輕一咬,外層酥脆的包裹甜蜜糖汁的外殼就輕輕裂開,露出裡面鮮嫩的魚肉。

「嘶,挺燙。」楚梟含煳不清的說了句話。

外殼裂開後,伴隨魚肉一起流出的湯汁一下子澆在舌頭上,因為有點燙,楚梟微微縮了縮舌頭,這下舌尖明顯的感覺到了一陣鮮甜瀰漫開來。

其實每個人的舌頭味覺能力都差不多,在哈佛的心理學教授埃德溫g波林曾經發表的論文里說,舌頭的每個部位能分辨的味道不同,但後來卻被弗吉尼亞科林斯打破了這樣說法。

實際上只是舌頭對於味覺的敏感度有差異,而且這個差異非常小,但是作為頂尖那一批廚師,楚梟的舌頭無疑是特別敏感的。

是以焦脆外殼裡包裹的鮮甜湯汁,讓楚梟直接精神一震,好似一尾靈活的魚兒游過。

「咔擦咔擦」楚梟兩下咬碎外殼,裡面嫩嫩的魚肉一下子和脆脆的外殼相遇,一邊是嫩的驚人的魚肉,一邊是香脆可口的魚肉,中間是鮮美的魚肉湯汁,直接統領了這兩種口感。

就好似在嘴裡開了一個舞會,每個人都是主角,但卻又井然有序的被統領著,一**的味覺極致享受在楚梟的嘴裡爆發,然後流入胃裡。

「想不到這魚肉還能這麼做。」楚梟感慨了一句,然後快速夾起一片魚肉。

「可不是,一點不甜膩,還特別好嚼,這簡直是給老頭子我特意準備的,你們這些後輩少吃些。」周世傑老實不客氣的說道。

「這您就錯了,這魚肉鮮甜,保持了最完美的鮮嫩口感,外殼酥脆卻非常易於咀嚼,兼具美麗的蝴蝶形狀和有趣的花紋,如此華麗自然適合我們這些年輕人。」楚梟毫不相讓的說道。

「老師,您的三高可不是小事。」李明輝咽下一口魚,一臉嚴肅的說道。

當然如果手上的動作在慢點就更有說服力了。

「對對對,師娘可是吩咐了,不能吃太甜的,再說前面幾道菜您也這麼說的。」說好只吃一片的劉同,早就忘記了,不停的夾著魚肉往嘴裡塞。

「你們這些小子,還和老頭子搶吃的,真是不知羞恥。」周世傑嘴上氣唿唿的,手上動作卻不老,敏捷的夾走李明輝的魚肉。

那動作堪比每天早上超市門口健步如飛爭搶特價蔬菜的老頭老太們,極其穩、准、狠。

「不愧是師傅看中的人,能把這麼簡單的拔絲魚做的如此甜而不膩,而且完美髮揮魚肉的鮮美。」李明輝滿足的放下筷子,心裡暗暗感慨。

「說好的普通的拔絲魚呢,怎麼會這麼好吃,不吃甜魚都沒辦法拒絕了。」劉同忍不住嘆氣。

這小小店裡,竟然有袁州這樣一個高手,劉同兩人服氣了。

至於楚梟,則是再次拿出了他的小本子,「唰唰」的記錄了下來。

拔絲魚:簡單明快的做法,高超純熟的技巧,完美髮揮了魚的鮮美,融合進適當的甜味。

製作者:袁州。

楚梟的美食小本上一個人只有一道菜會記錄在上面,而這是袁州的第二道菜。

兩個並排在一起的製作者袁州,很是顯眼。

「我看你就寫個名字就行,不然小心裝不下。」周世傑瞟了一眼,笑眯眯的說道。

「還不到時候。」楚梟合上小本子,認真的說道。

「隨便你。」周會長並沒有多說。

這邊四人吃的那叫一個愉快,引得剛剛進來的烏海坐不住了。

「周佳,我也要一份全魚宴。」烏海豪氣的說道。

「請問您今天是什麼重要日子嗎?」周佳並沒有記錄,而是這樣問道。

「你問這個做什麼。」烏海徒然生出不好的預感。

那感覺具體形容就是,好似有刁民要阻止他吃美味的魚。

「烏先生,您看這道菜的要求。」周佳面上微笑,心裡卻有些無奈。

這麼貴的菜,還有這麼多的要求,不愧是自家老闆,就是任性。

「什麼叫重要時候才能點。」烏海不明所以。

「老闆說大約是重要的請客,或者生日之類的。」周佳笑著回答。

「生日?」烏海心裡咯噔一下,這tm就搞笑了啊。

「是的,所以您換一個?」周佳建議道。

烏海一個畫家,平時只有別人請他吃飯的,他還很少請別人吃飯,也就是他妹妹或者經紀人鄭家偉來吃過,別人他也不願意帶來。

所以請客這個重要的請客對於烏海來說,還真不容易,至於生日,烏海就忍不住要炸毛了。

「袁老闆,你這是什麼意思,出個新菜專門為難我嗎!」烏海指著全魚宴,摸著小鬍子,瞪著眼問道。

「你按規矩來就行。」袁州淡淡的說道。

「規矩?別的不能吃兩份,開始差點餓死我就不說了,你關店休息差點餓死我也不說了,但是你現在搞個生日才能點是什麼意思!」烏海樁樁件件的數著袁州的罪行,痛心疾首的問道。

袁州看著激動的烏海心裡有些莫名,但臉上還是淡淡的說道「這是規矩。」

「規矩個屁,我看你就是知道我閏年閏月生日,誠心不想我吃這菜,太可怕了,你怎麼是這樣的袁老闆,這還是肉,不是素菜。」烏海的語氣很是傷心,簡直聞者傷心,聽者流淚。

但是袁州卻在心裡忍不住笑的打滾。

「閏年閏月生日,也就意味著一輩子都過不了幾個生日。」袁州表示他真的沒笑,真的。

「那你過過生日嗎。」袁州綳著臉,一本正經的問道。

……

ps:每年都可以過生日的菜貓表示很幸福~啦啦啦啦~求正版訂閱~未完待續。。

,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